《青年樂園》憶昔

吳康民主席

老年人喜歡懷舊,偶然翻起一本新書,不知什麼時候由一位校友送來的,書名是《誌.青春——甲子回望青年樂園》。翻開一看,竟撩起60年前的一段歷史回望。

該書的開篇第3頁,便點出《青年樂園》的來龍去脈: 「一九五六年四月,刊物由吳康民在幕後推動創辦,並由其小姨黃穗華擔任督印人,襟弟洪新擔任經理,陳樂群和陳序臻擔任編輯,汪澄為首任社長和總編輯。社址最初設於灣仔吳康民岳父的家中。可見,刊物的初創階段,和吳康民及其親友實在有密切的關係。一九五八年八月,吳康民在接任培僑中學的校長後,慢慢淡出《青年樂園》的事務,汪澄也在一九五九年離開……」60年前,由美國新聞署在港資助出版的《中國學生周報》,在香港中學生中,頗有市場。我當年雖任教於培僑中學,但年輕力壯,總想在香港青年工作中有所作為。眼看美國人插手香港青年活動,頗有與他們一爭短長的雄心壯志。所以毅然負起一個對抗《中國學生周報》責任,純是初生之犢不怕虎的一股勇氣,並不是受到什麼指示而為的。 Continue reading

消愁愁更愁

吳康民主席

晚上回到家裡,見小兒子和媳婦坐在客廳上看電視。我問道︰「小孫子在哪裡」?小兒子不大經心,指着後面的房間,我忙上前一看,原來這個孫兒正在床上玩「釣魚」的遊戲。

事後小兒子不太滿意,說我對小孫子為什麼比他為父的還要緊張?他雖然沒有責備的意思,但實際上並沒有摸透老父的心意。

自從老伴去世,兒孫各有各的家庭生活,因而我更感到孤苦伶仃。年紀愈大,愈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慰藉,而不是物質上的需要。因此,對六歲的小孫子特別溺愛。當然,孫兒未必體會到老祖父的心意,他的興趣更多寄託在那個平板電腦上,他依偎的是他的父親母親。老祖父又不會和他下圍棋,也不喜歡看電視上的卡通片。早前問他在家依靠誰,老祖父的排名竟在印尼女傭之後。當然,女傭會安排他的飲食,幫他沐浴,父母不在家時照顧他的起居,老祖父樣樣都不行,「教我如何要親他」? Continue reading

詩歌的感染力

吳康民主席

翻開舊報,有一篇談及詩歌的存活率的。文章的結論是,現代詩歌的「存活率」很低,說︰「試看現在的詩壇,能有幾個被人記住的詩人?」的確如此,古代詩歌,特別是唐宋詩詞,流傳久遠,現代詩人和詩歌,很少為人傳誦。李白杜甫,千古流芳,要找一兩位現代的「李杜」,的確很難。

究其原因,是古代詩詞,講究押韻,唸起來朗朗上口,所謂婦孺都能背誦。比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樣的一首五言詩,淺顯易懂,把寫景和鄉愁結合在一起,令人一讀難忘。 Continue reading

禍水之說不公平

吳康民主席

中國的「第一夫人」和「第二夫人」都是十分有光彩的人物。第一夫人彭麗媛,在未當上第一夫人之前,就已經是一個聲名卓著的歌唱家,歌靚人靚,艷壓羣芳。李克強總理的夫人,是一位英語教授,從不搶出風頭,默默耕耘。她們兩人都是賢內助,不像江青那樣,專橫弄權,終於遺臭萬年。

歷史上的武則天,雖然弄權,但總算是個有本事的女人。妲己以美色獲得紂王的專寵,但商朝滅亡,卻非其罪,而是皇帝荒理朝政之故。終於禍國殃民,落得自焚結局,妲己也不得好死。

歷史上因為有一些女人專權亂國、淫亂後宮,但男的禍國殃民更多。只因男女不平等,女的在政治上出人頭地的少,一有登基專權的,便以「禍水」稱之,實在太不公平。遠的不說,近代有慈禧太后。現代有江青,因為人津津樂道,因而臭名遠播,遺臭萬年。在江青專權的時代,只有第一夫人沒有第二夫人。大家知道第二夫人,即劉少奇夫人王光美,在江青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初期,被整得很慘,被掛着珠鏈遊街,差不多丟了性命。 Continue reading

老懷甚慰

吳康民主席

見今天培僑畢業生升學榜,差不多大多數能升入本港及內地以及台灣的大專院校。而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醫學院,算是錄取新生要求較高的學系,也有好幾位畢業同學被錄取。見學生學業成績優秀,老懷甚慰。

憶當年港英統治時期,對愛國學校畢業生甚為歧視,明文不作規定,但「左派」被視為洪水猛獸。大學雖然不屬教育司規管,但即使成績優秀,也難以進入兩所大學,特別是香港大學。我們雖然有不少早年的港大畢業生,但都是轉了幾個彎,到其他英文書院修讀一二年,然後以他校畢業生身份進入大專院校。像後來擔任過香港大學副校長的程介明,雖然畢業於培僑,但卻再轉讀英文書院,並不是以培僑畢業生進入港大的。 Continue reading

紙媒和網媒

吳康民主席

上網流行,紙媒消失指日可待。現在幾張暢銷報紙,靠的是醫藥廣告維持,老人多病,又不會上網,茶樓酒館,放眼一看,閱報的多是老人家。與辦公室幾位年輕同事品茗,他們都是低頭族,只有我一個老人家看報紙。嗚呼!報紙面世逾兩個世紀,今天竟走上沒落的道路,能不令人唏噓。

我的父親是早年的香港報紙編輯專欄作者,我自小目睹耳染,便學大人舞文弄墨。出道以來,筆耕不輟,既寫專欄文字,又當過周刊編輯,眼看紙媒逐漸衰亡,能不感慨萬端!

