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炳德太棒了﹗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官式訪問美國,與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倫,聯合舉行記者招待會。

陳炳德在談到美國<對台關係法>實際上是干涉中國內政,說了一句﹕“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太霸氣了”。

這一句“太霸氣了”,的確為中國人民甚至發展中國家的人民,出了一口烏氣﹗

本來說美國“太霸氣了”,也許不太符合外交禮貌,相信如果胡錦濤或溫家寶官式訪問美國,便不會說出這一句話。但陳炳德是軍人,有直率坦白的軍人作風,說這句話,完全正確,而且是後發制人﹗

美國人不講外交禮貌

早前的五月初,第三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在華盛頓舉行。對話還未開始,奧巴馬總統便公開嚴詞指責中國的人權問題,接着副總統拜登在開幕詞中,進一步說中國破壞人權,國務院希拉里更用教訓的口吻再加指責。無論中國的人權現狀存在着多大的問題,作為官方的兩國對話,一開始便由最高領導人連珠砲似的加以責難,這又有什麼外交禮貌可言?

但是,中方官員的反應是軟弱的。國務委員戴秉國致詞中衹說“中國在人權領域正在取得進步”,“歡迎更多的美國朋友來中國走一走,看一看”。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王歧山也只是承認雙方存在歧見,但應尋求共同立場。

連一向以後娘臉孔對人的外交部發言人姜瑜,也只說任何國家的人權問題都不是完美的,在人權問題上存在不同的看法,可以通過對話,增信釋疑。與在諾貝爾和平獎問題上對挪威的嚴詞指責,完全是兩副嘴臉。

炸使館 闖領空 不應忘記

美國是大國,中國重視中美關係,這是應有之義。在人權問題上,中國在處理若干個案中,絶不完美。但美國領導人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開始之前,咄咄迫人的指責中國,這符合外交禮節嗎?

而中國對美國和挪威,這種“大細超”(廣東俚語意為不同標準)的做法,也令人不是味兒。所以陳炳德一句指責美國太霸氣了,實在令每一個有血性的中國人感到痛快﹗

美國對中國的霸氣,不自今日起,也不僅是對台灣的售武問題。在前南斯拉夫,蓄意違反國際法炸中國大使館;在南海,闖入中國領空,擊落中國戰鬥機。這種種霸氣行徑,中國人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就如最近闖入巴基斯坦領土,擊殺拉登一事,就違反了多項的國際公法。拉登固然是個十惡不赥的恐怖分子頭目。但捕殺他也要講究法律。第一,闖進他國領土動武,有否徵得該國同意;第二,對於疑犯,除非頑抗,應該逮捕再加審判,而不是貿貿然加以擊斃;第三,拉登死後未徵得家屬同意,便把屍首拋諸大海是不尊重死者家屬及信仰。據法律界的朋友說,捕殺拉登一事,違法的方面甚多。只是因為911慘案對美國人傷害太深,捕殺拉登,美國人為之歡欣鼓舞,而恐怖分子的行徑,也完全不得人心。因此,殺了拉登,便没有人再進一步去追究是否合法罷了。

中國没有威脅他國的文化

美國的霸氣還反映在對中國研製殲-20新型飛機的大驚小怪上,說中國的新型武器便對美國構成威脅和挑戰。陳炳德回答說﹕“美國已經製造了那麼多的新型武器,那又是針對誰的呢”,“難道只允許你們幹,郤不允許中國人幹﹗”他接着說,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超級大國,中國要挑戰美國談何容易?中國没有這個文化,也没有這個能力。

陳炳德觀察了美國的軍事設備,加上他所獲得的資料,說中國軍事實力與美國的差距至少達20年。

陳炳德訪美還提出若干真知灼見,他認為反恐是長期和艱巨的任務,不是擊斃一個拉登所能奏效,反恐更不能持雙重標準,否則“愈反愈恐”。

陳炳德還對在非洲之角索馬里的打擊海盜的聯合護航活動,表達意見。建議打擊海盜不僅要在海上打,同時也要往陸上打,因為海上海盜只是馬前卒,幕後主腦是在陸地上。當然,如何往陸上打,還要講究策略和國際法。

新一代的儒將

陳炳德對“中國威脅論”提出嚴正批評,他認為美國人對中國心有疑慮,是由於兩國的歷史傳統、社會制度,文化理念的不同。我認為還要加上一句,是美國的壟斷財團和軍火商通過他們的的御用政客和傳媒,散布這種中國威脅論調的。當然,下面的這一點,也許陳炳德是不便說的。

雖然中美雙方針鋒相對,但雙方還是達成六點共識,承認兩軍關係是兩國關係的重要組成部分。

陳炳德不愧是新一代儒將。老一輩的儒戰甚多,十大元帥的朱德、陳毅、葉劍英、聶榮臻、彭德懷等都是智勇雙全的儒將。大將中的陳賡、粟裕、譚政和上將中的李克農、蕭華、蕭克、宋任窮、張愛萍等都是文武雙全。陳炳德是2002年才晋升上將的,但他今年也已達70歲,不久將會退役。希望他能在業餘再為軍事外交貢獻力量,也同時希望有更多的如陳炳德這樣的儒將出現。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