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霸道真面目,盡在追捕斯諾登﹗

近日,世界上没有一個人,像斯諾登一樣,因“爆料”而一舉成名。其知名度遠超過一些國的首腦,連續幾個月都成為國際新聞頭條而他不過是美國情報部門的一個小小的特工。

記得古希腊先哲阿基得曾說過,如果給他在地球外有一個立足點和一支够長的杠杆,可以動這個地球。現在斯諾登並不在球之外,而是在地球之說出真相,已經把全世界閙翻。但這都是得拜美國的霸權主義發揮得淋漓盡致所賜。

美國的霸權主義,目空一切,視世界序和他國主權為無物,早已臭名遠播。這一次為了追捕斯諾登,居然再一次踐踏國際公約,侵犯他國主權。

斯諾登滯留俄羅斯機場多日,美國有形無形地向俄施壓,使俄國不敢貿貿然接斯諾登政治庇護。斯諾登向二十一個國家申請政治庇護,不少國家都懾於美國的威迫利誘,不敢接受。

最離譜的是玻利維亞總統到俄羅斯出席天然氣峰會,回國時專機在飛過歐洲若干國家上空時,由於美國懷疑斯諾登在專機上,暗示法國、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國拒絶飛越領空專機被迫在奧地利維也納機場降落加油。而奧國政府官員又居然登機查看斯諾登是否在專機上。

利維亞當局十分憤怒,認為總統莫拉萊猶如在官式訪問中被綁架,並聲言要聯合國投訴。

美國對香港施加壓力

香港因為依法讓斯諾登出境,也受到美國施加壓力。美國總領事楊甦棣聲稱,港美關係因此將受“嚴重影響”。傳聞港美有關免簽證的入境旅遊的談判會受挫。

南美洲本來有幾個反對美國霸權的國家,可能對斯諾登進行政治庇護,比如厄瓜多爾。但它們權衡利害,仍在游移不決之中。最新的消息是,委內瑞拉等三國願意為斯諾登提供政治庇護。但如何能從俄羅斯飛抵南美洲,而不至如玻利維亞總統那樣,機被迫降落,還是未之數。

美國所以不惜一切要把斯諾登抓到手,就是美國情報部門在全球範圍進行的代號為“稜鏡”的監聽計劃,公然侵犯各國政府和個人的私隠,已經引起公憤。如果斯諾登還再爆出些什麼更驚人的內容,影響更嚴重。因此不惜撕破面皮,向各國施壓一是希望把斯諾登擒拿到手,二是希望他禁聲而不“爆料”。

美國一向高唱人權,認為它就是世界自由民主典範。想不到這個全球監控,暴露了它的真面目。既是對美國和世界人民私隠和自由的侵犯,也及它和各國特別是歐洲國家的好關係。難怪德國總理默克爾首先發難,表示將與美國總統奧巴馬討論網絡監控問題。司法部長施納綸貝格也已函美國司法部長,表示關此事。耳其和南非政府也讉責這是對基本人權的侵犯。歐盟司法委員等也紛紛表態表示關注,拉國家阿根廷等更紛紛加以抨擊。

美國的霸權主義登峰造極

諾登事件戳破了美國所謂維護人權和提倡自由民主的真面目,揭露了美國把人權問題高唱入雲的雙重標準。

近年,美國一直高調地對中國的所謂黑客攻擊進行指責。甚至在雙方首腦對話時也將之作為議題之一。好像美國處於正義的一方,而中國則是黑客攻擊的被告似的。現在好了,事實剛好相反。美國不僅大規模攻擊中國的網絡,還大量進攻他的盟友特別是歐盟諸國。

斯諾登事件的震撼,不僅在於暴露了美國侵犯他國和人民的私隠,不僅在於追捕斯諾登時的霸氣,而是把美國從它所標榜的一向是世界民主自由的典範一向處於維護人權的道德高地偽善寶座給拉了下來。假的就是假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認識美國偽善的真面目和對人權問題的雙重標準;認識美國主義已經發展到何等登峰造極的地步。從這個角度來看,斯諾登是立了一大功

電郵﹕hmng@puikiu.edu.hk

埃軍推翻民選總統與美有關 吳康民

埃及民選總統穆爾西,被軍方勢力推翻。並宣佈暫停行使憲法,由首席法官替代總統職務。

穆爾西是埃及第一個一人一票選出的總統。但上任只有一年,“槍杆子”要他下台便得下台。而這個埃及的軍方,是每年接受美國公開提供十三億美元的援助,幕後交易和供應軍則是未知之數。

一人一票並非萬靈藥方

美國需要埃及作為重要盟友,除了它的地理位置重要,更是美國操縱中東局勢的橋頭堡。

埃及既是一個非洲國家,但又有一部分土位於亞洲西南角的西奈半島,地理形勢十分險要。加上地扼蘇伊士運河,影響國際交通運輸大局。歷來西方大國特別是英美兩國,先後都極力要影響或控制埃及。尤以美國手之深,於今為烈。埃及政局的動盪,背後必有美國的影子。

