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要求

曾鈺成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上星期的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宣布了特區政府的5項立法計劃,其中第一項是立法訂明公職人員宣誓要求。她特別指出,特區政府認為區議員理應屬於須依法宣誓的公職人員,因此會修訂法例,落實區議員須宣誓的要求和相關安排。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了若干公職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條文列出的公職人員應宣誓的方式以及不依法宣誓的後果,《宣誓及聲明條例》(香港法例第11章)作了規定。由於第一百零四條沒有提及區議員,所以法律一直沒有規定區議員須宣誓。但是,在區議會選舉中,所有候選人都依法簽署了聲明,承諾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所以,「擁護」和「效忠」其實也是所有區議員應該遵守的承諾。

《香港國安法》去年6月30日開始實施,其中第六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在參選或者就任公職時應當依法簽署文件確認或者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修訂有關法律,把區議員納入須依法宣誓的公職人員範圍,符合《香港國安法》的要求,也如林鄭指出,「 符合『一國兩制』的憲制秩序,體現愛國愛港者治港的天經地義」。

區議會雖屬於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但區議員領取由公帑支付的薪津、開設有公帑資助的辦事處、使用公帑舉辦公眾活動;他們毫無疑問是「公職人員」。如果他們以公職人員的身份,做出違反「一國兩制」憲制秩序的行為,例如在區議會會議上宣揚「港獨」,或者在他們的議員辦事處張貼「港獨」的標誌和派發「港獨」的宣傳品,為害當然要比普通市民做同樣的事情嚴重得多。公職人員有這類行為,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容許。立法規定區議員宣誓,就是要他們作出「擁護」和「效忠」的莊嚴承諾,不得從事與公職人員身份不相稱的行為。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2016年對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擁護」和「效忠」不但是宣誓必須包含的法定內容,也是參選或者出任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宣誓⼈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的行為,須依法承擔法律責任。這次立法,除了要規定區議員須宣誓外,還應訂明違反誓言的後果。(完)

國產疫苗

 曾鈺成

特區政府去年12月宣布,已預購科興、BioNTech 和阿斯利康 3家公司研製的新冠肺炎疫苗,合共2250萬劑。政府表示,有關各款疫苗的資訊公開透明,供市民選擇接種。

但目前情況,疫苗供應未如先前估計樂觀。原本預計今年1月可以供港的科興疫苗,由於未有第三期臨床試驗數據,須要延遲供港。另一方面,原定今年6月抵港的阿斯利康疫苗也出現變數:歐盟因阿斯利康疫苗減少供應,和英國發生爭執;英國說阿斯利康是英國公司,供應疫苗要「英國優先」,歐盟隨即宣布可能限制區內生產的疫苗出口(阿斯利康有疫苗工廠設在比利時),這可能會影響疫苗對香港的供應。

現在知道最早可以供港的是 BioNTech。BioNTech 疫苗日前已獲特區政府批准緊急使用,成為第一款可在香港使用的新冠肺炎疫苗。在其他疫苗抵港並獲批准使用前,BioNTech 是市民的唯一選擇。由於 BioNTech 疫苗要在零下70度儲存,須由有特殊設備的接種中心處理,不能分發到私家醫生的診所,這增加了接種安排的麻煩,影響了市民接種的方便。

同時,相對於其他疫苗,BioNTech 的副作用最令人擔心。它使用的 mRNA 是嶄新的疫苗科技;雖然專家告訴我們,有嚴格的科學研究保證 mRNA 對人體的安全,但也有醫學界人士警告,由於這種疫苗的研發時間尚短,它對人體的長期影響其實無法準確認知。這款疫苗在挪威使用時,又發生了多宗長者接種後死亡的個案;雖然當地的報告說死亡跟接種沒有關係,但情況不能不影響人們對疫苗安全的信心。

由於這種種原因,最新的民意調查發現,香港市民願意接種新冠疫苗的比率明顯下降。接種任何新的疫苗,始終帶有風險;用強制或者獎勵的辦法(有人建議給接種者派錢)試圖提高市民的接種率,並不可取,甚至是不道德的。但是,如果接種人數太少,便起不到集體防疫的作用,疫情難望遏止。

