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孩子

今年以來,本港接二連三發生駭人聽聞的虐兒案件。年初,5歲女童臨臨遭親父及繼母虐待致死,全城震驚;接著,7歲女童林林被發現遭人長期虐待及疏忽照顧,致腦部永久受損,成為植物人。這兩宗案件在社會上的迴響尚未消退,又發生了虐待初生嬰兒至永久傷殘的慘劇。 Continue reading

壁壘分明

特朗普的眼中釘麥凱恩因腦癌逝世,前副總統拜登在麥凱恩的追悼會上致悼辭說,人們一方面敬佩麥凱恩,一方面又覺得他好像來自另一個時代,奉行另一套道德標準;因為美國已經改變了,麥凱恩堅持的價值—正直、勇敢、誠實、負責—都屬於過去的時代了。但是,拜登說,麥凱恩的道德標準其實是永恆的。

拜登又說:「對於麥凱恩,政治不是一回事。你可以就某些問題跟他有不同主張;但是,對於驅使他做每一件事、形成他的人格的那些基本價值,你不同意,就會有另一種後果:你不懂禮貌和尊重的基本價值,他便不會與你為伍。」誰丟棄了麥凱恩堅持的道德標準?誰是麥凱恩不與為伍的人?拜登雖未指名道姓,答案卻是眾所周知。 Continue reading

天天過節

吳康民

我在兒童的時候,有一個四月四日的兒童節。解放後,說四月四日是國民黨定的兒童節,於是改為六月一日兒童節。近年來,六一兒童節也已「淡化」,左派、右派,都不談兒童節了,難道兒童已不值得關心和照顧?

兒童是未來的主人,有一個兒童節,提醒社會上關心兒童,本來是應該的。也許有人說,兒童已經在社會上得到足夠的關心,不必再設一個兒童節來倡導關心兒童了。 Continue reading

三代同堂

吳康民

我愛我的孫子。孫女已出嫁,但望她早生貴子,讓我享受四代同堂之樂。小孫子他一家與我同住,使家裡頗有生氣。可是小孫子一天天長大,他愛好的是他的平板電腦,他看電視喜歡的是卡通片。電腦遊戲非我所長,卡通片更非老人家所愛。於是我只好讓步,使客廳上的大電視充滿卡通片的圖像,我只好看我的報紙去了。

小孫子一天天長大,他不喜歡老祖父的摟摟抱抱,也不會嚷着老人家講故事。他埋頭看電腦,我低頭看報刊。兩者的愛好距離愈來愈大,到了他到達談情說愛的年紀,老祖父的孤獨感將愈來愈強烈﹗

老人有老人的聚會,可每周只有一次茶敘,打麻將也不可能是天天打。我已年老體弱,不可能參加遠足,現在短途旅行也很少,除了看看書報,還能做些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愛惜生命

吳康民

我的大兒子小綱,因為長相俊俏,常被模特兒公司僱用,拍攝宣傳片,過去交通銀行在灣仔有一大幅宣傳片,凡渡海汽車經過,都可看見。現在一幅他和一個小女孩合照的廣告,也時見於報章上。

我的小孫兒也活潑可愛,也許模特兒公司還沒有發現,否則他和伯父一雙一對可以在廣告界打出名堂來。

我的二哥曾任第一任的珠海特區市委書記,他在讀中學時也是不少女學生追逐的對象。他年輕時參加革命戰爭,也較早和二嫂談戀愛,結婚也較早,而且他是我們兄弟姐妹較「多產」的一位。共有五個兒女六個孫子,比我們其他兄弟姐妹要多。 Continue reading

《七月》

6B 鄧婉儀

小雨滴答 洗不盡凡塵污穢
轟隆雷聲 抹不過一片靜寂
一切總是靜置完好

滄海桑田 拍不盡一塊礁石
潔月高掛 漏不掉一顆星星
是月亮裝飾了窗戶 還是窗戶襯托了月色
那支七裡香 散不盡的高貴氣息

夢 終究消散
而誰家的可人兒仍在窗前凝望
柳眉微皺 巧唇輕抿
星眸攬概了天空
一樣的寂靜 一樣的安好
而她心中多麼的盼望
擁有一雙屬於自己的月牙
只懸掛在她的天空
獨自欣賞

而如今 光陰不再
他似曾現於夢中
溫暖她的心田
等到雲散天清之時
思念寄予星空
迎接朝夕與彩霞

《時光倒流機》

6D 梁宇

和你
踏過熟悉那條路
沈醉於光影和綠林
憶記
不知不覺在心裡奔湧

共我
行到最終那盛夏
還是初相識最甜蜜
依然
輕輕不捨鬆開你的手

還是要走
不想等到下秒鐘
願請天神不動分秒
重牽握你雙手

如可
給我時光倒流機
我信我倆會齊按下
「識多一次」

《我與你……》

5C 周元穎

你知道嗎?
我願用那滿天星河換你眸中閃爍,
我願以這廣袤大地撫你眉間落寞;
我願為你長途跋涉、
為你披荊斬棘、
為你衝鋒陷陣……

可我明瞭——
我若是一條魚,
你便是無垠藍天。
我若是一隻鳥,
你便是無盡海洋。
你是遙不可及的幻想,
亦是杳無音信的遠方。

我遇見山也遇見水,
錯過山也錯過水。
儘管如此——
我依然不覺遺憾。

我願為你化作世間萬物,
即使燃盡自己!
而你,仍是你便好。

待桑榆暮景時,
我願用最後的余暉,
為你增添那一抹朝霞。

《夢一場》

5C 周元穎

尋尋覓覓,
朦朧中,不知身在何方?
或是置身孤島,或是四處流浪,
我載著夢想與黑暗分道揚鑣。

極渺小的我——
像葉渴望花蕊,
像魚嚮往大海,
我載著夢想與現實負隅頑抗。

夢是暖陽,風雨兼程、渴望在路上。
夢是陰霾,遍體鱗傷、歸途中迷茫。
夢本不慷慨,
由心與靈交織、
血與肉鑄就,
我載著夢想與死亡寸步不讓。

沈湎夢境墜落於崖谷,
裂缝处涅槃。
我是天地間的過客,
糊塗一世,不過如夢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