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人生處處是考場

6A 孫唯嘉

  「一試定終身」,這句略帶悲觀色彩的話語充斥在現今的網上論壇,盤繞在自認曾經考試失利毀了前途的「過來人」唇齒邊。考過會考、文憑試的港人憶述到,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高考生們感慨著,考著托福、雅思的留學生歎息著。好吧,且當大好前景可能因為曾經的一場考試而變得灰暗些許,那之後的人生呢?莫非這便代表了一切?

Continue reading

送別

2A黃佳

        「長亭外,古道旁,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這首送別歌,常聽,從記事時便聽。幼兒懵懂時候,只覺得曲調十分好聽,是兒時不可多得的慢歌,也並不知道歌詞有何含意。稍微大一些,開始記歌詞,卻只是覺得詞很美,像是描繪了一幅大師筆下的水墨山景畫,可也並沒有深想。直到現在,耳邊再迴響,卻是眼眶微紅,長亭又古道,芳草又晚風,夕陽與山,可都是送別之人眼中的一切,是回憶,又是風景。是以,這首歌,這個送別,又被賦予了新的含義。

        學年末,是要放假了啊,我們端坐桌前,仔細聆聽我們的班主任,何心兒老師講話,她細細的,溫柔的聲線,如一陣輕風。我坐在離她不到一米的正前方,她結束學年末安排後,突然抿了一下嘴唇,雙手下意識攏緊,緊閉了一下眼睛,呼了一口氣,開口道:「我想跟大家宣布一個事情……」全班鴉雀無聲。「我下年……可能不會在這所學校教書了。」

Continue reading

那時候,我哭了

1A彭俊博

        一切都發生在一個普通的早晨,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晨。

那天一早,我們一家早早便起了床。正當我準備出發去上學時,急促的電話聲響起。電話中的奶奶不停在哭,聲音模糊地說:「爺爺他渾身冰涼,你們快過來!」於是,我們一家四口匆忙往深圳趕去。路上,爸爸不停地在流淚,車上鴉雀無聲。當我們到家時,我飛奔上樓,醫生從房間走了出來,搖搖頭對我們說:「已經走了,處理後事吧!」轟地一聲,我感覺我好像被雷擊中似地,曾經最心疼我的爺爺就這麼走了? 我不敢相信,更不敢接受這個事實。

Continue reading

豁免檢疫

粵港澳三地實行的出入境強制檢疫規定,是防止新冠病毒在三地之間擴散的必要措施,但對三地之間的人流往來造成極大障礙,嚴重影響三地居民的生活,特別是許多需要跨境工作或上學的家庭。隨着三地疫情受控,本地爆發基本平息,放寬通關檢疫要求的呼聲愈來愈強烈,而這也是三地區民的實際需要。

Continue reading

選舉公平

不少市民對去年區議會選舉安排提出了批評意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日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局方已就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向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出若干建議,包括設「關愛隊」讓長者等特殊需要人士可以優先投票,讓選舉更「人性化」。局長說,有不同團體、政黨,以至長者都已向選管會反映了這樣的意見,相信選管會聽到市民的聲音,會從善如流。

Continue reading

快慢不是問題 好壞才是關鍵

一個月前,我在本欄作了一個錯誤的判斷,說中央不可能替香港制定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實施。(《履行憲制責任  有何保證機制》,5月11日)文章發表了半個月,便被全國人大的決定駁倒了。我現在冒着再次被事實駁倒的風險作一個預測:港區國安法不會在本月底出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