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翻供」 為做一場「好戲 」 吳康民

薄熙來案,根本就是一個政治案件。薄是個野心家,挾着太子黨的人脉優勢,並在大連、遼寧、商務部取得中央和地方工作經歷,進身中共中央政治局,派為重慶直轄市的封疆大吏。他得到某些左派同聲同氣的政治力量的支持,並在重慶進行「唱紅打黑」的獨立特行,博得了若干彩聲。於是野心更大,曾經企圖串聯軍方某些勢力,又勾結中央某些高層,浸浸然似有篡位奪權的野心。

但此人鋒芒太露,目空一切,拉攏了某些權貴,又得罪了不少高層,終於因王立軍案發,被拉下馬來。

薄熙來是改革開放以後第三個被「雙規」以至告上法庭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但與陳希同和陳良宇又有不同,其牽涉更廣,只好排除控及他的政治野心部分,作為貪腐案件處理。

開審之前  必有協議

開頭宣布他的罪狀,都只涉及貪腐和私德,後來正式起訴,連所謂和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性關係的一項也消除掉,只用受賄和錢權交易控告他。

這樣,便與某些高官的貪腐案一樣,不外是貪污受賄幾千萬元,並給某些商人在經營上的種種方便。這個案件便降級成「陳良宇式」的普通案件了。

人們相信,開審之前,當局與薄熙來一定有個協議。就是說薄承認受賄若干,給行賄人某些好處,這樣普通的受賄案,自然可能只是判處十年至十五年左右的徒刑。況且,高官的徒刑,連「死緩」都可以在服刑三兩年後「保外就醫」。連罪大惡極的「四人幫」都可如此,薄熙來當然不會例外。

但薄熙來是個好勝的人,或者是他佯作同意這個「協議」,然後在庭審中演出一塲「翻供」的好戲,成為全國以至國際上的大新聞。即使加刑也在所不惜,總之不至判死。在庭審中仍可積累「政治本錢」,也許有東山再出的一天。

高官作供  盛況空前

庭上拉出多位要員的證供。在薄熙來任重慶市委書記时的第二把手、王立軍叛逃至成都美國領事館時率隊去追捕的市長、至今仍屹立不倒的黃奇帆;還有時任重慶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劉某、組織部長陳某、市委秘書長翁某等高官。以至薄的妻子、在押的谷開來、前副市長王立軍等都出場或以視頻作證言,可謂噫嘻盛哉。

王立軍原是薄熙來的第一號親信,薄卻在法庭上指證他「品質極其惡劣」,「說這種人作為重要證人進行舉證,有失法律公信力」。甚至指出因為王立軍愛戀他的妻子谷開來,所以才陷他於不義。這種指證,未免令人失笑。王立軍是薄的親信,權傾一時,他要什麼女人,那有不順手的?怎麼會惹上頂頭上司的妻子,引來殺身之禍?

說谷開來與英國人海伍德有點感情瓜葛,還有點可信。洋人素來浪漫,谷開來後來狠心殺掉他,原因當然相當複雜,但有說她要求海伍德離婚以表對他忠心,倒有幾分可信。

薄案結果  不會重判

薄案引出許多枝節,揭出若干內幕,但都僅限於錢銀瓜葛,官商勾結的範圍,絶不涉及政治野心以及薄在重慶施政的種種。總之,大家都小心翼翼,不涉政治和上層權鬥。因為雙方都知道,牽涉到這個層面,薄就真正是罪加一等,而中央也十分尷尬,這便是雙方都不突破這一點的原因。

薄案即將判處,雖然公訴人發表意見,認為薄罪行極其嚴重,且拒不認罪,不具有法定從輕處罰情節,提請法庭依法從嚴懲處。但在中國,「法律不外人情」,薄熙來的「世叔世伯」仍在。他與陳希同、陳良宇不同,薄父薄一波是當年「八老治國」之一,他又在毛澤東時期受過委屈,中國人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早就滲入官塲,薄熙來如果認罪輕判,徒期可在十年以內,即使今天他不認罪又翻供,徒刑也不出二十年左右,月內自見分曉。

 

電郵﹕hmng@puikiu.edu.hk

進口糧食千億斤 浪費七成確驚人

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又是一個人口大國。解決吃飯問題,當然不能靠進口粮食。過去的地區性或全國性的大飢荒,特別是一九五九至六一年的三年大飢荒,餓死三四千萬人,是新中國的一大慘劇。但那是人禍,不是天災。是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惹的禍。楊繼繩先生的巨著《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餓荒紀實》,以詳細的科學的調查研究作基礎,重現了這一場悲慘的歷史。

