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早開放

曾鈺成

港珠澳大橋上星期二隆重舉行了開通儀式。主理港澳事務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儀式上致辭中說,港珠澳大橋建成開通,有利於三地人員交流和經貿往來,有利於促進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有利於提升珠三角地區綜合競爭力;對於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全面推進內地、香港、澳門互利合作具有重大意義。韓正說,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提供一流運營服務,進一步簡化審批流程、縮短通關時間。

特區政府2008年的研究報告估計,港珠澳大橋開通初期,車流量可達每天9,200至1.4萬架次;但上星期三大橋正式通車以來,每天行走大橋的車輛只有約二千架次,等於2008年估計的兩成。這樣的交通量,很難說得上對促進三地人員交流和經貿往來有甚麼「重大意義」。 Continue reading

深化改革

曾鈺成

在主持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前後,習近平訪問了珠海、清遠、深圳和廣州,提出要繼續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習近平說,實踐証明,改革開放道路是正確的,必須一以貫之、鍥而不舍、再接再厲。有些人對習近平在行程中沒有發表長篇講話表示覺得奇怪,甚至由此斷定習已對改革開放無話可說,或者不願多說。這些妄作評論的人,對習近平領導中國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所進行的工作以及取得的成就,懵然不知,或者故意視而不見。

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全面深化改革,並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由習近平親任組長。2018年3月,領導小組改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過去5年,領導小組和委員會一共開了四十多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三百多項改革建議,涉及經濟、生態文明、文化、司法、治安、教育、科技、醫療、農業、勞工、扶貧、安老等多個領域。這裏且舉幾個具體例子:構建綠色金融體系、建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的責任追究、領導幹部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國家高端智庫、保護濕地和海岸線、改革國家足球,等等。 Continue reading

令人驚詫

曾鈺成

行政長官主張填海造地,眾所周知;可是,施政報告宣布要填海1,700公頃的「明日大嶼」計劃,卻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連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也大感詫異。發展局局長解釋說,施政報告的草擬工作一開始,裏面的內容便要絕對保密。既要保密,就不能「放氣球」、「試水溫」,無法做好輿論準備,也無法評估公眾反應。計劃在施政報告公布後,建制派陣營還未來得及組織輿論為政府護航,社會上已掀起了一陣反對浪潮,強烈程度顯然超出了政府的預算。

施政報告公布的另一項突如其來的決定,是即將興建的公務員學院的選址。那是在觀塘一幅面積11,000平方米的「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在該址運作了多年的一家為殘疾人士提供技能培訓的「展亮技能發展中心」,突然要面臨關閉。中心的職員和家長事前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忽聞噩耗,錯愕徬徨之情可以想見。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同樣解釋說,由於施政報告內容保密,所以不能就收回該中心的土地作「大規模諮詢」。 Continue reading

眾矢之的

曾鈺成

港九新界目前共有66幅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總面積合共408公頃;其中27幅由24個私人體育會持有,總面積達340公頃,包括了佔地172公頃的屬於香港哥爾夫球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政府免地價或以象徵式地價把土地批給私人體育會所的政策,始於1969年。據歷史文件披露,這政策主要是為了照顧「中上流社會階層」和商界對體育康樂活動的需要。

時移世易,讓中上階層享有特權的公共政策,今天已很難為公眾接受。當土地供應短缺、很多基層家庭要居住在擠迫惡劣的環境的時候,由私人會所幾近無償地佔用了大片珍貴的土地,自然引起公眾不滿,當中佔地最大的粉嶺高爾夫球場,更成為眾矢之的。政府要推行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時,反對者便提出應先收回粉嶺高球場;施政報告提出「明日大嶼」大規模場海計劃,反對者同樣質問為甚麼不收回高球場作發展用途。如果政府對粉嶺高球場不採取任何行動,它必然成為其他土地發展計劃的阻力。 Continue reading

共享空間

曾鈺成

申訴專員公署調查發現,不少公共屋邨樓下的「空格位」,用鐵欄圍封,長期廢置,浪費了珍貴的空間。申訴專員促請房署善用這些「空格位」,例如可以闢用為「共享空間」。這令我想起新加坡組屋裏的void deck。

新加坡的組屋(見8月16、20及23日本欄),底層都不建住宅單位;除了樓梯、電梯以及供電供水等必需設施佔用的空間外,全部空間開放,叫做void deck(當地人都這麼叫,沒聽過有中文名稱)。這些空間,不會像香港公屋樓下的「空格位」那樣用鐵欄圍封起來,而是多功能的活動場地。 Continue reading

