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可教

吳康民主席

和一位老女同事茶敘,回憶往事,已逾半個世紀。這位女同事,當年十七歲,剛從崇文英文書院畢業,經友人介紹前來我所主持的學校小學部教書。

當年她稚氣未除,恐怕會被年長的學生欺負,所以我要教她為師之道。後來她離校從商,設立工廠,頗有所獲,成為小富婆。但她並未忘本,與我經常有所來往。而且她愛好旅行,曾與我同遊歐洲及各地。只是她經常有行山嗜好,我則懶於步行;後來她卻和一位行山相識的行友結婚,婚後她不再教書。

不少舊同事棄教從商,都業有所成。老校友畢業後從商者數以百計。這些校友,有的捐款贊助學校作助學金,也有以各種方式幫助學校發展。我則「從一而終」,堅持愛國教育工作七十年,從未言悔。我曾說初來港時,銅鑼灣波斯富街的鬧市還是一片荒地,該地的地價是一呎三元,如果當年我投身地產業或參加地產活動,可能今天也是一個小富翁呢。 Continue reading

我因為生命而感動

6A 伍樂詩

生命,像人的指紋,像那複雜的基因鏈,大同小異,卻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每一個生命,都是幸運的,或帶著滿滿的祝福,或迎著濃濃的期盼,又或以自己頑強的意志,降臨到這個世界。醫院,有著病痛的絕望,也帶著新生的希望。接生的手術室門口,你或可常常看見相似的一幕情景,準爸爸在走廊中,或焦急的看著緩慢的時鐘坐立不安,或毛躁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來回踱步;或看似淡定的看著手術室門口如坐針氈;最後,隨著孕婦隱忍而堅強的呼痛聲結束,嘹亮清脆的哭啼聲響起,驅走男人眉間的擔憂,那是充滿愛和期盼的降臨。生命的降臨其實更多發生在自然中,樹上的果子成熟掉落地面,大樹像完成使命,安靜的等待枯黃和衰老,而掉落的果子漸漸被落葉和塵土掩蓋,它努力著,掙扎著,汲取土地的養分,緩慢而堅強地成長,等待著破土而出,傲然面對陽光和雨水的一天,那是頑強倔強的新生。 Continue reading

談遺傳

吳康民主席

不知怎的,退休以後,飯局頻繁,每周總有三兩頓。有時認為見見老朋友也好,但活動太多,頗感疲累。沒有聚會則感孤單,有了飯局又覺奔波,老人心理,矛盾之至。

過去寫這些隨筆短文,很是得心應手,千字之文,不消一小時。現在則是思索命題,也要花不少時間。是思路枯竭不暢,還是邏輯思維混亂,我自己也不知道。

寫還是不寫,心裡矛盾得很。佔有報紙的專欄地盤,已有數十年之久,與報紙編輯和讀者也建立了感情。有時收到遠地的個別讀者來信,討論文章的內容,頓覺遠方有知音,心裡很有滿足感。 Continue reading

《青年樂園》憶昔

吳康民主席

老年人喜歡懷舊,偶然翻起一本新書,不知什麼時候由一位校友送來的,書名是《誌.青春——甲子回望青年樂園》。翻開一看,竟撩起60年前的一段歷史回望。

該書的開篇第3頁,便點出《青年樂園》的來龍去脈: 「一九五六年四月,刊物由吳康民在幕後推動創辦,並由其小姨黃穗華擔任督印人,襟弟洪新擔任經理,陳樂群和陳序臻擔任編輯,汪澄為首任社長和總編輯。社址最初設於灣仔吳康民岳父的家中。可見,刊物的初創階段,和吳康民及其親友實在有密切的關係。一九五八年八月,吳康民在接任培僑中學的校長後,慢慢淡出《青年樂園》的事務,汪澄也在一九五九年離開……」60年前,由美國新聞署在港資助出版的《中國學生周報》,在香港中學生中,頗有市場。我當年雖任教於培僑中學,但年輕力壯,總想在香港青年工作中有所作為。眼看美國人插手香港青年活動,頗有與他們一爭短長的雄心壯志。所以毅然負起一個對抗《中國學生周報》責任,純是初生之犢不怕虎的一股勇氣,並不是受到什麼指示而為的。 Continue reading

打小人

吳康民主席

早年在黃昏時分,走過「鵝頸」地區的天橋底下,總會見到不少婦女在那兒「打小人」。

所謂「打小人」,就是口中唸唸有詞,並把一個稻草組成的「小人」,用一塊木板敲打,說道︰「打你個死人頭,打到你日日變豬頭;打你個死人頭,打到你左手變右手……」這些打小人的婦女,大多相信通過「打小人」保會全家平安。也有些因為丈夫有外遇,用「打小人」來咒罵奪人丈夫的女人不得好死。不過近年很少走過這個鵝頸地區,相信這個習俗還存在着。 Continue reading

生男不如生女

吳康民主席

我喜愛小孩子,更愛我的兒孫。

當我的第一個孩子大女兒出生以後,我愛惜她超越其他。每天我總要叫幾聲︰「阿女,來讓爸爸親一親﹗」久而久之,大女兒有點不耐煩。當我親她一吻之後,便連聲說︰「口水,口水﹗」意是說在她的小面頰上沾了一點唾液了。

到了第二個孩子,一個男孩出生後,我仍然是先入為主,疼惜這個大女兒。當年我家的女傭開姐,她還是老腦筋,重男輕女。對我疼惜大女兒頗不滿意,常常批評我對女兒就是「那麼緊張」﹗兒女我都愛惜。兩小無猜,姊弟兩人有了伴,他們玩得正歡,也不在乎爸爸的摟摟抱抱了。 Continue reading

誰會是下一屆特首?