頻頻豐收 年年進口

近四十年來,雖有不少水災旱災,但都没有引致遍地餓殍的大災禍。相反,倒有多年的大豐收。加上人們生活改善,肉食增加,對五縠的需求相應減少。“足食”可說已基本做到。

我國粮食雖然基本上處於供求平衡狀態,但仍每年要進口粮食,包括穀物和大豆,在一千億斤以上。主要是調節主食的多樣化,還增加對食油需要的增長。

但是,有一個不可忽視的浪費粮食的現象,也造成粮食的緊缺。

浪費粮食是多方面的。第一,在儲藏、運輸、加工等環節, 浪費的粮食,一年總共約七百億斤,佔了進口粮食的百分之七十。

至於餐桌上的浪費,國家粮食局說,每年約浪費掉兩億畝耕地的產量。比全國第一產粮大省黑龍江一年的產量還要多。又據早幾年的一次統計,一年的食品浪費約為三百萬噸脂肪和八百萬噸蛋白質,相當於一億三千萬人的一年攝入脂肪量和二億六千萬人一年的蛋白質攝入量。

又據中國科學院的統計,全國每年浪費食物總量,即我們的所謂“廚餘”,可以養活約二億五千萬人﹗

生產消費 不可持續

就以餐飲消費的增長速度來說,更十分驚人。一九八八年全國餐飲消費約三百六十億元,二00八年增至一萬六千億元,二00年達到二萬五千萬億元,二十二年間,增長達七十倍。

公費飲食消費同樣驚人,廚餘當然更為驚人。難怪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王君要發出“少吃一桌飯,多蓋一間房”的浩嘆。

從北京的一家小餐館為例,店老板指着廚房後面的鐵桶說,一天倒掉的剩菜有三大鐵桶的樣子。

根據另一份城市食物浪費的報告說,省級以上城市餐桌上每年倒掉的食物大約有二千萬噸﹗

食物浪費,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一樣嚴重。據聯合國粮農組織統計,發達國家每年浪費六點七億噸粮食,發展中國家每年浪費六點三億噸,旗鼓相當。發展國家的粮食浪費是把可以吃的粮食丟掉,發展中國家的浪費是技術落後,粮食在加工、運輸等環節中遭到損失。可是中國,卻是兩者兼而有之,可謂雙重浪費。

食物浪費不僅僅是一個社會問題,還帶來環境污染、資源消耗,人們的營養過度,心腦疾病等健康問題。聯合國早在一九九二年曾通過《二十一世紀議程》,指出全球環境惡化與不可持續的生產方式與消費方式有關。於是建議“使服務或產品的生命周期中所產生的廢物和污染達至最少,從而不危及後代的需求”。其中主要的問題在於,要重視食物生產環節和消費環節,減少食物消費過程中的浪費。並呼籲讓全社會高度重視食物浪費,拒絶浪費﹗

美國惹火 埃及動亂 日本囂張

埃及軍方推翻埃及民選總統,引起全國動亂,至今死傷人數達幾千人,而動亂未見緩和跡象。繼剛過去的「憤怒星期五」已有數十萬人遊行,示威行動還可能進一步升級。

軍方採取強硬手段鎮壓,難免背後有着美國的影子。美國公開對埃及軍隊每年給以十三億美元的資助,美國人對軍人干政肯定有瓜田李下之嫌。推翻民選總統之始,美國卻避免談及「軍事政變」,但民選總統被軍隊推翻和綁架,不是軍事政變又是什麼?美國總統奧巴馬上周四雖然譴責軍方的鎮壓屠殺行動,但又不凍結和停止對埃軍軍援。況且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CHUCK HAGEL)公開聲明,美國將維持與埃及的軍事聯系。

美國在埃及的這種尷尬處境,說明美國到處「惹火」,但又不能自圓其說。實際上是美國不喜歡埃及總統穆爾西背後的支持政黨穆斯林兄弟會,認為該會與恐怖組織有關。但前車可鑒,美國不喜歡阿富汗的塔爾班,因而進軍佔阿富汗。但塔爾班份子並未因而被剿滅,而且有所壯大,以至美國聲稱要退出阿富汗之前,說要和塔爾班盤據的地區首腦談判。由此可見,無論干涉的理由如何冠冕堂皇,干涉別國內政的做法必無好下場。