埃及歷經三位軍方強人擔任總統。一九四年納塞爾首任總統,並於一九五六年宣布收回蘇伊士運河,挫敗英法聯軍的入侵,聲勢大振。擔任總統十六年,直至一五七0年病逝。往後同樣是軍人的薩達特繼任,一九八一年身亡。穆巴拉克再繼位,其強人統治長達近三十年,直至前年被推翻為止。

經過軍人直接控制五十多年,到了去年方有穆爾西由民選勝出擔任總統。

穆爾西上台不足一年,全國又爆發大規模示威,軍方拒絶支持穆爾西,埃及面臨內戰邊緣。局勢的混沌,令人眼花暸亂。終於民選也不濟事,穆爾西被軍人壓迫倒台。

埃及局勢的演變,說明一人一票選出的總統的位子也不一定坐得穏的。按理,民主政治應該是讓領導人完成任期,再經過選舉決定其去留。如果有特殊情況,需要罷免總統,也要通過憲法程序辦理。現在由軍方以武力迫使總統下台並加軟禁,實際上就是一個軍事政變。

霸權主義愈演愈烈

美國人對此事又是雙重標準它並不敢指出這是一個軍事政變如果說是政變,由軍人武力迫總統下台,那麼美國難辭其咎。為美國長期影響埃及軍方,並公開給予經濟援,但卻公開推翻一個民選政府,與號稱民主自由國家典範的美國模式便大相庭。這是當前美國對埃及局勢公開表態的為難之處。

觀察家指出,穆爾西所屬的政黨穆斯林兄弟會,為美國所不喜。又據說此伊斯蘭組織,較為親近伊朗,更遭美國之大忌。因此也許是美國暗中支使軍方將其推翻。

但美國出爾反爾,既支持埃及走民主選舉道路,又指使軍方發動政變。這是一項在國際政壇上不能自圓其說的醜劇,並與不久前不顧國際公法迫降玻利維亞總統專機一事相“輝映”。

美國近年來的霸權主義,越來越猖狂,一切從自己的利益出發,干預別國內政,越來越露骨。過去以莫須有藏有殺傷力武器的罪名,入侵伊拉克,又以捕捉恐怖分子為由,多次入侵巴基斯坦領空,射殺無辜平民。至於其他違反國際法則,侵犯人權的事例,罄竹難書。而只有它對他國人權問題說三道四,而從不檢討自己違反人權的事例。當前是時候來揭露美國在國際活動中持雙重標準的時候了。

林鄭月娥不是共產黨﹗

現在香港興起一股對政壇人物“抺紅”之風。梁振英競選行政長官以來,就傳聞他是地下共產黨員。雖然他一再否認,但樹欲靜而風不止。人們的根據就是他在回歸前曾任基本法起草的咨詢委員會的秘書長。我曾著文說“咨委會”的秘書長重要還是正副主任重要?當年安子介擔任主任,羅德丞等擔任副主任,這些人會是共產黨嗎?

現在“抺紅”之風又蔓延到大學校園,黃玉山被選任公開大學校長,又被“疑似”共產黨。看來,白色恐怖之風在吹,還吹得很勁呢。當然,香港不可能把“疑似”共產黨人拉去殺頭或拘禁,但是,作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轄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卻公開渲染“恐共病”,似乎一被“抺紅”,政治生命也就受到影響,腰板便挺不直了。

當然,中國共產黨現在是執政黨,在黨內一部分黨員中滋長一股貪腐奢侈之風。侵犯人權、脫離群眾的事兒也不是個別的,因而在香港和海外的形象不是太好。加上反共分子的渲染和誇大,在香港的確流行着一種恐共病。

林鄭載着大眾的期望

最近,本報社論﹕《林鄭月娥盛載着市民對政府的期望》,對這位司長評價甚高。說“林鄭月娥的角色和職能,已經超乎她個人的聲譽甚至榮辱,而是盛載着市民對政府穏重,能力、信心、以至希望的期望”。如此高的評價,當然包括港人並没有人“抺紅”林鄭月娥的因素在內。

我也十分肯定林鄭月娥司長在任一年的表現。對她面對傳媒的應對也表示欣賞。

也許林鄭月娥在政府中舉足輕重。所以反對派頭目陳方安生便又出來挑撥離間。暗示林鄭並非梁振英的核心人物,應該辭職,以威脅梁班子的穏定。此人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說林鄭“功高震主”,我卻並不覺得。林鄭出場處理問題應付詢問,極有分寸,並無表現出任何霸氣。與當年陳方安生和董建華相處時的表現大相徑庭。那時候的陳太,的確十分囂張,功高震主,決不可與林太同日而語。陳太今天的說法,只是“夫子自道”而已。

