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干預

2020年6月1日 香港仔《從心所欲》

全國人大會議通過決定,為香港制定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港區國安法要打擊的目標之一,是干預香港特區事務的外國和境外勢力。美國政府對人大的決定反應強烈,正是由於干預特區事務最猖獗的外國勢力,就在美國。

對於香港去年六月開始的以「反修例」為名的反政府活動,美國一眾政客高調支持,稱之為「香港市民爭取民主」的運動,並且罔顧事實,不斷把暴力搗亂行為形容為「和平示威」。華盛頓最高級的官員公開表示支持香港的反政府示威,並以高規格接見香港反政府活動的頭面人物。美國政府推出「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聲明是要用來對付止暴制亂的特區政府官員。

美國對香港的干預是否止於這些公開的動作呢?前些時一名美國官員對我說,我不應相信北京的宣傳,以為美國是香港動亂的幕後黑手。我反問他:「美國的政客和政府高層都說要支持香港市民正在進行的一場『民主運動』,如果CIA(美國中央情報局)還在袖手旁觀,不是失職嗎?」他怔了一下,立即回答說:「美國政府支持香港實行『一國兩制』。」

過去二十多年先後在前蘇聯地區和西亞北非國家相繼出現的「顏色革命」,背後都有美國的參與。美國對此從不否認,甚至引以為榮。一名美國前駐港總領事曾經告訴我,他擔任美國駐吉爾吉斯斯坦大使時,見證了當地的「鬱金香革命」;他自豪地聲稱,美國政府支持了吉爾吉斯的民主運動,推翻了獨裁的阿卡耶夫政府。事實是,在前蘇聯地區多個獨聯體國家發生的顏色革命,後果都是由一個親美歐的政府取代了原來靠近俄羅斯的政府,這就是美國在那些國家策動顏色革命的目的。

美國人說支持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是在說真話:他們知道香港不可能搞獨立;任何試圖分裂國家的活動,中國政府一定堅決打擊。如果摧毀了「一國兩制」,結果只能是「一國一制」。但是,美國要的「一國兩制」,是要在香港扶植一個跟中國離心離德、以美國馬首是瞻的特區政權,這就是「港版顏色革命」要達到的目的。

「港版國安法」就是要用來消滅「港版顏色革命」,美國政府怎會不反對?特朗普怎會不大叫人大通過的決定是「災難性」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