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特優勢

曾鈺成

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聆聽國家主席習近平對「香港澳門各界慶祝國家改革開放40周年訪問團」的講話,感受最深刻的有以下幾點。

首先,跟其他國家領導人比較,習近平對港澳顯得特別了解、特別親切。他指出,過去他在福建、浙江、上海工作時,曾親自謀劃和推動了大量內地同香港、澳門的合作項目;2007年他到中央工作後,分管港澳工作,對港澳同胞在改革開放中發揮的作用有全面的了解,並且結識了很多港澳朋友。為了說明港澳同胞在國家改革開放進程中發揮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他臚列了港澳同胞發揮的六項作用,對每項都作了具體細緻的說明,並且親切地提及多位港澳人士的名字和他們對國家的貢獻。在我的記憶中,沒有其他國家領導人說過類似的話。 Continue reading

壁壘分明

特朗普的眼中釘麥凱恩因腦癌逝世,前副總統拜登在麥凱恩的追悼會上致悼辭說,人們一方面敬佩麥凱恩,一方面又覺得他好像來自另一個時代,奉行另一套道德標準;因為美國已經改變了,麥凱恩堅持的價值—正直、勇敢、誠實、負責—都屬於過去的時代了。但是,拜登說,麥凱恩的道德標準其實是永恆的。

拜登又說:「對於麥凱恩,政治不是一回事。你可以就某些問題跟他有不同主張;但是,對於驅使他做每一件事、形成他的人格的那些基本價值,你不同意,就會有另一種後果:你不懂禮貌和尊重的基本價值,他便不會與你為伍。」誰丟棄了麥凱恩堅持的道德標準?誰是麥凱恩不與為伍的人?拜登雖未指名道姓,答案卻是眾所周知。 Continue reading

愛惜生命

吳康民

我的大兒子小綱,因為長相俊俏,常被模特兒公司僱用,拍攝宣傳片,過去交通銀行在灣仔有一大幅宣傳片,凡渡海汽車經過,都可看見。現在一幅他和一個小女孩合照的廣告,也時見於報章上。

我的小孫兒也活潑可愛,也許模特兒公司還沒有發現,否則他和伯父一雙一對可以在廣告界打出名堂來。

我的二哥曾任第一任的珠海特區市委書記,他在讀中學時也是不少女學生追逐的對象。他年輕時參加革命戰爭,也較早和二嫂談戀愛,結婚也較早,而且他是我們兄弟姐妹較「多產」的一位。共有五個兒女六個孫子,比我們其他兄弟姐妹要多。 Continue reading

《青年樂園》憶昔

吳康民主席

老年人喜歡懷舊,偶然翻起一本新書,不知什麼時候由一位校友送來的,書名是《誌.青春——甲子回望青年樂園》。翻開一看,竟撩起60年前的一段歷史回望。

該書的開篇第3頁,便點出《青年樂園》的來龍去脈: 「一九五六年四月,刊物由吳康民在幕後推動創辦,並由其小姨黃穗華擔任督印人,襟弟洪新擔任經理,陳樂群和陳序臻擔任編輯,汪澄為首任社長和總編輯。社址最初設於灣仔吳康民岳父的家中。可見,刊物的初創階段,和吳康民及其親友實在有密切的關係。一九五八年八月,吳康民在接任培僑中學的校長後,慢慢淡出《青年樂園》的事務,汪澄也在一九五九年離開……」60年前,由美國新聞署在港資助出版的《中國學生周報》,在香港中學生中,頗有市場。我當年雖任教於培僑中學,但年輕力壯,總想在香港青年工作中有所作為。眼看美國人插手香港青年活動,頗有與他們一爭短長的雄心壯志。所以毅然負起一個對抗《中國學生周報》責任,純是初生之犢不怕虎的一股勇氣,並不是受到什麼指示而為的。 Continue reading

消愁愁更愁

吳康民主席

晚上回到家裡,見小兒子和媳婦坐在客廳上看電視。我問道︰「小孫子在哪裡」?小兒子不大經心,指着後面的房間,我忙上前一看,原來這個孫兒正在床上玩「釣魚」的遊戲。

事後小兒子不太滿意,說我對小孫子為什麼比他為父的還要緊張?他雖然沒有責備的意思,但實際上並沒有摸透老父的心意。

自從老伴去世,兒孫各有各的家庭生活,因而我更感到孤苦伶仃。年紀愈大,愈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慰藉,而不是物質上的需要。因此,對六歲的小孫子特別溺愛。當然,孫兒未必體會到老祖父的心意,他的興趣更多寄託在那個平板電腦上,他依偎的是他的父親母親。老祖父又不會和他下圍棋,也不喜歡看電視上的卡通片。早前問他在家依靠誰,老祖父的排名竟在印尼女傭之後。當然,女傭會安排他的飲食,幫他沐浴,父母不在家時照顧他的起居,老祖父樣樣都不行,「教我如何要親他」? Continue reading

詩歌的感染力

吳康民主席

翻開舊報,有一篇談及詩歌的存活率的。文章的結論是,現代詩歌的「存活率」很低,說︰「試看現在的詩壇,能有幾個被人記住的詩人?」的確如此,古代詩歌,特別是唐宋詩詞,流傳久遠,現代詩人和詩歌,很少為人傳誦。李白杜甫,千古流芳,要找一兩位現代的「李杜」,的確很難。