林鄭没有左派淵源

林鄭在社會上獲得高聲望,當然與她的能力和表現有直接關係,但也與她没有“左派”淵源和色彩有關。如果換一位也與她有一樣的能力和表現的人,但出身、背景沾上左派或“紅色”關係的,恐怕反對派也會借助傳媒的力量,抓住一些鷄毛蒜皮的事加以攻擊了。

林鄭月娥是“幸運”的,她從來没有和左派沾上邊,她出道就在公務員隊伍當中。過去共產黨講究“根正苗紅”,用人首重出身和經歷,(現在不再強調了),而林鄭在香港從政的歷史,卻可說是根正苗“白”了。

不過,過去內地左的一套,憑“根正苗紅”選人有片面性,被認為埋没許多人才。而且歷次過左政治運動,又傷害了不少有才幹和願獻身祖國建設事業的知識分子。想不到今天香港社會也來這一套,進行所謂“政治審查”。例如最近兩家大學選拔新的大學校長,人們不是去評價人選的學術水平和行政能力,而是用“抺紅”的眼光來評頭品足。甚至說該人去年曾是“梁粉”便不認同,或該人當選人大代表,又不合他們的“心水”。

香港政治變得怪異

香港政治變得如此怪異,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政壇的畸形發展,令許多有心人望而卻步,只留下一些野心的政客躍躍欲試。有心人願意服務社會,又受到“白色恐怖”的衝擊,香港政治要走上正軌,看來舉步維艱﹗

林鄭月娥似乎是少數受到各派勢力歡迎的政治人物,實在是個異數,祝林鄭月娥司長好運﹗

電郵﹕mng@puikiu.edu.hk

抺紅策略與去中國化一脉相承

近年來,香港社會興起一股對政治人物以及公眾人物“抺紅”之風。一個政壇中人,如果被“抺紅”,似乎就萬劫不復,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似的。

本來社會上應只有“抺黑”。當然,如果政治人物涉及黑社會,便没有管治威信。但“抺紅”,即這個人曾有“左派”背景,或疑似“共產黨人”。但即使如此,只要他有管理能力和威信,他有本事做好他的工作,紅色背景又何足懼哉?

“抺紅”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是美國的參議員麥卡錫的慣技。他依靠極右派勢力,大肆對進步知識分子和藝術工作者,亂套紅帽子,造成一度的白色恐怖。而上世紀一九二七年蔣介石政權叛變革命,抺紅和屠殺共產黨人,更是創造了記錄。

於理不合事出有因

香港興起“抺紅之風”,於理不合,但事出有因。

說於理不合,是因為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而管治香港的中央人民政府,正是一個共產黨掌權的政府。

中央由共產黨執政,香港卻用“抺紅”來打擊政治人物,這不是很滑稽的事嗎?

但這又是事出有因的。由於傳媒的渲染,長期以來,對內地由共產黨領導的政權和施政,都是報憂不報喜的。即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港人接受的都是一些負面的消息,久而久之,就有共產黨是不好的,共產黨人是靠不住的印象。

內地共產黨內有不少貪腐分子,這是事實。某些地方共產黨官員,踐踏人權,製造一些假冤錯案,也是事實。但應該說,有更多的共產黨人,競競業業,為國家的強大和經濟發展、科技進步作出貢獻。請想想,內地掌權的共產黨人,如果大部分是壞的,能創造出今天經濟發展的奇蹟嗎?能創造出今天的高尖科技,包括航天和潛海技術、電腦計算速度的國際領先水平嗎?能使國力躍居世界第二位嗎?

如果中國共產黨人大部分都腐敗,中國應該是一個不堪一擊的國家了,是一個搖搖欲墜的政權了。今天日本軍國主義分子,早就利用釣魚島的爭端,在美國暗中支持下,發動再一次侵華戰爭了。

矛盾眾多改革需時

所以,看問題要看全面,也應該一分為二。中國目前的局面還是進步着的。經濟上保持適度的增長,人民生活有一定的改善。這都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功勞,没有任何政治力量可以取代它。

當然,目前內地官場的官僚作風,某些貪腐行為,還是相當嚴重。所以“十八大”以後,習近平領導班子銳意整飭吏治,先從消除形式主義,奢侈浪費等方面着手,一步步地進行政革。但以中國之大,積習之深,當然不可能一步登天。

香港也是一樣,梁振英上台一年,接手的也是香港回歸以後十五年中,社會積累許多深層次的矛盾的局面。要一一解決,一年便扭轉乾坤,是不可能的。加上當前的局勢是回歸後最複雜的。香港政治生態近年發生重大變化,外國勢力更積極“進駐”香港。“抺紅”在台上的政治人物是他們的新策略之一。這是配合“去中國化”,反對香港與內地“融合”等等反共反中策略的一環。在香港,我們應該以賢能取人,不應被反共分子的“抺紅”策略所嚇倒。

