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糧食千億斤 浪費七成確驚人

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又是一個人口大國。解決吃飯問題,當然不能靠進口粮食。過去的地區性或全國性的大飢荒,特別是一九五九至六一年的三年大飢荒,餓死三四千萬人,是新中國的一大慘劇。但那是人禍,不是天災。是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惹的禍。楊繼繩先生的巨著《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餓荒紀實》,以詳細的科學的調查研究作基礎,重現了這一場悲慘的歷史。

頻頻豐收 年年進口

近四十年來,雖有不少水災旱災,但都没有引致遍地餓殍的大災禍。相反,倒有多年的大豐收。加上人們生活改善,肉食增加,對五縠的需求相應減少。“足食”可說已基本做到。
我國粮食雖然基本上處於供求平衡狀態,但仍每年要進口粮食,包括穀物和大豆,在一千億斤以上。主要是調節主食的多樣化,還增加對食油需要的增長。
但是,有一個不可忽視的浪費粮食的現象,也造成粮食的緊缺。
浪費粮食是多方面的。第一,在儲藏、運輸、加工等環節, 浪費的粮食,一年總共約七百億斤,佔了進口粮食的百分之七十。
至於餐桌上的浪費,國家粮食局說,每年約浪費掉兩億畝耕地的產量。比全國第一產粮大省黑龍江一年的產量還要多。又據早幾年的一次統計,一年的食品浪費約為三百萬噸脂肪和八百萬噸蛋白質,相當於一億三千萬人的一年攝入脂肪量和二億六千萬人一年的蛋白質攝入量。
又據中國科學院的統計,全國每年浪費食物總量,即我們的所謂“廚餘”,可以養活約二億五千萬人﹗

生產消費 不可持續

就以餐飲消費的增長速度來說,更十分驚人。一九八八年全國餐飲消費約三百六十億元,二00八年增至一萬六千億元,二0一0年達到二萬五千萬億元,二十二年間,增長達七十倍。
公費飲食消費同樣驚人,廚餘當然更為驚人。難怪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王君要發出“少吃一桌飯,多蓋一間房”的浩嘆。
從北京的一家小餐館為例,店老板指着廚房後面的鐵桶說,一天倒掉的剩菜有三大鐵桶的樣子。
根據另一份城市食物浪費的報告說,省級以上城市餐桌上每年倒掉的食物大約有二千萬噸﹗
食物浪費,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一樣嚴重。據聯合國粮農組織統計,發達國家每年浪費六點七億噸粮食,發展中國家每年浪費六點三億噸,旗鼓相當。發展國家的粮食浪費是把可以吃的粮食丟掉,發展中國家的浪費是技術落後,粮食在加工、運輸等環節中遭到損失。可是中國,卻是兩者兼而有之,可謂雙重浪費。
食物浪費不僅僅是一個社會問題,還帶來環境污染、資源消耗,人們的營養過度,心腦疾病等健康問題。聯合國早在一九九二年曾通過《二十一世紀議程》,指出全球環境惡化與不可持續的生產方式與消費方式有關。於是建議“使服務或產品的生命周期中所產生的廢物和污染達至最少,從而不危及後代的需求”。其中主要的問題在於,要重視食物生產環節和消費環節,減少食物消費過程中的浪費。並呼籲讓全社會高度重視食物浪費,拒絶浪費﹗

吳康民 電郵﹕hmng@puikiu.edu.hk

本文發表於東方日報 (2013年8月29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吳康民博客 and tagged by 吳康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About 吳康民

大紫荊勳賢(1926年-),香港教育學院榮譽院士,1958年擔任培僑中學校長,1985年擔任校監,1997年任校董會董事長。2005年擔任培僑中學、培僑小學及培僑書院的培僑教育機構董事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