為今之計,特區政府除了要繼續加強和改善抗疫防疫措施之外,還應考慮提早使用國產疫苗。在中央支持下,國產疫苗的供應比外國疫苗有保證得多。國產疫苗雖然未能提供特區政府專家顧問要求的全部數據,但疫苗在內地和其他多個國家已批准使用,並證明安全有效;特區政府完全可以按照本港法律批准使用。香港起碼有一部分市民對國產疫苗有信心,願意接種。(完)

抗疫一年

曾鈺成

香港自一年前出現首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以來,爆發了4波疫情,一波比一波嚴重,至今累計確診人數已超過一萬。市民生活無法回復正常,經濟活動不斷遭受打擊;飲食、旅遊、美容、酒吧、健身、娛樂等多個行業沒法持續經營;失業率攀升至多年最高。最令人沮喪的是看不到困境的盡頭:在特區政府「張弛有度」的抗疫政策下,疫情一波接一波爆發成為規律,即使暫時得到舒緩,市民也只是忐忑地等待更凌厲的下一波到來。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去年11月發表的施政報告談到抗疫,承諾特區政府「力爭在得到廣大市民的支持和配合下達至『清零』,期望可早日符合恢復(粵港)兩地人員往來的目標。」話音剛落,第四波疫情惡化,單日新增確診個案破百。兩個月過去,疫情未見減退,行政長官說的「達至清零」和「恢復兩地人員往來」,成為遙不可及的奢望。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日前在電台節目聲稱,「每一波疫情的經驗都令政府改善防疫策略」;她承認「某些措施可以思考得更周詳,例如年宵花市安排,以及去年7月禁止午市堂食」。其實出了問題的措施,何止年宵花市安排和禁止午市堂食?思慮不周、搖擺不定似乎是政府抗疫決策的常態。所謂「每一波疫情的經驗都令政府改善防疫策略」,只能解讀為政府的策略永遠落後於疫情的發展。

問題出在特區政府的抗疫決策機制。事實說明,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領導的「跨部門抗疫督導委員會暨指揮中心」,並不能發揮抗疫作戰中心的作用。這個中心有把各部門統籌起來嗎?它和決定各項抗疫措施的行政會議是什麼關係?它掌握準確的科學知識和專家意見嗎?為什麼一些重要決策如入境海員豁免檢疫隔離,專家毫不知情?它了解各行業的處境以及他們抗疫防疫可採取的措施嗎?聽到不同的業界投訴他們的積極建議被漠視嗎?這個中心是以戰鬥狀態運作的嗎?多久召開一次會議?

外國的情況說明,即使有了疫苗,疫情仍不可能即時受控。抗疫這場仗還要打多久,沒有人說得準。政府必須建立一個有專家和有關部門首長參與、有決策能力、密切聯繫社會、保持戰鬥狀態的作戰中心,統領抗疫防疫、振興經濟以及各類社交活動的調控。如果仍固步自封,廣大市民要受的折磨將沒完沒了,愈來愈痛。(完)

得不償失

曾鈺成

2012年開始實行的長者和殘疾人士「二元乘車優惠計劃」,讓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可以用長者八達通卡或者個人八達通卡,以每程二元收費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政府向營辦商發還票價差額。

政府最近宣布,這項優惠計劃明年可擴展至60至64歲的巿民。但政府同時宣布,享用這優惠計劃的市民必須申領和使用一張「特定個人八達通卡」。這張專門為防止濫用優惠計劃而設的新卡,上面印有持卡人照片,不同於已在使用中的個人八達通卡。新卡仍在設計中,相關的硬件和軟件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備妥。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解釋說,隨着人口高齡化,二元優惠計劃的公帑開支持續增加;濫用優惠的情況令政府的財政壓力更加沉重;「若不打擊濫用情況, 長遠而言 ,每年(因濫用而增加的公帑開支)可能以億元計。」

