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送別的經過

1C 戴晴卉

經過一夜淅瀝的春雨後,大地被洗滌得分外清新,小草迫不及待地冒出頭來。我悠閑地坐在陽臺上,手捧著書,一陣清風吹來,花香撲鼻。無意間,我看到了《送友人》這首詩,讓我回想起與父母離別時的場景。

終於又迎來了一年一度的春節,在外地工作的父母親回家團聚了。但美好的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地流逝了。又迎來了令人痛苦的離別。

離別前一晩,我輾轉反側,眼睛瞪得大大的,無法入睡,腦海中回想著這幾天與父母相處的美好時光,眼睛被浸濕了,鼻子一酸,眼淚嘩嘩地落下,就像洗過臉似的,枕頭被浸濕了。就這樣,我度過了痛苦的一晩。 Continue reading

我因為微笑而感動

6A 鄧嘉怡

柴靜在《看見》裡說過這樣一句話 : 『最能打動人的,最具有力量的,往往是柔弱的力量。』而微笑正是一種柔弱的力量,輕輕地,如同春風拂面般撫慰人的心靈,拔動心弦,打動人心,我也曾數次因微笑帶來的力量而感動。

那是一個沉重的下午,和班上的同學鬧矛盾、考試失利,諸事不順。收拾著東西準備回家,她站在門口望著我。落日餘暉灑進教室,她對我綻放出一個微笑,黃昏與她的微笑構成一幅極美的圖畫,定格在我心上。那日的陽光也灑進了我的心裡,驅趕心中的陰霾,餘下一地感動。「別再苦著臉了,還是想看到那個愛笑的人。」我努力擠出一個微笑,眼眶卻不自覺地濕潤了。在那個沉重、灰暗的下午,是摯友的一抹微笑為那一天注入陽光的色彩。遇到逆境時,一個微笑能帶來久久不散的感動和助我走出泥沼的力量。

來自摯友的微笑帶給我的是受到關懷的感動,而來自陌生人的微笑則是另一種感動。 Continue reading

我因為一個十一歲孩子而感動

6A  胡梓浚

我已經很久沒有被感動過了。雖說這會顯得有些無情或者冷血,但是哪怕半夜我挑燈讀書時母親遞給我一碗熱湯,我也只是把心情提到感謝,甚至沒有感激,更提不上什麼感動。

現在社會上太多的爾虞我詐,即便是慈善事業,也免不去打廣告,樹立形象的俗氣。但是我卻因一個孩子所做的事而嘗到了久違感動的感覺。

他很瘦小,這是我被母親強迫參加農村體驗計劃後,來到他家的第一印象。他叫允行,一個典型的農村孩子,麥黃色的皮膚,消瘦的身形,潔白的兩排牙齒在陽光下襯得兩顆嵌在單眼皮下的眼眸閃爍發亮。好聽叫淳樸,難聽點叫土氣,當時的我這樣想著。再說說他背後的家,用水泥拌著大石頭和一些板磚砌成的矮臭民屋,透過大門隱約望見裡面燈光昏暗,我已開始有些不忍直視。允行很興奮,甚至高興的有些跳脫,他迫不及待地拉我入門參觀,一股汗臭從他身上飄過來,我已打算跑路。當然,被母親所迫,我只能硬著頭皮享受這個體驗。我選擇逆來順受,至少心裡能好過點。剛開始的幾天,允行經常抓著我唧唧歪歪地講個不停,他沒進過城,更別說大城市,常問這問那,我從他眼中看到了憧憬。 Continue reading

感恩

4C 周元颖

今天我雖然遇見了倒霉的事,但是我覺得很感恩。

正午的陽光閃耀得令人睜不開眼,原本和煦的春風此刻卻伴隨隱隱作痛的腹間,不禁打了個寒噤。剛從醫院輸液後返程的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朝著地鐵口走去。當時的我又怎會料知,接下來的所遇所聞將如何曲折,卻又難以忘懷⋯⋯

走進地鐵口,密密麻麻的人群如潮水般湧上來。封閉的空氣使病懨懨的我有些透不過氣,只得一邊捂著腹部,一邊任由人流向前推。過了一會兒,我的眼簾終於迎來了一列列車,我如釋重負地在座位上得到一絲疼痛的緩解。

本以為區區半小時的路程與往常並無異同,可是這時——倒霉卻悄無聲息地降臨。眾多的乘客依然源源不斷地進入車廂,忽然,我在迷離間瞥見一位男士正扒拉開人群,往我的方向靠近,嘴裡好像還念念有詞。 Continue reading

道別不是遺忘而是開始

4C 林毓純

離於別,兩個像玻璃一樣的字碰在一起,立刻就會破碎,滿地的玻璃渣濺在心裡,一下一下,劃的生疼。人生有太多離別,這是無法改變卻又不能忘記的,漸遠的是親人的背影,漸遠的是無盡的思念,今夜無眠,往事一遍遍地重複,我被包圍在這思念的網裡。

冬天,這個很冷的季節,思念是一杯冰冷的水,不敢碰它不去碰它不想碰它卻又不小心打翻了它,思念變成海洋,洶湧的潮水,一寸一寸地將我淹沒。又是一個孤獨的晚上,一如既往打開手機,卻驚異地看到父母不停地給我發視頻通話。不以為然的我很無奈的嘗試給他們回撥。視頻接通了,刺入眼簾的是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躺在床上,靠著醫療氧氣維持生命,相貌完全變了,比起原先瘦了很多,乍一看僅剩皮包骨,很難想像,這竟是記憶中那一向慈祥的爺爺。刹那間,我的臉色驟變,心仿佛被撕裂般的疼痛,無力動彈,無力講話,甚至連眼睛都難以張開,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一陣心酸,我的淚水奪眶而出,難受得說不出話轉身撲倒在床上痛哭起來。我努力的憋著不出聲只因我天真的以為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始終相信會有奇跡出現,在病床那頭的爺爺定不願看到我這副怪人討厭的模樣,不希望在日後又被他取笑我的懦弱,不希望病危的他仍為我擔憂。所有人都愁眉苦臉,默默地祈禱著。 Continue reading

應該記住什麼?

