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舊報有感

吳康民主席

翻開舊報,有一些很有趣的歷史資料。其中的一疊,是一九九四年猜測香港特區首屆行政長官的人選。在距離香港回歸只有三年的時間,香港傳播媒介紛紛刊登社會上的熱門人物。其中列首位的竟是現今最大的反對派人物,日內要再去美國「朝聖」、反中亂港的名人陳方安生。

歷史真會嘲弄人。當年的熱門,今天的頭號反對派。當年的所謂根正苗紅,抗日的名門之後,今天卻是追隨外國反華活動的積極分子。又有另一張舊報,是五年前的,其頭條新聞,說是內地官員,公款吃喝無王管,以飲酒來說,一年飲酒,可以填滿一個西湖。

當然,這些都是舊聞了。所謂官場的「舊電池」的方某,其政治能量可說已等於零。再去外國叫囂反中亂港,卻是聽者寥寥無幾。也許華府官員,早已忘記她的存在。 Continue reading

英雄的動人凱歌

吳康民主席

新中國成立以後,繼「三反」、「五反」運動以後,又來一場大規模的「反右鬥爭」。反右擴大化,後來檢討,認為真正反動右派只是少數人,頭兒也不過幾個,但卻傷害了成千上萬的出生入死革命幹部、愛國的知識分子。

案上有兩本歷史書,一本是《中國百名大右派》,另一本是《開國將帥的臨終時刻》,記載着歷史產生的悲劇。

比如說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鬥爭吧,後來的結論是,反右的擴大化根源在於極「左」。正是「這是一個產生夢魘的時代,這是一個產生悲劇的時代」。 Continue reading

科技隔離親情

吳康民主席

家居無事,夜晚更覺孤單,翻着自己早年寫的多本遊記,特別是壯年時與老伴同遊的照片,思念伊人,感慨萬端。

我無不良嗜好,不煙不酒。為人師表近七十年,唯一工餘活動便是旅行。每在學校寒暑兩假,大都與老伴攜手同遊。今斯人已逝,翻看刊有彩照的十來本遊記,特別是配有多幅同遊照片,更是感慨萬端。

留下的遊記,圖文並茂,與老伴合照的也有不少。兒女們在紀念母親的《永遠的懷念》一文中說,媽媽「幸好退休後可以和父親結伴同遊,踏遍大江南北,穿越東西半球,留下許多美麗的回憶和珍貴的紀念」。老夫老妻結伴同遊,的確是人生一大樂事。如果今天老伴健在,祖孫三代即便短程同遊相處,也是溫馨之旅。我重感情,更重親情。但生長在戰亂和顛沛流離的時代,生長在母親早逝缺乏母愛的家庭,今天老伴西歸,又不能白髮偕老,感情缺乏寄託。每當夜深人靜,每當兒孫外出,孤獨感油然而生。因而百感交集,浮想聯翩。 Continue reading

閒說希拉里

吳康民主席

老一輩的喜歡表達家族繁衍,在春節的揮春中,往往會貼上「百子千孫」的字眼。

大清律例雖然允許男人可以娶三妻四妾,但也不可能有「百子千孫」。要有一百個兒子,起碼得有十來個老婆。封建皇帝後宮三千,但也不可能一一受到寵幸。受到寵幸也不可能個個都能生出兒子。皇帝的後宮性關係一塌糊塗,誰知道哪一個才是「龍種」?哪一位假太監生出來的啊﹗

封建時代,生得兒子多的女人,會特別得到寵幸,在家族中的發言權也特大,男權社會就是這樣。唐朝曾有武則天當權做女皇帝,也改變不了這個局面。雖然白居易的《長恨歌》曾有「不重生男重生女」之嘆,那是一時激憤之誦,並不是整個封建社會已經有了變動。 Continue reading

再憶中大化工系

吳康民主席

整理書房舊文件,見有不少老同學,老校友、老同事的名字,不少早已駕鶴西歸,不勝感慨。

正如第二十屆畢業校友的一張今年一月份第一期的通訊標題是︰「五世修得同窗讀,最是難忘同學情」。最有趣而又令人感慨萬端的,是他們指出︰畢業五年以後,聚會時是已成婚的一桌,未成婚的一桌;十年後,有孩子的一桌,還沒有孩子的一桌;二十五年後,來自國內的一桌,國外的一桌;三十五年後,退休的一桌,沒退的一桌;四十年後,有牙的一桌,要人扶着來的一桌。也許到了六十年後,已經湊不到一桌…… Continue reading