政府委託的顧問公司對優惠計劃進行了全面檢討。顧問報告列出3種「濫用和誤用」的情況:一、不合資格的乘客使用優惠計劃;二、受惠人士不當使用優惠(主要是「長車短搭」和不使用分段票價);三、營辦商偽造長者乘客人次騙取票價補貼。使用特定個人卡的規定只針對第一種濫用,即不合資格的乘客非法使用長者八達通卡。

這濫用問題究竟有多嚴重呢?根據2017至18年進行的一項調查,使用優惠計劃的13萬人次中,濫用個案只有144宗,佔調查對象的 0.11%。2017年政府用於優惠計劃的開支為11億元,如果濫用招致的開支佔 0.11%,即是一百餘萬。顧問報告認為,濫用率實際上會比調查發現嚴重,可能在2%與2.5%之間。但即使高至2.5%,也只等如二千多萬。顧問報告估計,優惠計劃開支到2026年將增至32億,2031年增至47億;如果濫用率維持在2.5%,政府到2026年可能要多付8千萬,2031年多付1億元。

使用特定個人卡可以讓檢查人員較易識破冒充長者騙取乘車優惠,但不可能完全杜絕濫用。顧問報告指出,即使有最嚴格的檢查和執法,「逃票」的情況仍會發生。強制使用特定個人卡,只可以為政府省回由濫用所招致開支的一部分,且可能只是一小部分。

二元優惠計劃的開支,每年增幅超過一成,主要是由於人口高齡化。為要節省其中的不足2.5%,而要所有受惠者申領特定個人八達通卡,政府要增加行政和財務負擔,長者要增加不少麻煩,會否得不償失?(完)

孰令致之

曾鈺成

為要阻撓美國國會確認拜登當選總統,特朗普煽動支持者衝擊國會,釀成暴力衝突,5人死亡,數十人被捕。西方國家的領袖紛紛對事件表示震驚、憤怒、悲傷、困擾、痛心。他們本來以為,選舉結果引致暴力衝突這樣的事情,只有在民主制度不成熟的第三世界國家才會發生,沒想到竟會發生在他們一貫奉為「民主燈塔」的美國。兩度獲普立茲新聞獎的《紐約時報》記者紀思道 (Nicholas Kristof)寫道:「週三是美國歷史上一個恐怖而又可恥的時刻。我曾經報導過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未遂政變,現在終於在美國也報導了這樣的事。」西方世界認為,他們的「民主制度」最大的優勢,在於通過定期的選舉實現政權和平交接。如果美國這次事件成為以暴力推翻選舉結果的先例,「民主制度」便可能崩潰。

美國輿論一致把矛頭指向特朗普,認定他是這場「恐怖而可恥」事件的罪魁禍首,是破壞民主的元凶。《紐約時報》發表編輯部評論,指特朗普要為事件負責,應接受彈劾或刑事檢控。多名國會議員,包括共和黨議員,認為特朗普不適宜繼續當總統,要求立即把他罷免。

可是,特朗普對「民主制度」的破壞,豈只叫支持者衝擊國會?拜登說,特朗普在任四年,「一直蔑視美國的民主、憲法和法治」。著名經濟學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明說,「(特朗普團夥)四年來所犯的罪行必須追究——特朗普的盟友和同夥從事犯罪勾當,還有人會懷疑嗎?」美國傳媒不斷揭露特朗普說謊成性,指他靠「謊言治國」;有人統計他四年來一共說了超過20,000個謊話。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是特朗普的家常便飯;他任意踐踏法紀,藐視文明社會的道德規範,眾所周知;在他四年前競選總統時已暴露無遺。問題是:這樣惡劣的一個人,竟然當選美國總統;用他的無賴手段管治了四年,依然得到近半數選民支持,差點成功連任。他選輸了不認輸,不斷提出毫無根據的「選舉舞弊」指控,竟然有很多人附和,到最後關頭仍有國會議員陪他胡鬧,要推翻選舉結果,令他以為向國會施壓可以得逞。事到如此,孰令致之?