吳康民主席

人老了,健忘得很厲害,最容易遺忘的,都是隨身的衣物,如帽子、手提電話、眼鏡等等。剛剛和辦公室的同伴去酒家午茶,就忘了戴回帽子。好在是熟客,打電話去問,果然遺留在酒樓。唯一不太會遺忘的,就是那一柄手杖。因為一起身走路,非依賴手杖不可,於是很難丟了手杖,健步前進。

至於眼鏡,也常常遺忘在家中或辦公室裡。因為我戴的是老花眼鏡,不戴也可以看得見前路,只是不太清楚罷了。有的人有高度近視,沒了眼鏡,便像瞎子一樣。

管理錢財,現在靠秘書了。我早就是一個不善理財的人,管理一家學校數十年,一向都是錢財不沾手,靠的是一位老財務主任。他是一位理財高手,為人可靠絕不貪污。現在接手的另一位校友,也是正直可靠,所以十分放心。就是我的私人財產,也是靠秘書處理。當然我並沒有百萬家財,但我生活儉樸,歷年積蓄,總有一些,但有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 Continue reading

回憶

3A 李盈

巨大橙紅的光輪浮在池塘的水面上,如同一片泛著橘光的鏡子。

各家炊煙漸起,人群散去,偌大的公園瞬間空蕩,天空籠罩著一層夕陽紅,花圃上種着幾朵夏日凋零的花,不同顏色的花瓣碎在一起,顯得莫名悲涼。

我卻被這場景不知原因地被吸引,停下了腳步,公園裡的鞦韆被夏日粘膩的微風吹得搖擺,我走近,扔下書包,坐上去。

與那年擁有同樣光景的現在,卻已沒有人再幫我盪起這孤單的鞦韆了。

涼風掃過幾片紫色的花瓣,那是枯萎的鳶尾,被吹向血紅的雲霧之間。

那是他最喜歡的花,與他在同一時間凋謝的花,一同飛向夕陽的花。

那是鳶尾。 Continue reading

長壽家族

吳康民主席

我家可能算是一個長壽家族。我的四叔父和大舅父去世時已逾百齡。我的親大哥享年九十七歲,二哥也終年九十四歲。我的繼母今年九十八,即將做百齡大壽。父親去世時九十一歲。很可惜,母親卻是英年早逝,只活了三十八歲,當年是貧病交加,鬱鬱而終的。

據說人有遺傳基因,我對此沒有研究。但說癌病是遺傳的,我家四代未聞有死於癌症者。母親早逝,是由於傷寒轉為肺炎,當年抗生素還未流行,按今天的醫療條件,肺炎不至於致命。

長壽當然是好事,但如果碌碌無為,糊里糊塗地度過一生,人生又有什麼意義?如果生平做了許多虧心事,午夜夢迴,又會不會嚇出一身冷汗? Continue reading

記班上一位友善的同學

1A 李倚臨

至今在班上已經認識了不少朋友。如果要記班上一位友善的同學,那我覺得是我的好朋友──張怡雯

張怡雯是我的好朋友。她有一雙瞇缝又可愛的小眼睛,有一副粉紅色和白色的眼鏡,有一把短短的頭髮,經常戴著一個小小的髮夾。她臉上經常掛著溫柔的笑容,讓人的感覺十分友善。

我發現我和張怡雯可說是一對配偶娃娃呢!我和她的喜好也挺相似,我們都是一對喜歡溜冰和喜歡同一位香港女歌手的朋友。張怡雯的性格非常溫柔友善,是一位小天使,和她談天的時候,她會很耐心地聆聽,說話時也經常掛著溫柔的笑容。而且我覺得她是一位關心朋友的人。最近,我患了感冒,但經常忘記帶紙巾,這時,張怡雯就會從我的背後給我一張紙巾,我問她為什麼,她回答我:「看你那樣子,應該是感冒吧!你又沒有紙巾在身,那當然要給你一張紙巾啦!」這句說話,讓我知道張怡雯是一位非常體貼的朋友。

我心想:「可以和張怡雯這麼友善的人做朋友,真的太好了!」

漫談方言

吳康民主席

余生也晚,抗日戰爭開始時,我是一個剛考進中學的少年學生,但也參加了不少抗日宣傳活動。

大學時期,由於戰亂,學校多次遷徙,三易場所,也經歷不少「走難」時期。可幸並未荒廢學業,自學成才。名義上也算取得大學畢業學歷,當然說不上達到專業水準。但人生經驗卻頗有「進賬」,回憶往事,可寫的東西甚多。

我少年兒童時期,隨父母在香港度過,戰後大學畢業即來香港工作,香港可說是第一故鄉。我雖是潮州人,但講粵語比講潮州話要流利得多。加上已逝的老伴是中山人,家裡三代人都以廣州話溝通。兒孫都不懂講潮州話,甚且對於潮汕的習俗和生活習慣,都顯得陌生了。就是我自己,講粵語和普通話,也要比講潮州話流利得多,我自稱講潮州話變成第三語言。現在除了自己的親弟妹見面會講幾句潮州話外,在我這個家庭裡,潮州話已經失傳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