國際戰咯 屢生錯誤

八月十五日是日本的戰敗日,日本的安倍政權,不思檢討歷史罪過,反而大放厥詞。並採取多項行動,進一步復活日本軍國主義。

除了安倍在戰敗日的講話,一反常態,絶口不談二戰的侵略戰爭對亞洲人民造成重大傷害,更無半句反省之意。而且有意在戰敗日讓一艘準航空母艦下水,並命名與二戰時期的一艘海軍旗艦「出雲」號同名。日本同時又準備把二戰時期的軍國主義象徵的「旭日旗」再次作為軍旗,並首次在「出雲」號上飄揚試溫。

對於參拜靖國神社,安倍也耍了花槍。他自己不敢前往,但卻採取「曲線拜鬼」的手法。除送上所謂祭祀費外,還鼓勵其他的內閣大臣和議員前往參拜。在日本戰敗日的種種表演,除了表示安倍為代表的日本軍國主義勢力,念念不忘當年侵略擴張的威風,而且正準備通過修憲、擴軍,重演作為亞洲霸王的美夢。

看來,今後日本將不可能成為中國友好的鄰邦,而是一個會覬覦機會對中國狙擊的麻煩製造者。

美國以世界「老大哥」自居,但其國際戰略屢屢發生錯誤。其根源就在於一切以我為主,以為只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和印之不竭的美鈔,就可以「心想事成」。

埃及是中東最重要的國家,扼歐非的咽喉,執回教國家的牛耳。其實,歷任埃及獨裁者,都是親美的。美國稍為尊重別人,要施行影響力並不困難。但它就是要興波作浪,或推波作浪,既要推銷美式民主,又要控制人家的軍隊。以此為所欲為,結果是弄巧成拙,造成今天埃及混亂的局勢。

忘記教訓 養虎遺患

對日本呢,日本原是美國在亞洲最重要的鷹犬,但美國總是忘記惡犬會回頭咬主人一口的寓言,更忘記了日本突襲珍珠港的慘痛教訓。難道日本軍國主義者會任由你提向東就向東,向西便向西嗎?中國古話「養虎為患」,美國人有没有聽過?

埃及現在是一個麻煩,日本現在是一個隠患,這都是美國「惹火」所造成的。懸崖勒馬,未為晚也。明智的美國人民,是不是要促使你們的政府反省一下呢。

菲對台讓步對港強硬背後

今年五月,菲律賓海岸巡防隊官兵無理開槍,射擊手無寸鐵的台灣漁船廣大興號,漁民洪石成中槍死亡。

台灣當局要求菲律賓正式道歉、緝兇、賠償等要求。菲律賓雖然派代表赴台道歉,但台方不滿菲國反應,啟動凍結菲律賓外勞及若干經濟制裁。

港權力有限難制裁

事隔三月,菲方日前終於公布該案調查結果,宣布菲國會依殺人罪起訴涉案的八名海巡人員。並派總統特使培瑞茲(AMADEO PEREZ)親赴屏東小琉球向死難的洪家遺屬表達歉意,還對賠償等事宜進行協商。

至此,廣大興案將暫告一段落,先前台方對菲律賓的十一項制裁措施宣告取消。

這一件事,使我們想起三年前香港旅客在馬尼拉被當作人質事件,涉及八條人命。拯救人質的現場電視錄影,至今在港人的心目中記憶猶新。菲方的軍警在拯救人質中的愚蠢和笨拙手法,令港人大開眼界。

菲律賓當局為什麼至今不對此事件有一個令港人满意的說法?為什麼至今没有派總統特使前來向港人及受害者家屬道歉?為什麼至今香港仍維持對菲律賓旅遊的黑色旅遊警告?

香港没有獨立的外交權力,一切需由北京外交部負責交涉行事。

當然,香港也可以一如台灣般的,增加對菲律賓的制裁。比如,台灣啟動的對菲律賓外勞的制裁,制裁三個月,有一萬四千多名菲律賓勞工無法在台工作。以三個月計,菲勞損失工資約八億四千多萬台幣。而許多菲籍看護和家傭還未計算在內。

由於香港菲勞主要是家傭,制裁恐怕會影響數以十萬計家庭的日常生活,因而這是個雙刄劍式的傷害。

香港保安局對此事的回應,表示一直透過中央人民政府和菲駐港總領事館跟進事件。但因為涉及國與國的關係,香港的權力有限。

美拉台灣分化兩岸

此事的微妙之處,是為什麼菲律賓對台軟而對港硬?