中方熱情逾美不足為怪

美國特工斯諾登離港赴俄,逃避美國通緝,此舉肯定是北京當局主意,以免影響剛剛結束不久的中美會晤所營造“良好氣氛”。說是“中美的默契”,恐怕言過其實,應是中方單方面的決定。

特工事件 無疑關係

中美兩國首腦在美國加州的“莊園會唔”,被中國譽為“開創大國關係新模式”。 六月十日 ,《人民日報》在頭版頭條刊登新聞和照片,標題和內容有兩個特點﹕第一,大字標題“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會見美國總統奧巴馬。過去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曾偕同夫人出國作國事訪問,但未見標題把主席和夫人並列。

第二,報道內容指出﹕“雙方進行了親切友好的交談”。中國對外事活動的新聞報道,過去一向分三個級別。對社會主義友好國家和第三世界的某些友好國家,在會談的報道中,便稱是“親切友好的談話”。一般的西方友好國家,報導是“友好的談話”。至於在中蘇交惡以後,對這些超級大國的來使,便只降級為“進行談話”,連友好的字眼也欠奉。今天把中美首腦會唔,升級為“親切友好”。可見當局對這一次的中美會談和中美關係,寄以很大的期望,當然不會因一個小小的特工而影響雙邊關係。

中方很熱,美方卻没有表示出相應的熱烈,當然也並不冷淡。特別是奧巴馬夫人米歇爾居然不在場,便引起許多猜測。說她要陪同兩個女兒應付考試,理由頗為牽強。不過奧巴馬也懂得補救一下,轉達了米歇爾對彭麗媛的問候和奉上親筆歡迎信,並期待着在不久的將來擕同女兒訪華。

中美彼此之間各有所求,當前兩個大國確是在國際上舉足輕重。如果彼此之間能真正形成戰略夥伴關係,世界和平可期。中國正處在和平發展時期,希望美國不再以圍堵中國作為中心任務。美國則在經濟上有求於中國的合作,畢竟兩國之間有近千億美元的雙方經貿的規模,中國還是美國最大的債權國。

唆使嘍囉 挑起事端

兩個大國有共同的政治經濟利益,但因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的不同,美國和美國人對中國的猜忌和隔閡實際上長期存在。加上美國傳媒對中國人權問題的渲染,美國人了解中國比中國人了解美國為少。

中國有逾20萬的留學生在美國,是美國人留學中國的十倍。近年移民美國的中國人數以萬計,中國連續10年成為美國增長最快的主要出口市場。如果不是美國的高科技禁運,這個貿易額還會急劇增長。

照理,中美的合作共嬴是一個正確的方向。但美國就是有“心病”,總認為中國的堀起是對美國世界第一地位的威脅,是對美國擔當世界霸主的挑戰。所以它近年執行的是對中國圍堵的政策。自己不出手,總要讓它的嘍囉如日本、菲律賓等在亞太地區挑起事端,威脅地區和平。他們就是忘了上個世紀的歷史教訓:英國張伯倫政府對希特勤德國的綏靖政策引發戰爭;日本突襲珍珠港,使美國蒙受重大損失的悲劇。

曾經是搞“均勢”外交政策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回顧說﹕現在看來,在二十一世紀搞均勢是不行的了。還是在擴大利益組合上,構建利益共同體為好。今天西方大國的冷戰思維仍未熄滅,但應該是理順國際關係特別是中美兩個大國關係的時候了。

中美會唔,習近平伸出熱情友好之手,但奧巴馬限於國內政客們拒中,懼中勢力的影響,未能顯出相應的熱情,這是不足為怪的。

香港如何走出政治爭拗的困局?

香港社會動盪不安,政治爭拗連續不斷,以去年新特首選舉前後為分水嶺,至今愈演愈烈。

為什麼?主要是香港社會內部矛盾激化所致。

回歸16年,香港的經濟板塊,財團勢力發生重要變化。英資財團逐步讓給本地財團,由於官商勾結,本地某些財團的勢力急劇膨脹,地產霸權逐漸形成。他們的財富躍居世界富豪榜的前列。財團勢力的壯大,當然要求在政治上有話語權。西方發達國家的政壇無不如此。但香港不是獨立國家,高層領導的任命權掌握在中央人民政府手裡。大財團也深知此點,他們的手也伸向中南海,通過某些高級官員影響中央決策。這種人事的拉鋸戰在去年的特首競逐中到達頂峰。

由於形勢的微妙變化,個別參選人“自毁長城”,中央中途換馬,令某些利益集團心有不甘,於是興風作浪,此是重要原因之一。

青年人是反建制的生力軍

回歸16年,香港財富相對集中,地產霸權一支獨秀,房地產猛漲,影響廣大普羅大眾生活,造成過渡的貧富懸殊,加深社會的內部矛盾。為此,激進的反建制勢力便有了市場。加上一般青年人通過努力創業導致社會地位的上升頗有困難,在大中學生羣中頗有怨氣。過去所謂“獅子山下”努力奮鬥的前景似乎變得暗淡。青年人的反叛精神在政客的鼓動下,成為一股反建制的生力軍。

