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答允

曾鈺成

政府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的決定,並未令所有反對政府的活動平靜下來。部分反對人士提出「五大訴求」,即撤回修訂條例草案、收回暴動定性、釋放在衝突中的被捕者並撤銷所有控罪、設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濫權,以及林鄭下台。他們揚言,不達訴求,抗爭不止。

Continue reading

首項裁決

曾鈺成

曾蔭權宣布10項紓困措施的時候,正值新一屆立法會選舉開始。曾蔭權可能以為,政府在這個時候「派糖」,可以爭取民心,對建制派候選人有幫助。殊不知選舉政治並非那麼簡單:反對派一定抨擊政府的紓困力度不夠,承諾為選民爭取更多;於是建制派不能不同樣提出更多要求,你追我趕,價愈叫愈高,沒有人滿足於政府的「小恩小惠」。

Continue reading

圍爐取暖

曾鈺成

今年3月,經朋友介紹,我會見了一位來香港訪問的牛津大學布拉瓦尼克政府學院(Blavatnik School of Government)的學者,談話中扯到英國脫鈎問題。當時不少人猜測,英國政府有可能進行第二次脫鈎公投。我問這位學者,如果真的有第二次公投,結果會不會是反對脫鈎的人佔了多數?她想了一會,回答說:「我知道我會投反對票,就如上次一樣。我周圍的人很多也會投反對票。可是,公投的結果將會怎樣,我不敢說,因為我沒法估計有多少人會投贊成票。『迴音室效應』令我們只知道跟我們意見相同的圈子裡的人的看法,不知道這圈子以外的人想甚麼。」

Continue reading

無理反對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人說,中國內地的法治水平低,被檢控的人沒有保證得到公平審訊,所以不可以向內地移交逃犯,一個也不能移交。這道理怎可能成立呢?一個地方被指「法治水平低」,在這個地方犯了罪的人如果逃了出來,就應該逍遙法外了嗎? Continue reading

一擲千金

施政報告發表翌日,我主持了第一次行政長官答問會。除了梁國雄抓住曾蔭權讀錯字不停發言嘲笑,要我多次制止之外,會議進程尚算順利;行政長官一共回答了18位議員的提問。在答問過程中,批評曾蔭權最嚴厲的一句話,竟然出自平時對政府十分支持的民建聯主席譚耀宗。 Continue reading

抗爭文化

我處理社民連三名議員大鬧會議廳的表現,惹來一片劣評。有報道說政府內部對我沒管好會議紀律十分不滿;有評論說我一坐上主席位置,便被「玩殘」了;議員當中,除了一兩位建制派朋友出於道義為我美言幾句,其他都異口同聲對我的能力表示質疑。有議員批評我容許長毛對着行政長官罵足數分鐘不予制止;有議員指我怯場,不能掌握會議節奏;有議員認為換了是前任主席范太,早就宣布暫停會議,不會讓議員在鏡頭前胡鬧。 Continue reading

反中亂港

香港亂,對美國有好處嗎?從眼前的現實來看,香港維持穩定繁榮,對美國應該是有好處的。美國在香港有龐大的經濟利益:香港美國商會是美國在海外最大的商會之一,也是香港最大的外國商會;香港有超過 1200 家美國公司,其中 800 家以上把總部或區域中心設在香港。香港的美國領事館全球規模最大、人員最多,足見美國政府對香港的重視。香港要亂起來,不但在香港的美國商人利益會受損害,美國在香港各方面的活動空間也必然要受影響。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