這就要看菲律賓後台老板美國的態度了。

菲律賓與中國在南海諸島的領土主權上有爭議,美國人正好利用這些領土之爭,以菲律賓作爛頭蟀,牽制中國。這是美國圍堵中國的戰略措施的組成部分,正像美國利用日本與中國對釣魚島主權的爭議以牽制中國一樣。美國對日本還不止限於小島主權之爭,還一直慫恿日本軍國主義的復活,讓日本擴充軍力,製造航母,甚且違反二戰後的國際公約,準備修改和平憲法,赤裸裸地成為東亞和平的麻煩製造者以至侵略勢力。

日本和菲律賓都是東亞麻煩的製造者。但菲律賓實力有限,不足為懼,日本才是可怕的潛在的侵略者。

菲律賓在美國的授意下,對台灣的槍殺漁民事件予以道歉、懲兇和賠償,就是拉了台灣一把,分化兩岸關係。因為台灣當局同樣認為釣魚島是中國領土。如果因此事的了結換取台灣對釣魚島爭議的低調,可能是美國的如意算盤。

三年前的馬尼拉港人遊客被殺的慘劇,我們一定要追究到底,菲律賓當局必須道歉和賠償。八條人命啊,豈可不了了之﹗中央人民政府也應該適當配合,我們對外政策堅持有理有利有節,但決不應示弱﹗

內地贊揚香港 香港以怨報德

在本港,每天打開報紙或聽電台、看電視,大部分是本地的政治、社會負面新聞。不是某高官遺漏報備甚麼,就是堆填區的爭議。當然,公眾要通過傳媒監督政府,有其必要,但報憂不報喜,似乎也欠缺公正。

內地報道香港,態度剛好相反。北京第一大報《人民日報》,經常有香港的新聞,卻是讚的多,批評的絶少。似乎全國應該學學香港,提高管理水平。

以近兩年為例,《人民日報》贊揚香港的消息如下﹕

贊揚香港人有近半能講普通話。

在顯著地位發表香港管理政府公車的制度嚴謹。十七萬公務員只用六千三百四十三輛公車,其中還包括多輛貨車、垃圾車和電單車,全港只有四十名高官配備專車。

贊揚香港暴雨中城市內澇現象不斷改善,標題是香港如何防「水浸」。

贊揚香港公共交通便利,養車昂貴,七百多萬人才有六十多萬輛機動車。

報道香港對颱風來襲的應對經驗。

發表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的管理心得﹕「爭執面前,學會傾聽」。

指香港新居屋計劃瞄準「夾心層」,讓中低層收入家庭重燃置業希望。

以題為「算算香港居民的個稅賬」,贊揚香港個人所得稅的低稅率。說年收入十七萬八千的單身青年人,袛需納稅七百二十九元。

今年贊揚香港更多

進入二0一三年,香港新聞上了《人民日報》的消息更加密集。僅根據五月至七月的不完全統計,就有十幾條條目如下﹕

香港為治理行人闖紅燈開良方。

大黃鴨到香港,一個部門就批了。

香港廉政公署將收緊酬酢開支控制。

看看香港如何管理「不作為」。

香港這樣解決醫療糾紛。

香港大學生就業主要靠自己。

香港青年就業的促進者。

大黃鴨可以紅。

香港如何管理「公款吃喝」。

內地居民為何熱衷在港買保險。

香港書店,活得滋潤。

香港航班延誤,讓你惱不起來。

香港為公屋租戶繳兩個月房租。

垃圾没處理,香港很無奈。

…………。

港人有點以怨報德

內地所以重視香港經驗,原因是香港的確有許多先進的地方。我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没有比較,便不知本地若干制度和傳統的優越性。香港的輿論監督特別厲害,的確發揮了第三權的監督作用。香港人有冤有路訴,可以訴諸法律,也還有申訴專員和廉政公署。香港的警權絶對不大,有時還要忍受「警權過大」的責備。香港的窮苦人家有一定的救助,有官方的還有民間的。香港的醫院和醫生不收「紅包」,意外疾病和受傷都可以得到免費及時的搶救……。但與此同時,近年香港掀起一股吹毛求疵之風,人人都講「本位主義」。試想想,近年來爭議的骨灰龕和堆填區設置問題,如果各區都加以拒絶,那麼我們的先人的骨灰和家中的垃圾該往何處放呢。

內地報章宣揚香港的長處,是對香港的鼓勵,也有全國學香港的意味。但香港卻一味報道內地的負面消息。把一些個別事例誇大宣揚。在內地人看來,是不是有點以怨報德呢?

2017年能讓民主派「入閘」嗎?

