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上的浮想:女兒的決定

招祥麒校長

女兒在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再忙也要請假出席。從香港到美國波士頓,本來可以乘坐直航機,但由於學校在香港大會堂舉行一連兩晚的七十周年文藝表演,只好在活動圓滿結束後起飛,先到紐約,再轉機波士頓。

女兒在讀書方面,我從不操心。小時候培養她閲讀的習慣,假日的去處,多是圖書館,還書、看書、借書,樂在其中。她很獨立,意見多,在家中最小,但最不能小覷。家庭會議,總有她的意見。中三下學期準備中四選科,她來問來,選文科還是理科好?我向她説:「按自己興趣選便好。」我當時暗暗地想,她哥哥選的是理科,兄妹同心也不錯。幾天後,她説選了文科,由於興趣較大,而全級成績好的同學多選理科,如她也選,成績大概排第十,但選文科,應在前三名內。

會考前兩三個月,為了讓女兒專心溫習,我索性將電視的天缐拔掉,説是壞了。當時韓風很厲害,她還是偷偷「煲韓劇」,放鬆放鬆!放榜前,壓力還是有的,她曾擔心在原校升不了中六,但又估計九科中可取得五至六科A,結果竟有意外的驚喜。中六時,她以尖子獲香港幾間大學取錄,其中科大的環球商業系給予獎學金最為吸引,但她卻選擇了美國密歇根大學。 Continue reading

《青玉案》的「案」怎樣讀?(上)

招祥麒校長

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屬千古名篇,入選高中中國語文課程十二篇文言經典「宋詞三首」之內。某出版社的教師用書指出:「《青玉案》:詞牌名。出自東漢張衡的《四愁詩》詩句『美人贈我錦繡段,何以報之青玉案』,一說『案』為『短腳盤子』、一說『案』即『碗』,如《白香詞譜》中提到『案同碗,青玉碗,盛酒之具也,唐人詩多引用之』,主此說者以《青玉案》的『案』應讀作『碗』。」編者沒有肯定「案」應怎樣讀,是模稜兩可的做法。我問教文學的老師,他說讀「碗」。

《青玉案˙元夕》這首詞也經常在誦壇出現,校際朗誦節的誦材曾指明讀作「碗」,據說是已故林蓮僊博士(曾擔任校際朗誦節顧問多年)提供誦材時堅持的;筆者當教師時曾以此詢問業師蘇文擢教授(1921-1997),蘇老師說:「唔駛咁滯,為乜嘢唔可以照原讀。」蘇老師的意見仍應讀「按」,但誦材既已規定,就無謂自找麻煩了!

Continue reading

《青玉案》的「案」怎樣讀?(下)

招祥麒校長

前文提到自北宋曾鞏開始,即有學者支持將青玉案的「案」字讀作「碗」。

就否定「案」音「碗」的問題上,明代王世貞(1526-1590)說法最有針對性,他在《弇州四部稿》卷一百五十八說:「孟光舉案齊眉,按《說文》『几屬也』。楊用修(筆者案:楊慎,字用修)引張平子『何以報之青玉案』,謂以為青玉盌,且云一婦人安能舉案,則用修以案為今之案卓耳。以案作盌,尤無據。按《楚漢春秋》淮陰侯謝武涉:『漢王賜臣玉案之食。』以今度之,想是玉盤而下有足者曰玉案,故《說文》以為几屬耳。或於案中別寘器或徑寘食。若孟光則力能舉石臼,而況一案乎?」王氏批評楊慎誤將「案」為「案桌」,其實「案」是「有足的盤」;又指前人以「案」為「盌」,純屬猜度無據。稍後的彭大翼(1552-1643)在其《山堂肆考》卷九十四中亦持此說。清代王念孫(1744-1832)《廣雅疏證˙釋器》進一步說:「古人持案以進食,若今人持承盤。《漢書˙外戚傳》云『許後朝皇太后,親奉案上食』是也。亦自持案以食,若今持酒杯者並盤而舉之。《鹽鐵論˙取下篇》云『從容房闈之間,垂拱持案而食』是也。凡案,或以承食器,或以承用器,皆與几同類,故《說文》云:『案,几屬。』」

至此,青玉案的「案」,有認為讀「碗」,有支持原讀,究何者為是? Continue reading

九十述懷

吳康民主席

翻閱一批舊名片,赫然見有老朋友,前公開大學校長譚尚渭的一張名片,寫道﹕「康民兄,祝八十壽辰快樂」。已經記不得當年譚兄送了什麼賀禮,也多年沒有和他聯繫。忽忽之間,已經過去十年。近日又要籌備《吳康民自傳》一書的首發式,事實上也是應親友、同事們的要求,辦一次九十周歲的聚會罷了。

憶早年與一批大學的朋友相聚歡,還創立一家教科文顧問諮詢公司,也曾陪同各大學校長到北京訪問。那時候年富力壯,社交活躍,祖國又值改革開放,香港大專院校朋友極需了解內地變化,他們當然樂於與我這位教育界的老左派打交道。也因為我的談吐和見解不算生硬教條,他們也聽得入耳,有的人頓成莫逆,至今還經常交往。