香港的政治結構看來似乎並不太適應當前形勢。《基本法》規定,香港政制應是行政主導,這是繼承港英統治的基本原則。但港英統治時期,港督會同行政局有絶對權力,立法局只是橡皮圖章,行政官員則是執行者。回歸以後,為了開放民主政治,逐步增加立法會民選成份,最終達至普選。這個發展過程中,便爭論不斷。到了今天,所謂真普選和假普選的爭論,以中央定調和反對派的“佔領中環”的行動對立達到高潮。相信未來數年,矛盾只會激化而並没有緩和的跡象。

行政主導,空有其名。就是一些局部的地區性的課題,如填海,堆填區、地區土地改變用途,也遭到區議會和當地居民以局部利益為名而加以反對。現在反建制示威遊行無日無之。行政主導遭受重大壓力,施政寸步難行。

美國利用香港圍堵中國

以上提的是內因。一般來說,社會矛盾是是內因主導,但外部勢力的滲入也不可小覻。

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對中國的堀起心有不甘,美國聲稱重回亞太地區,目標便是對準中國。日本屢次對華挑釁,菲、越在南海進行騷擾,就是圍堵中國的一些配合行動。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英美勢力在此經營已久,這當然是一個圍堵中國最佳的橋頭堡。如果英美不利用這個“入侵”中國大陸的跳板,才是不可思議的事。

英國統治香港多年,根深蒂固,“港英餘孽”不少。養兵千日,用在一時。今天香港社會矛盾激化,反建制勢力活躍,反共輿論陣地強大,經常挑起事端。小則可以起“亂港反中”作用,大則可以組成圍堵中國的“第五縱隊”。亂像背後,都可以隠約看到外國勢力的身影。

美國中情局的一個小職員,最近揭露美國特務入侵香港的電腦網絡,轟動世界,連日成為本港以及國際的大新聞。其實這只是冰山一角。美國在香港的活動,何止侵犯個人私隠這麼簡單?它出錢出力,涉及香港政治的事情多的是。香港就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一個重要情報中心,政治活動中心,這是不容置疑的。

英國早已不是世界霸權大國,它當然没有圍堵中國的能耐。但作為美國的盟友,理應幫忙。它的潛力和思維模式對香港的影響,相當根深蒂固。它在統治香港末期所留下“政治種子”,特別是政客彭定康在香港回歸前對過渡期的一番人事布局,現在便是發揮作用的時候了。有的人物已經浮頭,有的還潛伏着。英國的MI6和美國的中情局合作無間。今天揭出他們的真面目,有的人已經暴跳如雷,正好證明我的判斷。

外因是通過內因起作用

但是,外因是通過內因起作用的。如果一味強調外國勢力的入侵,而不解決內部矛盾,香港前途堪虞。

香港有沉默的大多數,他們是希望香港繁榮穏定的。對於當前的無休止的爭拗,他們是感到厭倦的。但他們的無能感也相當強烈,包括不少的工商業者和某些財團。如何喚起他們關心香港的命運和前途,努力改變目前吵閙的局面,是一個重要課題。

香港的輿論傳媒,也直接間接助長了這個亂局。一方面某些輿論幕後受到若干利益集團的操控;另一方面傳媒奉行製造轟動才是新聞的哲學。如何使輿論承擔社會責任,負起引導公眾正確認識當前社會危機,合力推動香港走出困局,邁向健康前程,又是另一個重要課題。

“一國兩制”需要維護。但港人必須首先肯定“一國”,“兩制”才能健康發展。“佔中”只能推翻對“一國”的信任,結果“兩制”也不可能完滿運行,亂象也因此而起。有人說﹕“佔中”倒果為因,何來和平合作,的確為此。香港需要的是和平協商,而不是暴力威脅。我們希望以日後的政改方案的討論咨詢開始,營造一種和平協商的氣氛,來改變目前的這種劍拔弩張的局面。

電郵﹕hmng@puikiu.edu.hk

權貴二代比比皆是

2013-6-20 東方日報

北韓的三代金氏王朝封建繼承,為大多數民主國家所詬病。金日成傳位金正日,尚可說得過去,但金正日再傳給黃毛小子金正恩,便招人笑話。由於北韓政壇極不透明,突然冒出一個年不過三十的小娃娃當頭兒,國際評論家都不看好。

但是,以北韓的封閉社會來說,不這樣做又會怎麼樣?因為金正恩是金正日的兒子,是北韓開國元勳金日成的孫子。這樣,對政局便會起穏定作用。否則,冒出一個外姓的人,雖然在政壇上已有名堂,或已是政治局高層,或已是軍隊中的次帥,但能壓得住陣腳嗎?不會引起權鬥嗎?