吳康民主席

即將到來的香港下一屆特首選舉,有3位候選人參選。他們是胡國興、曾俊華、林鄭月娥。

最早宣布參選的胡國興,他因年齡偏大而未被看好。曾俊華據說民望甚高而有勝算,可惜他因在美國呆得太久,當前又被「民主派」捧上了天, 「政治」上不太正確而影響選情。剩下的林鄭月娥雖然也是港英培養出來的尖子,她為官做人規規矩矩,反而更為合北京的心意。現在選舉正在進行之中,俗語說,政治一天也嫌長,今天肯定誰會一定當選,可能仍嫌過早。

還會不會中途殺出一個「程咬金」?不知道。上一屆唐英年與梁振英之爭,盛傳是北京心儀唐英年,而梁振英卻力爭不捨,結果卻是後來居上,這不過是幾年前的事。 Continue reading

記一次送別的經過

1C 戴晴卉

經過一夜淅瀝的春雨後,大地被洗滌得分外清新,小草迫不及待地冒出頭來。我悠閑地坐在陽臺上,手捧著書,一陣清風吹來,花香撲鼻。無意間,我看到了《送友人》這首詩,讓我回想起與父母離別時的場景。

終於又迎來了一年一度的春節,在外地工作的父母親回家團聚了。但美好的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地流逝了。又迎來了令人痛苦的離別。

離別前一晩,我輾轉反側,眼睛瞪得大大的,無法入睡,腦海中回想著這幾天與父母相處的美好時光,眼睛被浸濕了,鼻子一酸,眼淚嘩嘩地落下,就像洗過臉似的,枕頭被浸濕了。就這樣,我度過了痛苦的一晩。 Continue reading

我因為微笑而感動

6A 鄧嘉怡

柴靜在《看見》裡說過這樣一句話 : 『最能打動人的,最具有力量的,往往是柔弱的力量。』而微笑正是一種柔弱的力量,輕輕地,如同春風拂面般撫慰人的心靈,拔動心弦,打動人心,我也曾數次因微笑帶來的力量而感動。

那是一個沉重的下午,和班上的同學鬧矛盾、考試失利,諸事不順。收拾著東西準備回家,她站在門口望著我。落日餘暉灑進教室,她對我綻放出一個微笑,黃昏與她的微笑構成一幅極美的圖畫,定格在我心上。那日的陽光也灑進了我的心裡,驅趕心中的陰霾,餘下一地感動。「別再苦著臉了,還是想看到那個愛笑的人。」我努力擠出一個微笑,眼眶卻不自覺地濕潤了。在那個沉重、灰暗的下午,是摯友的一抹微笑為那一天注入陽光的色彩。遇到逆境時,一個微笑能帶來久久不散的感動和助我走出泥沼的力量。

來自摯友的微笑帶給我的是受到關懷的感動,而來自陌生人的微笑則是另一種感動。 Continue reading

我因為一個十一歲孩子而感動

6A  胡梓浚

我已經很久沒有被感動過了。雖說這會顯得有些無情或者冷血,但是哪怕半夜我挑燈讀書時母親遞給我一碗熱湯,我也只是把心情提到感謝,甚至沒有感激,更提不上什麼感動。

現在社會上太多的爾虞我詐,即便是慈善事業,也免不去打廣告,樹立形象的俗氣。但是我卻因一個孩子所做的事而嘗到了久違感動的感覺。

他很瘦小,這是我被母親強迫參加農村體驗計劃後,來到他家的第一印象。他叫允行,一個典型的農村孩子,麥黃色的皮膚,消瘦的身形,潔白的兩排牙齒在陽光下襯得兩顆嵌在單眼皮下的眼眸閃爍發亮。好聽叫淳樸,難聽點叫土氣,當時的我這樣想著。再說說他背後的家,用水泥拌著大石頭和一些板磚砌成的矮臭民屋,透過大門隱約望見裡面燈光昏暗,我已開始有些不忍直視。允行很興奮,甚至高興的有些跳脫,他迫不及待地拉我入門參觀,一股汗臭從他身上飄過來,我已打算跑路。當然,被母親所迫,我只能硬著頭皮享受這個體驗。我選擇逆來順受,至少心裡能好過點。剛開始的幾天,允行經常抓著我唧唧歪歪地講個不停,他沒進過城,更別說大城市,常問這問那,我從他眼中看到了憧憬。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