出了特朗普這個總統,是美國的不幸,也是西方世界的不幸。但這只是特朗普一個人的問題嗎?只是美國人民偶然不慎選錯了人嗎?制度出了什麼問題?美國出了什麼問題?西方世界出了什麼問題?(完)

科學抗疫

曾鈺成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世界各地都禁止大型聚會;許多習慣在每年除夕舉行的公眾慶祝活動,不是取消,就是規模縮至最小,或者改在網上舉行。不過,全世界人民都會覺得送走2020年是值得慶祝的事;把瘟疫和2020年一起送走,更是人們共同的新年願望。要達成這個願望,一靠科學,二靠齊心。

全世界在過去一年的抗疫經驗,充分說明科學的成就和它的重要性。在和新冠病毒搏鬥的過程中,人類對這病毒的特性和傳播方式已掌握了準確的認識,對感染病毒的預防、檢測和治療,已找到了有效的辦法;在不足一年的時間裡,已研發出幾種不同的疫苗。人類今天科學發達的水平,足以保證人類打贏抗疫這場仗。

從制定抗疫防疫政策到即將開展的疫苗接種,都必須依靠科學,排除任何狂妄、迷信和偏見。我們看到,有些國家疫情惡性失控,並不是因為他們的科學水平落後,而是因為當權者不尊重科學:面對疫情,當權者不是以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堅持科學抗疫,保障人民安全;他們或自以為是,不講科學;或以政治為先, 讓政治凌駕科學,甚至一切從個人的政治圖謀出發,拿疫情作為玩弄政治的工具。疫情失控,是科學對他們的懲罰。

香港第四波疫情剛爆發時,中國抗疫專家鍾南山院士關切地指出,香港需要進行新冠病毒全民核酸檢測,及時把患者和健康人群分開,切斷感染源。特區政府對這忠告置若罔聞;其後在陸續指定若干強制檢測群組時,又顯得被動、倉卒、粗疏。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說,她親自領導的跨部門抗疫督導委員會暨指揮中心,「每一個決定都是基於科學、專家意見和掌握的資訊,從沒有滲入任何政治考慮」。這說法似乎未能從當局的抗疫表現中得到驗證,令市民對當局抗疫能力的信心大打折扣。

這連繫到抗疫成功的第二個要素:市民大眾要齊心。大眾齊心的重要性,專家和官員們都經常掛在嘴邊。即使制定了最有效的規例、採取了最嚴密的監督,如果市民不是一條心,人人自覺地遵守當局的規定,聽從專家的指引,抗疫這場仗是打不贏的。要大眾齊心,首先看領導。市民對政府越有信心,便越願意在政府的領導下團結一致;反之,如果在市民眼中,政府決策搖擺不定、執行紕漏百出,便很難期望政府的決定獲得市民齊心支持。(完)

憲制基礎

曾鈺成

去年十月,「反修例」暴力事件仍不斷發生,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香港面對危害公安的情況,決定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條例」)訂立《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泛民議員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原訟庭去年十一月裁定,緊急條例和禁蒙面法各有部分條文不符合基本法,特區政府上訴。今年四月上訴庭裁定政府部分上訴得直;與訟雙方各自上訴至終審法院。上星期一終審法院頒下判詞,裁定緊急條例和禁蒙面法都符合基本法,特區政府「終極勝訴」。

對於原訟庭去年裁定緊急條例不符合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法工委」)表示「嚴重關切」。法工委發言人指出,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無權作出判斷和決定。發言人認為,原訟庭的判決嚴重削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應有的管治權,不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的規定。

數月前,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發表文章,認為香港的司法機關急需改革。他特別舉出高等法院法官對緊急條例和禁蒙面法的裁決為例,批評法官判案時擅自決定香港的憲制秩序,「把自己抬高到全國人大的位置」。