所以,金氏王朝的封建繼承,也許對穏定北韓國內形勢發揮作用。

仍然奉行君主立憲的歐洲國家,由於已有憲政基礎,他們的君王只是虛君,權力主要掌握在內閣手上。封建繼承對政局没有什麼影響,如最近荷蘭女王退位傳嗣,就是一例。

美國的布殊父子先後擔任美國總統,但没有人說他們是封建繼承。一不是老布殊傳位給小布殊,二是他們分別通過民主選舉上台。當然家族影響力有一些,但不涉及家族私相授受。前總統克林頓的妻子希拉莉,即前任美國國務卿,據說有意競逐下屆美國總統,那是憑她自己的實力,更加没有封建繼承的味道。

新中國的封建繼承

新中國成立以後,毛澤東當權,直到他逝世為止。中間雖然一度由劉少奇擔任國家主席,但誰都知道大權牢牢掌握在毛的手裡。於是貴為國家主席的劉少奇,可以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奪權,更以非人手段把他整死。但是毛還是不敢搞封建繼承,而是推出林彪為接班人,並居然寫進黨章憲法。最後又因林彪功高震主,毛有意整他。迫得他倉皇出逃,折戟沉沙,橫死異國。

到了此時,毛澤東的封建意識浮頭了,覺得先前選出的接班人都不理想,更有意反對他,還是自己的親人可靠。於是浮起培植自己的妻子江青和侄兒毛遠新接班之想。但封建繼承之念剛浮頭,時不與我,已是風燭殘年。他死後不僅封建繼承不能實現,江青和毛遠新更成為“四人幫”及其幫兇而身陷囹圄。

時至今日,太子黨和官二代在政壇上甚為活躍。數“風流人物”,果然是若干革命元老的子弟。但對太子黨和官二代又不能一概而論,其中有不少是能幹的, 有能力的,靠自已的本事和歷練上位的。不過既有好的習近平(革命元老習仲勳的兒子);也有壞的薄熙來(革命元老薄一波的兒子);既有靠自已在基層鍛練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升上來的劉源(劉少奇的兒子,解放軍上將),也有靠父蔭坐直升機上來的李小鵬(李鵬的兒子,山西省長)。

香港封建繼承比比皆是

由於權貴第二代一般都會受到較好的教育,成長環境的優勢也許可以造成他們的社會見識豐富,又得接触的文化氛圍薰陶的好處。不過,他們獨特的優勢是社會上的人脉關係眾多,有叔叔伯伯的扶持,上位的機會就比基層人物出身的大得多。所以就是在發達的資本主義社會,這種封建繼承也不少見。香港參政和營商的也不少是權貴二代,像新屆的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香港的立法會和各種委員會。至於大財團家族的封建繼承更比比皆是,凡乎所有大財團都是第二、三代接班。但只要是憑實力上位,而不是如 “阿斗”那樣的也要佔個位子,就不應全加否定。

建制派為“佔中”之火助燃﹗

“佔領中環”口號的提出,以及一連串的所謂商討日,討論會以及慢條斯理地開展“工作”,又不宣布實行的日子,好讓行動有一個較長的醖釀期,並吸引了建制派的視綫,繃緊建制派的神經。“佔中”還未實施,已經收到十分主動的效果,果然是個高着。相信這是反對派台前幕後的集體創作,決不是一個戴耀廷有這麼高的智慧。

佔領中環是衝着中央和特區政府來的,說是要爭取真的普選,反對有篩選的普選。

2017年離今天還有四年,政府仍未提出普選的咨詢方案,討論還未開始,為什麼要提出“佔領中環”這麼激烈的,含有暴力成份的口號?這就是策劃者高明之處。如果提出反假普選或爭取真普選的口號,已有所謂真普選聯盟之類的口號或組織,司空見慣,毫無新意。只有“佔領中環”,就有癱瘓香港金融中心,斷絶東西交通,或者引致暴力,造成香港大亂的意思。這個富有刺激性的口號,果然引起港人注意,國際矚目。口號的提出,便已先聲奪人,製造宣傳效果。

全版廣告與發言收效甚微

但是建議人說要集思廣益,廣泛討論,又指出他們也希望和平進行,並要限制參加人數,對參加者的身份加以挑選,而且實行的日期未定。總之是故弄玄虛,拉長議論期,使“佔領中環”天天佔領傳媒輿論空間,引起萬眾矚目。

建制派最近發動輿論反擊,辦法是由各大社團刊登全版廣告,並由建制派頭面人物發表千人一面的反對講話。

我認為這種做法反而為“佔中”口號添加柴火。結果不是讓公眾認清“佔中”的反中亂港隂謀,而是覺得“佔領中環”的口號一提出,果然“威力無窮”,需要各大社團和社會上的大人物重砲回擊。兩軍對壘,既然一方要重砲出擊,想必敵方來勢十分兇猛也。

其實這些小丑跳樑,只能蠱惑公眾於一時,其擾亂治安,破壞社會穏定的用心昭然若揭。過去某些激進分子在示威遊行時,非法佔據馬路,阻塞交通,已為公眾所詬病。如果“佔領中環”實現,癱瘓中區交通之際,必然引起公憤,令眾人鳴鼓而攻之。這些反中亂港的分子,徹底暴露,也是一件好事。是膿瘡的膿,必須擠掉,方可絶後患。

犯法的話不必說在前頭

行政長官梁振英也來湊熱鬧,指出“佔中”不可能不犯法,不可能和平。是的,如果“佔中”成為事實,肯定產生暴力,肯定犯法。但人家還在“商討”呢,還未公開行動的細則,何必把話說在前頭?