究其原因,是古代詩詞,講究押韻,唸起來朗朗上口,所謂婦孺都能背誦。比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樣的一首五言詩,淺顯易懂,把寫景和鄉愁結合在一起,令人一讀難忘。 Continue reading

禍水之說不公平

吳康民主席

中國的「第一夫人」和「第二夫人」都是十分有光彩的人物。第一夫人彭麗媛,在未當上第一夫人之前,就已經是一個聲名卓著的歌唱家,歌靚人靚,艷壓羣芳。李克強總理的夫人,是一位英語教授,從不搶出風頭,默默耕耘。她們兩人都是賢內助,不像江青那樣,專橫弄權,終於遺臭萬年。

歷史上的武則天,雖然弄權,但總算是個有本事的女人。妲己以美色獲得紂王的專寵,但商朝滅亡,卻非其罪,而是皇帝荒理朝政之故。終於禍國殃民,落得自焚結局,妲己也不得好死。

歷史上因為有一些女人專權亂國、淫亂後宮,但男的禍國殃民更多。只因男女不平等,女的在政治上出人頭地的少,一有登基專權的,便以「禍水」稱之,實在太不公平。遠的不說,近代有慈禧太后。現代有江青,因為人津津樂道,因而臭名遠播,遺臭萬年。在江青專權的時代,只有第一夫人沒有第二夫人。大家知道第二夫人,即劉少奇夫人王光美,在江青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初期,被整得很慘,被掛着珠鏈遊街,差不多丟了性命。 Continue reading

老懷甚慰

吳康民主席

見今天培僑畢業生升學榜,差不多大多數能升入本港及內地以及台灣的大專院校。而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醫學院,算是錄取新生要求較高的學系,也有好幾位畢業同學被錄取。見學生學業成績優秀,老懷甚慰。

憶當年港英統治時期,對愛國學校畢業生甚為歧視,明文不作規定,但「左派」被視為洪水猛獸。大學雖然不屬教育司規管,但即使成績優秀,也難以進入兩所大學,特別是香港大學。我們雖然有不少早年的港大畢業生,但都是轉了幾個彎,到其他英文書院修讀一二年,然後以他校畢業生身份進入大專院校。像後來擔任過香港大學副校長的程介明,雖然畢業於培僑,但卻再轉讀英文書院,並不是以培僑畢業生進入港大的。 Continue reading

紙媒和網媒

吳康民主席

上網流行,紙媒消失指日可待。現在幾張暢銷報紙,靠的是醫藥廣告維持,老人多病,又不會上網,茶樓酒館,放眼一看,閱報的多是老人家。與辦公室幾位年輕同事品茗,他們都是低頭族,只有我一個老人家看報紙。嗚呼!報紙面世逾兩個世紀,今天竟走上沒落的道路,能不令人唏噓。

我的父親是早年的香港報紙編輯專欄作者,我自小目睹耳染,便學大人舞文弄墨。出道以來,筆耕不輟,既寫專欄文字,又當過周刊編輯,眼看紙媒逐漸衰亡,能不感慨萬端!

西方大報在政壇上和經濟活動上仍有重大影響力,因為它不僅報道新聞,評論也發揮重要作用,不少評論更由網上傳播發揮更大功能。我估計報紙一時不會都消失,網上新聞一晃即逝,紙媒耐看,更耐人尋味,更有持久的影響。而且報紙新聞和評論,也因上網而流傳久遠。香港最老牌的報紙,首推華僑和星島。華僑日報早已結束,星島仍能維持作為進入辦公廳和各商業機構的大報;文匯和大公是最老牌的愛國報紙,大公報更是百年老報,但現在也要合成一個機構管理,以收精簡之效。走過街頭的報攤,報紙幾已絕跡,賣的都是八卦雜誌,應該正名為雜誌攤才對,但這些雜誌也極少是新聞性質的。 Continue reading

往事並不如煙

吳康民主席

整理書桌檔案,忽見一張舊名片,是原公開大學校長譚尚渭的。上面寫道︰「康民兄︰祝八十壽辰快樂 譚尚渭敬賀。」我今年九十有一,這張名片,是十一年前譚尚渭教授賀壽的,但已記不得他送我什麼賀壽禮物。

當年我與大學好幾位校長都是好朋友,曾陪同十間香港大專院校校長前往北京訪問。我在他們的眼中是一個「開明左派」,既是「左派」,便與北京有關方面有所聯繫;又是「開明」,則不是「左腔左調」,比較了解高校知識分子的心態,談論問題較為投機。當年許多高級知識分子對內地改革開放之初的國情並不十分了解,有賴我這類「中間人」做些工作;我於是義不容辭,承擔這個聯繫高級知識分子的責任。

經過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內地對香港知識分子所做的工作不少;直接交往甚多,也不必我這類「中間人」做工作了。當年我曾為做這些高級知識分子的工作,成立了一家「教科文顧問公司」作為聯繫機構。這家中介機構,已結束多年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