如果香港在2017年有一人一票的行政長官普選,一定是一位親建制派和另一位親民主派候選人的對壘。如果一定要把親民主派的候選人篩選掉,這個方案肯定在立法會通不過,特首普選便就此泡湯。

證諸全世界的領導人普選,大部分都是在朝派和在野派的競逐。實行兩黨制的國家,競選政綱也大同小異,但也有在朝在野之別。選民喜歡政黨輪替,「換一個來看看」,是民主選舉中的選民的普遍心態。

因此,香港如果實行普選,拒絶民主派中人參選,是行不通的。要就是維持選舉方式的現狀,要就是大膽地讓建制派認可的候選人與民主派候選人一較高低。第三條道路是没有的。

中央傾向於要篩選

當前,中央的態度似乎是傾向於篩選,把被認為不「愛國愛港」的候選人篩掉。但因為在立法會中建制派的票數不足三分之二,篩掉民主派候選人的辦法又肯定會被否決掉。結果就是「原地踏步」。這便會造成一個政治危機,社會上進一步動盪不安,肯定比現在還亂。選出的新特首比目前更加「舉步維艱」。

如果開放呢,第一,不一定是親民主派的候選人當選。如果建制派推出的候選人頗孚眾望,能爭取建制派以至中間選民的擁護,而又有一定的施政經驗,他(或她)的勝算應該頗高。第二,民主派推出的候選人,也會是一位較溫和的、能力較強的候選人,絶不會推出一位喊打喊殺、只能舉牌抗議的人物。

但是,有風險。群眾總有一種逆反心理。正像奧巴馬競選美國總統時提出的競選口號﹕「CHANGE」一樣。由於共和黨的小布殊太差勁,所以民主黨的「換人」的口號有市場。

即使民主派人物上台

即使選上了一位民主派的人上台。第一,他能肆意妄為嗎?他不戰戰兢兢,能站得住腳嗎?當反對派的時候,批評容易譁眾取寵;當自己執政時,方知道當權之難。建制派變成反對派,他們會放過你嗎?第二,他必須向中央述職,香港許多事情都必須得到中央的支持、協助、解決。大家知道,香港與大陸一水之隔,甚麼東西都要靠大陸。如果和大陸對着幹,肯定香港人民受災受難,他的施政更是寸步難行。

因此,一位溫和的民主派人物上台,他也許又會馴化成建制派,因為形勢使然。香港不是一個獨立政治實體,更不是獨立國,《基本法》的有關規定,更不能任由特首自把自為的。如果他因此敢於裡通外國,更是滔天大罪,中央和港人不會放過他。

中央一貫有新思維

目前的問題是,中央會接受這個有風險的選舉方案嗎?按過去中央在政治問題上的思路,是把保險系數打得很高的。這就叫「萬無一失」,「把不穏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證之於第三屆香港特首選舉,曾蔭權對梁家傑。我曾認為,即使一人一票,曾蔭權也會取得絶對優勢,並曾著文表達這個意見(見2007330本報,並收入拙著《誰是2012年行政長官》天地圖書)。但事後卻有某些官方人士對此見解頗有微言。

但事情已經過去六年。還有四年,才是普選的時候。當年中央大膽起用港英舊臣曾蔭權當第一把手,的確頗有新思維的味道。去年中央敢於放棄培養多年的唐英年,中途轉軚,也需要有很大的魄力。今天,面對新的形勢,面對香港如此複雜的政治生態,以中央在經濟實力的強大和國際地位日隆的時候,應該有魄力來應付當前香港複雜的政治形勢,更加需要有新思維來安排2017年的普選。

電郵﹕hmng@puikiu.edu.hk

不信主義信鬼神﹗

中國大地自改革開放以後,封建迷信不是減少了而是增加了。不僅是求神拜佛的宗教活動,而是占卜算命流行,而且還出現了曾風行一時的所謂“特異功能”。

如果是農村的婦女和老人,由於文化不高,身處基層,祁求一家平安,消除百病,求神仙保佑,望天公有眼,不至橫禍叢生,惡人欺淩,倒也可以理解。但現在迷信風水命運,熱衷神功和“特異功能”的,竟是許多應該是無神論的共產黨員高官。

我個人就親眼參觀過鄉鎮共產黨書記的新宅內挂滿符咒和驅鬼的掃帚,在著名寺廟見着穿着軍服的軍官跪拜。也與當年紅極一時的“特異功能大師”張寶勝同桌共飯,主人翁正是中央體委主任並具少將軍銜的伍紹祖(正部級)。

從張寶勝到陳竹、王林

最近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揭發江西的一位“氣功大師”王林,曾因詐騙罪入獄,最近又因詐騙一位叫鄒勇的760萬元,恐怕又將吃上官司。但此人屋裡挂着上千張與高官名流的合照,又據說曾為印尼前總統蘇哈托治過病。還曾表演過“空盆來蛇”,就是用一些簡易的魔術來騙人。