烈顯倫的批評很有道理。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時,香港原有法律除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宣布為同本法抵觸者外,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1997年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以上規定,對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的原有法律作出決定。按照這決定,緊急條例採用為特區法律。即是說,人大常委會已確認了緊急條例符合基本法。高等法院法官裁定緊急條例不符合基本法,等如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威,挑戰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的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這是為什麼烈顯倫批評法官「把自己抬高到全國人大的位置」。

終審法院的判詞肯定了緊急條例符合基本法。判詞也提及人大常委會1997年2月的決定沒有認為緊急條例違反基本法;但是,終審法院並沒有直接指出原訟庭挑戰人大常委會決定是違憲的錯誤。烈顯倫的批評,未有獲得司法機關重視。(完)

如何清零

曾鈺成

政府認為,如果實行新冠病毒全民檢測(「全檢」),必須以「居家令」配合,即在檢測期間要強制所有人留在家中不准外出;否則測得陰性結果的人便有可能接觸到傳播者而受感染,令先前的檢測等如白費。政府更指出,要完成一次全檢,起碼要幾個星期;全港強制居家幾個星期,市民承受不了,商戶也承受不了。這是政府認為全檢不可行的理據。關鍵的問題是:不實施居家令,全檢是否便沒有作用,或者作用削弱至沒有意義?

試設想現在推行強制性全民檢測,立法規定全港居民要在指定的時間內最少做一次新冠病毒檢測。全檢期間不實行居家令,但採取最嚴格的防疫措施,包括強制戴口罩和對各種營業場所和活動場地的管制。這些措施可有效減低病毒傳播的機會。全檢裡出現的陽性個案,一經確診,就像現在發現的確診個案一樣,立即隔離、治療,並追踪緊密接觸者,給予適當處理。

這情況和今年9月政府推行「普及社區檢測」(「普檢」)相似。普檢期間並沒有實行居家令,那普檢是不是白費了呢?政府既然肯定普檢有用,怎麼可以說全民檢測沒有居家令便沒用了呢?況且全檢和普檢還有兩點不一樣:一是普檢進行時正值疫情比較緩和,政府的防疫措施相對寬鬆;在實行全檢時,防疫措施可收至最緊。二是普檢中只有大約兩成人口接受了檢測,而全檢的目標是「全民」。專家指出,受檢的人愈多,效果愈大;如果普檢有用,全檢的效用當然更大。

不實行居家令,病毒在社區傳播的機會不能減至零;但嚴格的防疫措施可以把傳播的機會減至最低。尤其是如果每個市民都注意做足防護措施: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勤洗手(這造成的不便遠不如居家令),那就可以避免受感染,包括檢測後受感染。在此同時,受檢測的人不斷增加,隱形傳播者不斷被發現、隔離,檢測後受感染的可能性隨而不斷下降,直至全檢完成。

餘下還有兩個問題。第一,特區政府有沒有能力在一段不太長的時間(例如一個月)內,給全港市民做一次檢測?有中央政府的支持和上次普測的經驗,相信這是做得到的。第二,特區政府有沒有能力把「外防輸入」真的做到滴水不漏?如果做得到,便沒有人可以說「這邊做全民檢測,那邊又把病毒放進來」。這樣,香港便有機會「清零」、「保零」,戰勝疫情。(完)

檢測漏洞

曾鈺成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一再強調,世界衞生組織認為病毒檢測是抗疫的關鍵。她說,特區政府希望做到「須檢必檢」、「應檢盡檢」和「願檢盡檢」;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醫院管理局和衞生署維持每天19 000至20 000個的檢測能力,而通過引進大型的化驗公司,香港私營機構的檢測能力達到每天100 000個。她呼籲屬於必須進行病毒檢測,或者因為從事的行業而應該接受檢測的市民,盡快接受檢測;又呼籲市民如有感染病徵,或者曾經接觸過感染群組或到過有關地方,要第一時間去做檢測,令整個社會做到「早發現、早隔離、早治療」。