我認為,對付這些反中亂港分子,應該靜觀其變,他們要幹的事情,你愈發緊張,他們越“得戚”(得意)。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引起公眾的注意,整天成為傳媒和公眾注意的焦點,這樣,他們便成功了一半。現在他們還没有行動,只說在“商討”和醖釀的階段,你們便這麼緊張,這不是正中他們的下懷嗎?俗語說,大哭的嬰兒有奶吃,現在建制派是不是在喂奶呢?

靜觀其變,讓其充分表演

立法會的某些激進議員,他們在破壞莊嚴的議會殿堂的表演已經發揮得淋漓盡致了,大家也看得生厭了。如果是全民普選,他們能够得逞嗎?他們過去當選還不是靠小選區的比例代表制麼。現在他們要所謂“真普選”,是可以討論的。但他們不為此圖,在咨詢討論還没有開始時,便提出“佔領中環”這麼暴力和刺激的口號,這不是自暴其醜嗎?既然他們已經提出來了,在没有付之行動之前,我們應該後發制人。對他們這種反中亂港的行徑,加以揭發批判是應該的,但應該多講道理,以理服人。至於大登廣告,先判有罪,我卻認為是不必要的。

電郵﹕hmng@puikiu.edu.hk

形象工程定業績 官員報喜不報憂——吳康民

由於官場官僚主義盛行,對於各級、各部門的工作情況不作深入了解,或是只看表報了事,或是走馬觀花“視察”一番。浮光掠影,毫不了解實情,於是造成形象工程流行,報喜不報憂成為常態。官場陋習,至今未改,積重難返。領導人在上面作洋洋大文的報告,說什麼要“大力推動政務公開”,“要讓人民群眾更加全面了解政府工作,更加有效地監督政府行為”,但是只要看看群眾上訪有增無減,地方群體聚眾示威事件頻發,各地“維穏”編制和經費大幅度增加,便知道官民矛盾達到何等嚴重的程度﹗

領導對下級了解不深入

形象工程流行,始於各地大建樓亭館所,大搞所謂地標。後來雖經中央三令五申,禁止興建豪華辦公大樓,但禁者自禁,各地形象工程的建設更是變本加厲。

最近因為中央推行城鎮化,縣以下的村鎮搞形象工程更為積極。因為縣城村鎮有多一點的高樓大廈,便有機會被評定而升級為市。縣和村鎮的官員都可以官升一級,這又是地方大搞形象工程的另一個誘因。

歸根到底,就是領導對下級的政績了解不深入,憑下級書面匯報,或是走馬觀花地視察一番,以印象評分,以招待逢迎的印象定幹部升遷。這也是公費吃喝愈來愈豪華,招待上級官員愈來愈花心思的原因。

由於中央決定﹕“以大城市為依托,以中小城市為重點,逐步形成幅射作

用大的城市羣,促進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 “,已經成為戰略方針。如果中央没有狠抓遏制大搞形式主義的形象工程,則城鎮化可能並没有真正發揮大中小城市的協調作用。

以數目字評定政績

同樣的弊病也出於對意外事件的死亡人數的評績。據說某市如有交通意外,煤礦崩塌、高樓大火之類的慘劇發生,上級便多以死亡人數多寡來評定該地或部門的政績。例如說死亡人數在十人以上的,是一個評價,再上若干十人的,又是一個評價。於是有當地或當事部門便在上報中,往往壓縮死傷人數。如死亡逾十餘人更只報九人。特別是一些煤礦的礦難,多有“毀屍滅跡”的,以免上級加大處分。年前浙江的高鐵事故,竟有將失事車廂在當地“活埋”的怪事,並對事故原因則請多推搪。總之,有關方面總想推缷責任,這些都是已經公開的秘密。其他不少事故在發生之後,地方或部門隠瞒不報或以大報小的不知有多少。

況且,如有傳媒如實報道,必遭打壓。不少地方又以“維穏”為名,壓制知情人的揭發或上訪,為此製造更多的冤案。

根源在於官僚主義

報喜不報憂源於長期存在的官僚主義。鄧小平早在三十三年前就指出,“官僚主義是一種長期存在的,複雜的歷史現象”。並說我們的官僚主義“有自己的特點”,既不同於舊中國的,也不同於資本主義國家的,它與我們“高度集權的管理體制有密切關係”。他認為應下放權力,讓下級“真正按民主集中制自行處理”,“而不應統統拿到黨政領導機關,拿到中央部門來,就很難辦”。官僚主義者靠一些數目字的規定來判斷下級的政績,結果便出現報喜不報憂的現象。所以,形象工程流行,報喜不報憂成為常態,官僚主義才是根源。

台、緬強人扭乾坤 大陸又如何?