據說還有一個四川的陳竹,曾在深圳表演所謂“碎紙還原”。這本來也是玩魔術的小把戲,但也在網上被吹噓為“特異功能”。

大概在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曾應友人之邀,與當年十分吃香的“特異功能”紅人張寶勝相聚。他即場表演密封藥瓶取藥片,雖然在藥瓶中抖出若干藥片,但我認為這只是魔術表演的雕蟲小技,但信者卻拍爛手掌。

以張寶勝為代表的“特異功能”能流行一時,除了有高官撐場外,還有一些著名的科學家認可,方才增加其欺騙性,當年著名的科學家錢學森是其中的一個。

科學家有信與不信的兩派

但科學家也有兩派。錢學森認為這是科學上未開拓的一個領域,相信人體真有“特異功能”存在。但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卻是批判“偽氣功”和“偽特異功能”的領頭人。張寶勝在《奇人張寶勝》一書大量發行之後,一時成為中國“國寶”。但何祚庥親自看了張寶勝的“藥片穿瓶”的表演和“透視密封信封內的文字”的表演之後,當場拆穿張寶勝取巧作弊。

開頭,張寶勝的“特異功能”之所以能風行一時,主要是有一些高官的撐腰。科學戰勝不了權力。後來這些“特異功能”大師的没落,一是他們已經黔驢技窮,畢竟偽科學戰勝不了真科學。同時,也許高官們後來也有點失望,再也撐不下去了。據說,張寶勝還涉及詐騙罪及擾亂社會治安罪,就此消聲匿跡了。

記得當年還有一位(名字記不得了)有特異功能的大師曾來港表演。我曾應邀坐在台上。他說在台上發功,台下距離逾幾百呎的人可以感受到震動,並可以此發功治病。但我在近距離卻毫無感覺。這就是信與不信的分野。後來此人又去過美國等地招搖撞騙,不久又是消聲匿跡了。

幹部提拔缺乏民主程序

為什麼內地不少高官如此迷信風水命運?

當然不能一概而論。許多有本事的,正派的官員並不迷信這些旁門左道的東西。但應該承認,各級官場上還是存在不少平庸而靠關係網而升上高位的。更不用說那些通過不正當的途徑甚至以買官獲得高官厚祿。還有一些貪腐的官員仍能穏坐釣魚船的,他們能不相信命好運好嗎?

中國內地幹部提拔缺乏民主程序和透明度。不少平庸甚至根本就是品學俱劣的人能够升上高位,靠的是“領導賞識”、“善於與領導相處”而平步青雲的。別的我不敢說,但前香港新華社副社長鄭華就是有代表性的一個。他能在兩代社長許家屯和周南的任上,佔據常務副社長的位子,就是靠吹牛拍馬的一套。(此人已因貪腐爆光而潛逃美國當寓公)

當今靠關係網和“後台”佔據要津的高官還有不少,如果用民主程序投票選舉,他們能當選嗎?難怪他們要求神拜佛,端正風水位置,永葆平安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

德日悔罪成對比,日本囂張有來由——吳康民

法西斯德國和日本,是二戰時發動侵略戰爭的元兇。它致數千萬人民死亡,千百城市被砲火或飛機炸毁,財產的損失以萬億計。二戰是全世界人民空前也許是絶後的浩劫。德國的希特勒及其同伙,日本的東條及其軍國主義分子,都是千古罪人,被永遠釘在恥辱柱上。

日本軍國主義抬頭

然而,戰後德國和日本的悔罪程度完全不同。德國政府和人民,對他們的前輩犯下的滔天罪行,大都表示懺悔。德國前總理勃蘭特,在波蘭猶太人殉難者紀念碑前下跪的一幕,令人印象深刻。但德國不僅是在形式上表示懺悔,而且還在行動上贖罪。

一九五二年簽署賠償受迫害猶太人的“盧森堡條約”以後,至今,付出的賠償金已達七百億歐元。在一九五四年,就已經對以色列的賠款佔當年德國的總收入的八分之一,國家的全部投資的三分之一。

一九六0年以色列所得外資投入中,德國資本佔了一半。

再看看我們的近鄰的日本。中國是受日本侵略,人命財產害最大的國家但是由於中國當年的內戰,美國的縱容,使日本竟不用對中國進行戰爭賠償。中日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建交,一是由於當年中國面臨的外交形勢,也因為中國政府的慷慨,同樣放棄了戰爭賠償,只接受了一筆不大的低息貸款。別說賠償,僅僅是日本從中國掠奪去的黃金、貴金屬和珠寶文物,就遠超一千億美元。