今天我已垂垂老矣,行動不便,外出都要有人陪同。只是參加有關社團聚會,已經忙得不可開交,難有個人相聚或探望了。 Continue reading

詩賀吳康民老校長九十嵩壽

招祥麒校長

今天,是我們尊敬的吳康民老校長為他九十歲月留痕出版《吳康民回憶錄》舉行首發式的日子,已答允出席的社會賢達眾多,盛況可期。吳老校長閱歷豐,接觸面廣,記憶力好,思維能力強,而且有寫日記的習慣,他的回憶錄固然以個人為焦點,但輻射出去而涉及香港和內地高層人與事的記述,無疑是一部活生生的中華發展史,值得關注。

多年以來,吳老校長不提自己生日,卻在生日之時出版著作。所以,當他在每年四月新書首發之時,親朋學生到賀,既賀作家,也是賀壽星。今年吳老校長九十嵩壽,筆者在他擔任校董會主席的學校任職,見面的機會多,致語祝賀之餘,謹撰四言詩為壽,詩云:「虎嘯谷風,崢嶸海氣。斯仁壽康,遐算天賜。落筆驚雷,文章快意。論說鹽梅,國之大器。德昭南域,乾坤思治。九十其榮,凌煙夙議。繞膝兒孫,斑衣為戲。春酒以介,期頤必至。」 Continue reading

說小房車

吳康民主席

二戰後,香港街頭的小房車,大部分是英國車的世界。我在一九六一年學習駕車的時候,用作學駕的是日本製造、第一架輸入香港的小汽車,車種叫「藍鳥」。為了推銷,廠家半價賣給教車師傅。

想不到不夠三十年,英國房車被逐出香港市場,日本車取而代之。

現在香港街頭仍有少量英國房車行走,就是豪華的勞斯萊斯和賓利(BENTLEY)。但嚴格來說,這不算是英國車,因為車廠已被德國寶馬(BMW)收購。

英國牌子的勞斯萊斯和賓利,都是上百萬以至數百萬港元一輛的貴價車,擁有的人非富則貴,比賓士和寶馬要惹人注目。原來,當今的這類房車,主要是銷往中國,內地的土豪和權貴有的是錢,購置這類房車只是「小菜一碟」。 Continue reading

下筆如有神?

吳康民主席

過去寫文章,一篇千字文,無須一個鐘頭,便可完篇。不知怎的,近日思路頓塞,寫了一半,便有盲塞之感。大概是精神不大集中,或是腦力衰退的緣故。

我常常在友人面前,自詡年已九十,但只是四肢無力,腦筋仍算靈活。但從近日寫作的情況看來,這個「腦筋靈活」也可能逐步消失了。

「腦筋靈活」趨向退化,首先是記憶力衰退。寫作要增加文采,是要有成語和典故的運用,否則文字乾巴巴的。有時記起應使用一個成語,但只記得一半,只得查查成語辭典。至於典故,有時只在記得和不記得之間「徘徊」,結果只好放棄。

古人說「下筆如有神」,過去我是有這個感覺,但最近這個感覺消失了。我又不願意寫文章是拼湊而成,總是信奉魯迅先生的寫作宗旨,寫不出不硬寫。 Continue reading

歷史宣告我無罪 卡氏高風處處傳

吳康民主席

古巴由於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全家前往訪問,成為國際焦點。古巴民族英雄格瓦拉(編按:又譯捷古華拉)舉世聞名,成為革命先驅的象徵。現仍健在的另一位民族英雄,當今古巴最高領導人勞爾‧卡斯特羅的兄長、菲德爾‧卡斯特羅,更因一篇在法庭上動人心弦的演講《歷史將宣判我無罪》而膾炙人口。

《歷史將宣判我無罪》,是菲德爾‧卡斯特羅1953年10 月16 日在古巴聖地亞哥緊急法庭上的自我辯護辭。他原本擬攻打古巴蒙卡達兵營建立一個革命根據地,但失敗了。菲德爾‧卡斯特羅在法庭上,作了自我辯護的發言。他宣讀了這一篇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辯護辭,以《歷史將宣判我無罪》作結,成為國際革命運動不朽的名篇! Continue reading

讀詞有感

吳康民主席

偶翻開一張老照片,是和兩位美女合照。那是二十年前,人大代表可以攜帶家眷參加視察活動兼留影。所處何地,記不得了,但照片卻註明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二日拍的。

兩位美女,一是人大代表、影視紅星汪明荃,另一位是人大代表古宣輝的夫人。

當年我未滿七十歲,仍算「芳華正茂」,看上去也頗「靚仔」。今已達真正的風燭殘年,而同行的老伴也已辭世,回首往事,不禁感慨繫之。

最近學校有高齡教工會春節聯歡,我在致詞時說希望大家「老當益壯」。老是現實,沒有六十五歲,參加不了這個高齡會。但「益壯」,卻是鼓勵的話,希望還有壯年的雄心壯志,希望還有進取心。 Continue reading

標題尋疵

吳康民主席

常常見到報紙的大字標題,頗有誤導讀者之處。最近的一例,某報在報頭側用大字標出:「亞視今停播,清盤人判死」,多麼恐怖的頭條新聞!

如果亞視的停播,要引致清盤人「判處死刑」,這是多麼恐怖的執法,事實上人人知道,亞視清盤,完全不涉及刑事。但翻開內文,仍然有「德勤判死」的標題。

德勤是亞視臨時清盤人,是一家會計師行,由高院委任處理亞視的「後事」。德勤進駐亞視核數,發現亞視戶口只餘二十萬現金,仍欠員工兩個月薪水。經過交涉無效,德勤宣佈當日遣散四百多人和熄掣停播。

就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