緬甸總統登盛推行改革,該國的開放進展驚人。經過數十年的軍人獨裁統治,緬甸成為南亞最落後的國家。上世紀八十年代,以民族英雄、革命元老昂山的女兒昂山素姬為首成立了全國民主同盟,成為最大的反對派,但昂山素姬長期被軟禁,軍人獨裁如故。

一九八九年,緬甸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雖然自然條件優越,自然資源豐富,但國民經濟發展緩慢。

我在一九九七年初游緬甸,見證了緬甸各項設施的落後。由曼德勤(緬甸第二大城市)乘車南下,緬甸公路出奇的壞,一旦下雨,積水盈尺。公路和兩旁的田地連成一片汪洋,中途被迫要停留敏鐵拉(MEIKTILA)及勃固(PEGU)過夜,而兩地最好的酒店也破爛兼漏雨,夜不能寐。

現在軍政府登盛將軍一聲改革,既與反對派昂山素姬修好,讓他參選議會獲勝。又大力開放社會,吸引外資。於是美國、日本等外資企業陸續有來。過去被禁的可口可樂,歷經半個世紀,重新到緬設廠,並由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主持揭幕。其改革開放速度之快,令人矚目。有人估計下屆大選,可能政黨輪替,由昂山素姬上台。

究竟緬甸是不是由最高獨裁領導人一聲改革開放,就能開放黨禁,向西方靠攏?我們是局外人,對緬甸政情所知不多,但倒很有興趣了解其來龍去脉。

台灣蔣經國開放黨禁

緬甸離我們較遠,但台灣卻是近鄰。現在許多台灣人都感激蔣經國掌權時的“改革開放”。說蔣經國開放黨禁,解除戒嚴,是造成台灣今天走向民主和經濟繁榮的重要原因。

大家知道,蔣介石是現代中國的最大獨裁者。他在大陸掌權二十多年,到台灣再當權二十多年。掌握權力時,鎮壓異已不遺餘力,殺害共產黨人和進步民主人士無數。他獨裁、反共、不民主、搞封建繼承。

蔣掌權到死亡的一天,之後便是他的兒子蔣經國繼承權力。

在蔣經國掌權時代,是不是他看到世界潮流,浩浩蕩蕩,不可抵禦,因而開放黨禁,發揚民主,成為改變台灣面貎的開路先鋒?抑或有其他推動力,促進台灣的民主改革?緬甸和台灣是十分值得探討的兩個改革先例。

緬甸軍政府獨裁,大蔣小蔣獨裁,眾所周知,但是不是他們在一念之間,改變了該國和該地區的政治面貌?

緬、台和大陸情況不同

在中國大陸,習近平剛剛上台,廣大海內外炎黃子孫寄以期望。正是因為中國長期是人治社會,當第一把手的擁有莫大的權力。按緬甸和台灣的先例,是不是這位最高領導人的意志便能改變中國社會,進行政治改革?

應該說,中國的事情比緬甸和台灣的複雜得多,相信多數人不會如此樂觀。緬甸只有五千多萬人口,台灣只有二千多萬,中國大陸卻是有十三億多的啊﹗緬甸國土面積只有六十七萬多平方公里,台灣只有三萬六千平方公里,而中國大陸卻是九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的大國。

國情的複雜更在於社會政治結構不同,權貴集團形成的歷史不同。習近平也許比登盛和蔣經國高明得多,但要一言九鼎,扭轉乾坤,卻完全不易。

緬甸的軍頭,是單個系統;蔣氏王朝,更是一統天下。過去說國民黨有四大家族,還不是蔣介石一個人說了算。蔣死後由嚴家淦接總統位,誰都知道蔣經國才是真命天子。況且小蔣掌握情治機構多年,根深蒂固,要進行改革,順應潮流,便容易得多。

依靠人民便能改革

中國在毛澤東、鄧小平等強人過後,形成多個權貴集團。既各有幕後元老的人脉,又有不同國企的經濟後盾。一切的高層人事決定,都帶有利益集團的背書,也是各派勢力妥協的產物。鄧小平繼承毛澤東的強人風格,但他還不能如毛澤東般,把四巨頭(毛、劉、周、朱),殺的殺,(對劉少奇);貶的貶,(對朱德);削權的削權(對周恩來)。到了鄧小平時代,鄧還要賣陳雲、李先念等元老的賬。今天的習近平,比他們受到的制肘更多。如何周旋在各派系之間,施展拳腳,就要看他的本事了。

但是我們仍然寄以希望。因為領袖如果依靠的是人民,這便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力量。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歷史發展的動力,這話完全正確。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