除了物質賠償外,德國政府和人民,全國上下,始終都對二戰中的不光彩歷史表示懺悔,對由此造成的人間慘劇痛心不已。

而日本呢,在美國的慫恿下,特別是當美國“重返亞洲”的需要下,軍國主義思潮迅速抬頭。到了首相安倍晉三上台,更變本加厲,既一再否定戰爭罪行,否定強徵“慰安婦”的惡行,對釣魚島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一再挑起爭端。購島到侵入,十分囂張。

德國悔罪獲得贊譽

不僅如此,安倍公宣布準備修改戰後的和平憲法,無視戰後處理日本的國際公約“波茨坦公告”。他屢次大放好戰厥詞,並穿軍服登上坦克車示威。威脅世界和平,破壞亞太地區秩序的野心,昭然若揭。

德、日對二戰的不同態度,世界人民特別是亞洲人民都看在眼裡。德國的正確態度和走和平建設的道路,嬴得世界人民的高度稱譽。英國廣播公司曾主持發起了一項民意調查,考評全世界十六個國家及歐盟的國際形象。結果顯示,德國雄居榜首。說明它的愛和平和於承擔二遺留問題的誠懇態度,獲得國際的最高評價。

德國已成為歐洲的和平支柱,日本卻是亞洲和平秩序的麻煩製造者。兩者的落差如此之大,恐怕也與兩國所處的地理環境和美國的態度有關。同時,歐洲人民的覺醒,愛好和平的力量十分強大,也不再容許兩次大戰的發源地再次發生戰爭。

而亞洲則不然,戰後發生兩次慘烈的局部戰──韓戰和越戰。而當前朝鮮半島仍然動盪不安,蘊藏着戰爭的火種。美國為了圍堵中國的需要,挑撥中國和南海諸國的領土糾紛,使亞洲長期不得安寧。日本軍國主義的死灰復燃和好戰氣熖,都是美國造成的。

中國足球積弱 主帥是禍首?

我並不是足球迷,更從不追看國際足球比賽。甚至世界盃、歐洲盃,都不甚了了。但中國的國家足球隊的不濟,多年來卻成為內地體育上的重要新聞。中國人花上巨款,並不惜重資聘請洋教練,都不能扭轉中國足球在比賽表現的頺勢。使這一種世界上最吸引人的球類運動,在我們的這個十三億人的大國,竟不能茁壯成長,實在是一大怪事。

暴富幻想不切實際

為什麼歐洲的一些小國,拉丁美洲的一些窮國,都能培養出一支出色的足球隊,而中國為什麼不能?中國政府和人民,並不是不重視足球,遠在六七十年前,我在農村中便看到小孩子在一些並不平坦的空地上踢足球。在香港,早年在街頭巷尾也有許多踢足球的青少年。如此普及的、並不像網球、高爾夫球那麼「貴族」級的球類活動,為什麼在中國成長不出一支出色的足球隊?

有人認為是教練不濟,於是向外徵求救兵。這一次中國國家足球隊的教練,便是重金聘請的西班牙「名帥」卡馬喬。他的年薪是二百八十萬歐元,相當於二千九百萬港元。這個數字,超過以往擔任國家足球隊的洋教練的薪金總和。是曾帶領中國足球隊殺進韓日世界盃的洋教練米盧年薪的十三倍﹗

如此天價,帶來的是六月十五日中國國家足球隊慘敗於泰國隊一比五。泰國隊並非國際足球強隊,如此戰果,讓國人大嘩。於是朝野一致,叫喊要炒卡馬喬的「魷魚」﹗

撤換卡馬喬也可以。因為提前解約,需付違約金至少五百萬歐元,還要承擔二百二十五萬歐元稅金。這筆天文數字的付出,又使國人咋舌,更使國人罵聲不絶。

不知是誰出了這個餿主意,既決定給卡馬喬如此天價的年薪,又没有成績指標的約束。官方的《人民日報》不客氣的批評﹕「中國足球的進步,不能有一夜暴富式的幻想。真正的埋頭苦幹,也許就體現在對過去不切實際的做法和觀念的切實改進上。以卡馬喬式換帥為借鑒,下一步如能以更科學的方式,更合理選出一個能為中國足球帶來積極影響的主帥,應該同樣視為中國足球進步的組成部分」。

扭轉乾坤多方檢討

但是這個評論仍然没有答案,究竟中國足球賽績每下愈況,原因何在,就在乎一個「主帥」嗎?