特朗普「狂人」作風中國應以靜制動

吳康民主席

中國古語有云「望之不似人君」,就是說,作為君王,應該有一個當君王的樣子。美國不是實行帝制,但作為一名候任總統,總要讓人家對他有一個穩重、成熟、威嚴的感覺。但是這名美國候任總統,講話時手指亂飛、語無倫次,看起來像一個小丑演員。當然,美國的傳統與中國不同。中國長期的封建傳統,對今天的社會以至政壇仍有一定的影響。作為領袖的形象,是十分重要的。一舉手、一發言,便是舉足輕重,令人浮想連翩。

中國現代幾名領袖,從毛澤東到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以至習近平,其形象都是端莊的。其政績如何是另一回事,但作為一個大國的領袖,便有一個領袖的樣子,絕不能讓人有輕浮的感覺。

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是美國史上第一名黑人總統,或可以說是一名黑白混血的總統,因為奧巴馬的母親是白人。但美國人還是接受了。不過奧巴馬還是當得有聲有色,憑他的能言善道、巧言令色,既博得選票,也博得若干掌聲。 Continue reading

九十述懷

吳康民主席

翻閱一批舊名片,赫然見有老朋友,前公開大學校長譚尚渭的一張名片,寫道﹕「康民兄,祝八十壽辰快樂」。已經記不得當年譚兄送了什麼賀禮,也多年沒有和他聯繫。忽忽之間,已經過去十年。近日又要籌備《吳康民自傳》一書的首發式,事實上也是應親友、同事們的要求,辦一次九十周歲的聚會罷了。

憶早年與一批大學的朋友相聚歡,還創立一家教科文顧問諮詢公司,也曾陪同各大學校長到北京訪問。那時候年富力壯,社交活躍,祖國又值改革開放,香港大專院校朋友極需了解內地變化,他們當然樂於與我這位教育界的老左派打交道。也因為我的談吐和見解不算生硬教條,他們也聽得入耳,有的人頓成莫逆,至今還經常交往。

今天我已垂垂老矣,行動不便,外出都要有人陪同。只是參加有關社團聚會,已經忙得不可開交,難有個人相聚或探望了。 Continue reading

說小房車

吳康民主席

二戰後,香港街頭的小房車,大部分是英國車的世界。我在一九六一年學習駕車的時候,用作學駕的是日本製造、第一架輸入香港的小汽車,車種叫「藍鳥」。為了推銷,廠家半價賣給教車師傅。

想不到不夠三十年,英國房車被逐出香港市場,日本車取而代之。

現在香港街頭仍有少量英國房車行走,就是豪華的勞斯萊斯和賓利(BENTLEY)。但嚴格來說,這不算是英國車,因為車廠已被德國寶馬(BMW)收購。

英國牌子的勞斯萊斯和賓利,都是上百萬以至數百萬港元一輛的貴價車,擁有的人非富則貴,比賓士和寶馬要惹人注目。原來,當今的這類房車,主要是銷往中國,內地的土豪和權貴有的是錢,購置這類房車只是「小菜一碟」。 Continue reading

下筆如有神?

吳康民主席

過去寫文章,一篇千字文,無須一個鐘頭,便可完篇。不知怎的,近日思路頓塞,寫了一半,便有盲塞之感。大概是精神不大集中,或是腦力衰退的緣故。

我常常在友人面前,自詡年已九十,但只是四肢無力,腦筋仍算靈活。但從近日寫作的情況看來,這個「腦筋靈活」也可能逐步消失了。

「腦筋靈活」趨向退化,首先是記憶力衰退。寫作要增加文采,是要有成語和典故的運用,否則文字乾巴巴的。有時記起應使用一個成語,但只記得一半,只得查查成語辭典。至於典故,有時只在記得和不記得之間「徘徊」,結果只好放棄。

古人說「下筆如有神」,過去我是有這個感覺,但最近這個感覺消失了。我又不願意寫文章是拼湊而成,總是信奉魯迅先生的寫作宗旨,寫不出不硬寫。 Continue reading

歷史宣告我無罪 卡氏高風處處傳

吳康民主席

古巴由於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全家前往訪問,成為國際焦點。古巴民族英雄格瓦拉(編按:又譯捷古華拉)舉世聞名,成為革命先驅的象徵。現仍健在的另一位民族英雄,當今古巴最高領導人勞爾‧卡斯特羅的兄長、菲德爾‧卡斯特羅,更因一篇在法庭上動人心弦的演講《歷史將宣判我無罪》而膾炙人口。

《歷史將宣判我無罪》,是菲德爾‧卡斯特羅1953年10 月16 日在古巴聖地亞哥緊急法庭上的自我辯護辭。他原本擬攻打古巴蒙卡達兵營建立一個革命根據地,但失敗了。菲德爾‧卡斯特羅在法庭上,作了自我辯護的發言。他宣讀了這一篇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辯護辭,以《歷史將宣判我無罪》作結,成為國際革命運動不朽的名篇!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