西方大報在政壇上和經濟活動上仍有重大影響力,因為它不僅報道新聞,評論也發揮重要作用,不少評論更由網上傳播發揮更大功能。我估計報紙一時不會都消失,網上新聞一晃即逝,紙媒耐看,更耐人尋味,更有持久的影響。而且報紙新聞和評論,也因上網而流傳久遠。香港最老牌的報紙,首推華僑和星島。華僑日報早已結束,星島仍能維持作為進入辦公廳和各商業機構的大報;文匯和大公是最老牌的愛國報紙,大公報更是百年老報,但現在也要合成一個機構管理,以收精簡之效。走過街頭的報攤,報紙幾已絕跡,賣的都是八卦雜誌,應該正名為雜誌攤才對,但這些雜誌也極少是新聞性質的。 Continue reading

往事並不如煙

吳康民主席

整理書桌檔案,忽見一張舊名片,是原公開大學校長譚尚渭的。上面寫道︰「康民兄︰祝八十壽辰快樂 譚尚渭敬賀。」我今年九十有一,這張名片,是十一年前譚尚渭教授賀壽的,但已記不得他送我什麼賀壽禮物。

當年我與大學好幾位校長都是好朋友,曾陪同十間香港大專院校校長前往北京訪問。我在他們的眼中是一個「開明左派」,既是「左派」,便與北京有關方面有所聯繫;又是「開明」,則不是「左腔左調」,比較了解高校知識分子的心態,談論問題較為投機。當年許多高級知識分子對內地改革開放之初的國情並不十分了解,有賴我這類「中間人」做些工作;我於是義不容辭,承擔這個聯繫高級知識分子的責任。

經過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內地對香港知識分子所做的工作不少;直接交往甚多,也不必我這類「中間人」做工作了。當年我曾為做這些高級知識分子的工作,成立了一家「教科文顧問公司」作為聯繫機構。這家中介機構,已結束多年了。 Continue reading

嬰兒哭聲難忍?

吳康民主席

一個初為人父的,嫌初生半月的女嬰哭聲難忍,竟掌摑親生女兒至重傷命危。要靠強心針及呼吸機維持生命,並在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留醫。

這位禽獸不如的父親,應該重判。嬰兒易哭,是正常反應。為人父者, 即使自己情緒不佳,也不應以重摑兒女出氣,何況這是一個初生只半個月的嬰兒﹗

讀到這則新聞,真不知人間何世﹗對一個親生嬰兒,何忍下此重手﹗人性何在?父愛何在?不少暴戾的父母,常把自己幼小的兒女出氣,這是十分不應該的。何況這是個僅半個月大的嬰兒。奉勸常打罵幼小兒女的父母,不要知法犯法,而且這是違反倫常的雙重罪行。 Continue reading

悼黃浩炯兄

吳康民主席

培僑教育機構董事、原培僑中學副校長黃浩炯兄,日前在廣州病逝,終年九十一歲。黃兄長我一歲,但大學畢業卻遲我一年。因我年少時入學較早,又並無因戰時輟學,二十一歲即大學畢業。

畢業後即來培僑任教,黃兄來校稍遲,但當我一九五八年擔任培僑校長時,即任命他為副校長。我們合作多年,關係密切。他的獨女和我的大女兒同年出生,只是他的女兒大我的女兒三個月。她們也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不過他的女兒念斯後來進入《大公報》工作,派駐英國倫敦,並在該國成家立業。他的元配陳絳娥,與他是青梅竹馬的伴侶,也曾來培僑執教,可惜英年早逝。他續弦妻子,也是經我們介紹成家的。

我這樣不厭其詳地介紹黃兄經歷,是因為近年四位老培僑已逝其二,年前盧巨川兄以高齡去世,今浩炯兄又駕鶴西歸,黃承濤兄因重病住在老人院。我頓覺形單影隻,因而感慨不已。我常說自己是一個膽汁型的人,容易感慨和激動,特別是親人或老友去世,更是一提起便涕淚漣漣。去年老伴辭世,至今難以忘懷,只有摟抱小孫子,才有老懷稍慰的感覺。 Continue reading

特朗普「狂人」作風中國應以靜制動

吳康民主席

中國古語有云「望之不似人君」,就是說,作為君王,應該有一個當君王的樣子。美國不是實行帝制,但作為一名候任總統,總要讓人家對他有一個穩重、成熟、威嚴的感覺。但是這名美國候任總統,講話時手指亂飛、語無倫次,看起來像一個小丑演員。當然,美國的傳統與中國不同。中國長期的封建傳統,對今天的社會以至政壇仍有一定的影響。作為領袖的形象,是十分重要的。一舉手、一發言,便是舉足輕重,令人浮想連翩。

中國現代幾名領袖,從毛澤東到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以至習近平,其形象都是端莊的。其政績如何是另一回事,但作為一個大國的領袖,便有一個領袖的樣子,絕不能讓人有輕浮的感覺。

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是美國史上第一名黑人總統,或可以說是一名黑白混血的總統,因為奧巴馬的母親是白人。但美國人還是接受了。不過奧巴馬還是當得有聲有色,憑他的能言善道、巧言令色,既博得選票,也博得若干掌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