我不知道卡馬喬作為教練主帥的往績,如果一位主帥就能扭轉乾坤,變弱隊為強隊,那的確物有所值。但一個球隊的興衰,恐怕也不僅在一個主帥。中國足球隊的積弱,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加全面檢討,又再重金聘請另一位洋主帥,問題還是解決不了的。

中國國家隊的問題,反映了國家體委領導,中國足協以及有關的贊助企業等方面的種種問題。我知道中國觀眾罵中國足球已有多年,並指出培養足球隊員應從青少年隊的培養做起。但是近兩年來中國足球國家隊的青少年隊,成績毫無進步。青少年足球的訓練和成績,被認為嬴弱和下滑,有人更以「慘不忍睹」來形容它。

現在內地社會一片罵聲都指向主帥卡馬喬,似乎他應該如楊貴妃似的﹕「六軍不發無奈何,輾轉娥眉馬前死」不可。可是,没有了卡馬喬,換另一位洋主帥,中國足球的問題就解決了嗎?

四川塌屋塌橋 豆渣工程誤事

​天府之國的四川省,真是多災多難。幾年來,歷經兩次大地震,人命傷亡和房屋倒塌嚴重。最近的雨災又是一個浩劫,都江堰市日前發生大規模山泥傾瀉,地震時重災區的汶川縣七盤溝有八萬立方米的泥石流由泯江瀉下,造成汶川三死十二失踪,房屋三百五十多戶被沖毀,二千多戶被淹沒。據不完全統計,全省有七十五個縣受災。死亡和失踪的近二百人,受災人口超過二百萬。

這是天災,還有人禍。

在暴風雨下,屬於綿陽的江油市一座橋樑,即通口河的盤江大橋,三分二的橋長的二百多米橋面被沖塌,橋上通行車輛行人落入滾滾濁浪之中。群眾形容像煮餃子下鍋一樣,一掉進河裡就不見了。

這條大橋,顯然又是豆腐渣工程的代表作。該橋是上次地震災後的重建項目,但不知怎的,要在去年六月加固後才交付使用。為什麼要加固,為什麼要限制使用,顯然,是當地政府發現大橋的建築質量存在問題。但因新綿江公路施工,不得不使用這條大橋。結果,果然在連串汔車排成長龍過橋的時候,只聽得一聲巨響,幾十輛汔車和乘客都沉入江中,而被扯斷的天然氣管道內的氣體不斷向外泄漏。

新橋不如老橋

近年內地的橋樑崩塌事件並不是個別的。東北松花江上一座落成不久的大橋,竟因為載重車超載而被壓塌。但松花江上另一條百年大橋,是當年中東鐵路營運時建成的,卻至今通車而屹立不倒。這不是一個很強烈的對比嗎?

幾年前汶川大地震的時候,已經暴露了不少中小學校舍是“豆腐渣工程”,因地震倒塌而壓死眾多的中小學生。而更諷刺的是在學校校舍旁不遠的政府辦公大樓,卻完好而只有輕微損壞。豆腐渣工程的草菅人命,早已為海內外人士所詬病。今天洪水沖塌橋樑事件,再一次說明當地官員的失職。並没有在地震中汲取豆腐渣工程的教訓,繼續自欺欺人,造成震驚中外的悲劇。

雖說盤江大橋的倒塌是老橋新修存在隠患。但科學就是科學,如果老橋不是重修就可以使用,就應另建新橋;如果重修仍在科學驗證上並不過關,則寧可棄用而不應冒險。拿老百姓的生命財產當兒戲,是當地官員要負的重大責任。

現在各地仍流行着形象工程,只要表面好看便可以向上級領導邀功。過去建設上提倡“多快好省”,但許多政府部門都缺乏認真驗證一個“好”字。總在多快上下工夫。比如說,橋樑的車輛荷載的安全系數,我國規定為一點四0,低於美國的一點七五和英國的一點七三。但這一次出事的橋樑是否連這個較低的標準上都未達標,也是未知之數。

科學論證第一

有人不顧主客觀條件,總喜歡創造世界第一。最近,報道說準備從大連到煙台建造一條世界第一長的海底隧道。這條隧道全長一百二十三公里,建成之後,原來乘船通過這個渤海灣需要花七至八個小時,如果以高鐵來通過這條隧道,只需四十分鐘。

人們希望在交通上能够更好更快,有如此設想當然是好事。但我們希望這個設計的論證一定要做得十全十美。不要倉卒行事,好大喜功。人命不是鬧着玩的。往前的高鐵事故和塌橋事件,應該作為深刻的教訓汲取。好大喜功不是科學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