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竪立孔子像 吳邦國報告一風吹?

在天安門廣場竪立一座孔子巨大塑像,實在是一件十分奇特而不可理解的事。面對着廣場正中的毛主席紀念堂和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巨幅畫像,更有對着幹的意味。毛澤東一生反對孔孟之道,到晚年還要發動一場“批林批孔”運動。今天聲言還要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的人,郤幹了一件舉世矚目的怪事。是贈興還是“攞景”,實非我們凡人所能理解。

現代中國從五四運動直到文化大革命,都是批判孔子的,認為孔子是維護封建禮教的總代表。從打倒孔家店到批孔,一部中國現代史,貫串着反儒家的思想路線。到了近年,有點“撥亂反正”,於是孔子又“香” 了起來。

孔子學說和儒家理論,應該是中華文化的重要遺產,可以批判地吸收。過去一概否定是不對的,今天全盤肯定,也值得商榷。

但現代中國社會有一個很不好的思維習慣,這就是絶對化。要是好的便絶對地好,壞的便是絶對的壞。

現化史實更改頻仍

以現代歷史來說,只不過是近百年的事,顛來倒去,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明天又再否定今天,使人無所適從。歷史服從現實政治需要,欠缺客觀判斷,更不允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抗日戰爭的歷史,一向鼓吹全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是的,中共抗日最堅決,也打了許多勝仗,遊撃戰爭更有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但國民黨軍隊在抗日主戰場上也作出了貢獻,而且這不是蔣介石領導有方,而是國民黨軍隊中官兵的功勞。大多數軍民為民族大義,奮起抗日,同樣有不少可歌可泣的事蹟。

到了兩岸關係緩和,台灣國民黨重新掌政,為了統戰需要,對國民黨軍隊在抗日的表現,在歷史記載中便有所鬆動和更改。一些抗日的國民黨將領,又重新出現在史料和文藝作品之中。

同樣,共產黨人中的著名人物,如陳獨秀,林彪以至他手下的四虎將黃永勝、吳法憲、邱會作、李作鵬,最近的評價也有所變化。

為政治需要編史

當然,對歷史人物和事件,由於史料的深掘和重新發現,修改了過去的記載和評價是允許的。但是,有的人郤因為政治上的需要,或為王者諱,或為打撃對手而抺黑,這種種做法屢見不鮮。比如由莊嚴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出的國家主席,郤在翌年變成“叛徒、內奸、工賊”。而且還能“招降納叛,捜羅了一幫子叛徒、特務”,“窃取了黨和國家的重要職務,控制了從中央到地方許多單位的領導權”。這不是不可思議的天方夜譚麼。

後來在回答這段荒謬的歷史時說,這是林彪、江青一伙的詭計。這種結論,也是没有說服力的。難怪在林彪集團被粉碎後,其黨羽之一的吳法憲,在他的回憶錄中,對法庭判決他的.罪行的判決書表示不服。他寫道,說他積極參與林彪奪取最高權力的活動,但是,林彪地位的上升,是與“毛主席的賞識和提拔分不開的”;“林彪的接班人地位,是寫進中共黨章中的”;“這一切,都不是林彪奪權得來的,而是毛主席親自選擇和安排的”。

竪像引起不同解讀

正是對歷史問題的翻雲覆雨的說法,減弱了官方欽定的歷史著述的說服力。一部中國共產黨黨史,從胡喬木的那一本“中國共產黨三十年”,到最近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60年間,黨史不知修改過多少遍。那本早年中共黨員必讀的斯大林編訂的“聯共黨史”,結果證明這只是一本為斯大林歌功頌德、顛倒黑白的歷史。

在天安門廣場竪立孔子巨像,也許只是說明當今中央領導重視發揚中華民族固有的傳統文化。發揚傳統中華文化是對的,這是細水長流的事,不是竪立一座巨像便能奏效。

但是,天安門廣場孔子塑像的竪立,郤引來不少解讀。不少人認為現在國人缺乏信仰,有必要宣揚“孔子思想”,以這位封建人物鎮國。當前各地大建寺廟以至為老子、曾子、孫子大建公園景點之類,還有全國政協委員建議再在北京大劇院前竪立關公像,以團結海外華人華僑等等,五花八門,一股復古之風勁吹。難道吳邦國委員長在這一次的全國人大會議上所作報告中強調指出﹕“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的話,京城中人只當作耳邊風?

與吳邦國講話唱對台

吳邦國再次強調“六不”,即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不搞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是一個十分正統的宣言。其他的五不,已講過多次,耳熟能詳。確立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導地位,也已多次說過。但概括為“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郤似乎是第一次。由此可見,指導思想定於一尊,實是不可動搖。就在他代表中央講話之前,天安門廣場矗立孔子巨像,與毛澤東唱對台,確立孔子思想地位,這與“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符。而且擺在毛主席紀念館和毛澤東巨像之前,更是明顯地“多元化”,用意為何,請高明者有以教我。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