必也正名

茶客甲:施政報告說要燃點希望;「明日大嶼」燃點起來的,似乎是抗議多於希望。

茶客乙:「明日大嶼」是二、三十年後的大嶼,建成後的受益者,是現在的年輕人,可是許多年輕人卻出來反對。

茶客丙:反對的不僅是年輕人。那些出來說話的專家、教授,都是反對的多,環保團體和泛民政黨更不用說了。支持聲音就比較零星、軟弱。

甲:沒辦法,建制派還未弄清是甚麼一回事。連林鄭自己委任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也蒙在鼓裏;他們拿來徵詢市民意見的,還是填海1,000公頃的「東大嶼都會」,誰知施政報告突然推出1,700公頃的「明日大嶼」,小組聽也沒聽過,怎為政府護航? Continue reading

果斷慎行

曾鈺成

上星期我在本欄提出,對於一些在社會上爭論已久的問題,希望行政長官在今年的《施政報告》裏宣布政府的決定。這一點,行政長官是做到了:對大規模填海造地、公私營合作發展(重新定名為「土地共享」)、取消強積金對沖以至禁止電子煙等社會上有爭議的問題,行政長官都作了決定,在剛發表的《施政報告》裏公布了。

當然,爭論不會因為政府作了決定便立即停止。在推行政策的過程中,反對聲音仍會不絕於耳。像《施政報告》提出的「明日大嶼」大規模填海計劃,社會上不可能沒有反對意見,正如當年政府決定興建高鐵、赤鱲角機場以至地鐵系統的時候,社會上都有很強烈的反對聲音。直至人們感受到這些基建項目帶來的利益,反對意見才會靜止。 Continue reading

奇異歧義

曾鈺成

剛出爐的施政報告,以「堅定前行,燃點希望」為主題。報告的英文版把這兩句話翻譯為Striving Ahead,Rekindling Hope(相信是先有中文版,然後譯成英文)。這兩句話的譯法,似乎都有點問題。

首先,striving ahead所用的動詞strive,是努力奮鬥的意思,一般有兩個用法:或者後面放一個infinitive(「不定詞」),表示努力去做一件事,如strive to supply more land,努力提供更多土地;或者後面用介詞for帶出努力的目的,如strive for more land supply options,努力爭取更多土地供應辦法。至於striving ahead,我不敢說它錯,但這用法十分罕見。(我在網上找到一個例子,有人把「奮進」譯作striving ahead;那是來自內地的,不能當做英語流行用法。)再說,striving ahead即使說得通,也不能準確表達「堅定前行」的意思。我認為,或許用Forging Ahead會比較好一點(這說法在內文裏有使用)。 Continue reading

情況照舊

曾鈺成

對於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以及重啟政改這兩個政治議題,林鄭月娥在去年的《施政報告》裏沒有提出明確的計劃。她重申特區政府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又表示自己明白市民尤其是青年人對普選的訴求;但她強調,政府「須權衡輕重、謹慎行事」,「絕不能罔顧現實」,貿然推進。所以,她只能承諾,她會嘗試為處理這兩個問題創造有利的社會環境和氛圍。

怎樣可以創造有利於解決政治問題的環境和氛圍呢?不外是兩個方面:一是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和諧;二是政府與各派政治力量特別是反對派加強溝通,改善關係。人們都看到,在過去一年,林鄭和整個特區政府在這兩方面作了不少努力;但從創造解決政治問題的條件來看,這一年的成效怎樣呢?拿今天的局面跟一年前比較,社會環境和氛圍變好了嗎?凝聚社會共識的困難減少了嗎?解決政治問題的機會提高了嗎? Continue reading

一場慘勝

曾鈺成

在一片反對和抗議聲中,美國聯邦參議院以50票對48票通過卡瓦諾的大法官任命,卡瓦諾正式宣誓成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說,這次大法官任命投票是「司法獨立的勝利」;「司法維護人民的權利,國會維護了司法獨立」。但少數黨(民主黨)領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卻說,這是「參議院、司法系統以至全國最悲傷的一日」。

卡瓦諾的任命引起爭議,是因為女教授福特指稱讀中學時曾被他性侵,其後再有兩名女子指控他在大學時行為不檢。由於有手持關鍵票的共和黨議員提出要求,特朗普被迫命令聯邦調查局再次對卡瓦諾進行背景調查。共和黨人認為調查結果證明對卡瓦諾的指控查無實據,於是投票支持任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