檢測要有可靠的結果,必須有正確的採樣方法。不論是採集深喉唾液抑或用拭子採樣,都有一定的要求:前者在採樣前 2 小時內不可飲食、漱口或刷牙,樣本必須是來自咽喉的唾液;後者要將採樣棒探入喉嚨或鼻腔的適當位置轉幾個圈,過程會頗難受。大量的檢測,是由市民領取樣本收集包,自行採集樣本送交檢測機構。如果採樣時沒有嚴格按照規定,檢測結果便可能是「假陰性」。

政府專家顧問袁國勇日前到機場了解入境人士用深喉唾液接受病毒檢測的情況,發現很多人不知道收集深喉唾液前2小時不可進食,而樣本份量不足亦會影響檢測的準確性。先前已有議員指出,機場的病毒檢測不夠嚴謹,成為「外防輸入」的一大漏洞:由入境人士自行收集深喉唾液樣本,除了有袁國勇指出的問題外,有些人還會因態度欠認真而收集不到有效的樣本。

這是一直存在的漏洞;政府現在終於願意正視,採取措施補救。當局宣布,從本月15日起,改為派專人到機場為抵港人士採集鼻咽及咽喉合併拭子樣本。這肯定可以大大提高病毒檢測的可靠性。但機場檢測漏洞已發現多時,為甚麼拖了這麼久才處理呢?有說法指是因為負責檢測的衞生署人手不足,無法派出專人執行採樣工作。如果是這樣,新安排的人手從何而來,調派了這些人手到機場又會否影響其他方面的防疫工作,政府未有交代。還有,從機場入境的人士,在機場禁區的樣本採集中心採樣後,須留在中心等候檢測結果;近期抵港的旅客等候時間長達12小時以上。改由專人用拭子採樣後,是否要增加一段輪候採樣的時間,令旅客留在機場的時間更長?(完)

嚴控填海

曾鈺成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經過8小時審議,通過「明日大嶼」中部水域人工島前期研究的撥款申請。討論中有議員問,「明日大嶼」填海計劃會否被中央政府叫停,發展局局長黃偉綸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說:「內地就填海有嚴謹要求,香港同樣審慎。」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月前接受傳媒訪問時,回應有關在內地水域填海造地協助香港解決土地房屋問題的建議。她表示未聽過中央說會這樣做,認為這會破壞中央政策;她指出:「你看一下國家海洋局的政策文件;填海現在幾乎是不用想,因為習近平主席表明保育很重要。」

事實確是這樣。2017年7月,國家海洋局聯同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土資源部,發出《圍填海管控辦法》的通知,提出多項嚴格管控圍填海的措施。2018年1月,國家海洋局在北京召開圍填海情況新聞發布會,宣布將採取「十個一律」和「三個強化」的「史上最嚴圍填海管控措施」。「十個一律」包括一律禁止通過圍填海進行商業地產開發,一律不批非涉及國計民生的建設項目填海。「三個強化」是強化生態修復、強化項目用海需求審查以及強化圍填海日常監管。

2018年7月,國務院發出「關於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提出要嚴控新增圍填海造地項目和嚴格審批程序;除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全面停止新增圍填海項目審批。通知規定,未經批准或騙取批准的圍填海項目,由相關部門嚴肅查處,責令恢復海域原狀,依法從重處罰。今年2月,深圳市頒布《深圳經濟特區海域使用管理條例》,規定除國家批准建設的重大項目外,全面禁止圍填海。

有記者問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內地水域不能填海,為甚麼香港水域可以?林鄭回應說,香港的獨有情況與內地不同,「不應一刀切」。她指出,特區政府不能發展郊野公園或濕地,又不能收回有作業的土地,填海就是提供土地的可行選項之一。今年的《施政報告》說,在眾多土地供應選項中,「明日大嶼願景」規模最大、可提供的土地最多。《施政報告》又列舉了「明日大嶼願景」人工島填海的多方面好處,並指出項目會為香港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

填海造地可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這是無可置疑的,否則內地沿海省份和城市先前便不會大量填海、過量填海,令中央政府要制定保護海洋資源、嚴格管控填海的政策措施。在香港水域進行大規模填海,會不會破壞國家的海洋資源,違反國家的環保政策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