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婚姻

曾鈺成

香港的註冊婚姻,有三分之一是「跨境婚姻」,即夫婦在結婚時,其中一方是香港居民,另一方是內地居民。跨境婚姻的數字並沒有下降的趨勢;不過,在過去十多年間,跨境婚姻的性質卻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在回歸初期,我到深水埗開設地區辦事處,與當區居民聯絡,在公共屋邨裡,經常會遇到六七十歲的伯伯,帶着幾歲大的孩子:不是伯伯的孫兒, Continue reading

製造恐慌

曾鈺成

法院裁定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虛報有人犯罪罪名成立,判囚5個月。

2017年8月11日上午,民主黨召開緊急記者會,林子健在多名黨友陪同下,向傳媒聲稱前一天下午在旺角鬧市被人擄走禁錮。林子健提供的情節,包括事前有人警告他不要把球星照片交給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擄走他的人說的是普通話、禁錮他的人罵他不愛國、他被毆打腹部並被釘書機在大腿上釘了多個十字架。這些情節編成的故事就是 Continue reading

畀面派對

曾鈺成

茶客甲:民主黨去年3月黨慶晚宴,林鄭率領特區政府一眾高官出席;林鄭坐足全場,更即席捐出3萬元贊助李華明唱歌,全城矚目。今年此情不再,民主黨決定不邀請林鄭出席本星期的黨慶宴會了。難怪人們說,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朋友。

茶客乙:我看新聞說,民主黨內對請不請林鄭有不同意見。有人認為政治歸政治,黨慶歸黨慶,禮貌上還是應該邀請林鄭;有人卻認為林鄭政府近期的所作所為都是跟民主派過不去,民主黨不應視而不見,不作表示。有些支持者也 Continue reading

保障外資

曾鈺成

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通過了《外商投資法》(下稱「外商法」),明年實施,取代實行了三十多年的「外資三法」(《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外資企業法》和《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跟「外資三法」比較,外商法增加了不少保障外國投資者利益和規範政府行為的條文。

例如外商法第二十一條規定,外國投資者在中國境內的投資收益,可以依法以人民幣或者外匯自由匯入、匯出;「外資三法」中,只有《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容許外國合營者在合營企業期滿或者中止時所分得的資金,可按合營企業合同規定的貨幣,按外匯管理條例匯往國外,同時訂明鼓勵外國合營者將可匯出的外匯存入中國銀行。 Continue reading

憲法實施

曾鈺成

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在有關港澳的段落裡寫上「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這句話,始於2015年。在2015年之前,政府工作報告談港澳,都不提憲法,只會提基本法,譬如說「全面準確落實基本法」、「嚴格按照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辦事」。

2014年6月國務院新聞辦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矚目地提出「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基礎」,並且在多處提到基本法時,都把它放在憲法後面,例如「堅決維護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權威」,「中央依法履行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賦予的全面管治權和憲制責任」,「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從憲制層面確保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等等。自此之後 Continue reading

合憲審查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中說,常委會將堅持不懈推進憲法實施和監督工作。他特別提到,要「落實憲法監督制度,健全合憲性審查工作機制」。

去年2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推進全面依法治國舉行第四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強調,要完善憲法監督制度,「積極穩妥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在十九大報告裡,習近平提出要「深化依法治國實踐」時強調,要「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去年12月4日,栗戰書出席國家憲法日座談會時也說:「要加強對憲法法律實施情況的監督檢查,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從這些講話可見,國家領導人把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視為依法治國的重要環節。 Continue reading

隱瞞成績

曾鈺成

特朗普的前律師科恩日前到國會作證,透露自己曾經遵照特朗普的吩咐,向特朗普就讀過的中學和大學發出警告,叫他們千萬不要公開特朗普的學業成績,否則他們會被懲罰。科恩在聽證會上展示了他在2015年寫給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校長的一封信,威脅大學不得公開特朗普的成績表。特朗普在該大學讀了兩年。另外,特朗普讀了5年的私立寄宿學校紐約軍事學院,也收到同樣的威脅:校監命令校長,要找出特朗普在學校時的紀錄,「把它埋葬了!」校監表示 Continue reading

合憲審查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中說,常委會將堅持不懈推進憲法實施和監督工作。他特別提到,要「落實憲法監督制度,健全合憲性審查工作機制」。

去年2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推進全面依法治國舉行第四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強調,要完善憲法監督制度,「積極穩妥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在十九大報告裡,習近平提出要「深化依法治國實踐」時強調, Continue reading

望文生義

曾鈺成

去年國務院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下稱「報告」),在談港澳的一段不提「『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引起了「中央改變對港政策」的忖測。今年的報告,十二個字重現,像去年那樣的忖測沒有了;但又因為少提了「推進民主」,於是又有議論說,中央政府不再讓香港發展民主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