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總理會見記

2011423上午10時,溫家寶總理在中南海他的辦公室隔鄰書房會見筆者。我在徵得總理同意後,在回港翌日發出會見新聞稿。往後許多傳媒積極跟進,各有報道重點和演繹。但我認為,溫總這一次的會見,主要是表示對年長的長期在香港堅持愛國愛港人士的肯定。正像溫總理經常在第一時間到達災區慰問受災人民、在節日中探訪基層群眾並與他們包餃子共進飯餐、到部隊中去探訪三軍戰士、對德高望重的鴻儒學者加以慰問和探訪一樣。

所以,這次會見並無既定議題,也並無向我徵求對內地和香港社會政治情況的意見,偶有触及,都是閒聊,並無深入討論。

有關內地問題,我曾提及作假的問題,例如毒奶、假牛肉、假鷄蛋,甚且有學術造假的情況。同時,當前對青少年的道德教育還未到位。溫總表示,社會上存在有封建殘餘和文革遺毒,影響社會風氣的淨化,有改進的必要。

關於香港特首人選

談及香港問題,是我主動提出月前曾寫一篇文字﹕〈誰能維穏,便是“真命天子”〉(見本報本版411),認為目前香港必須維持社會穏定,反對暴力和暴戾的行為和叫囂,能維持今後香港穏定的能人,便是下屆行政長官的理想人選。

溫總回答說看過這篇文章,但並沒有進一步評論。我在文章中也没有肯定任何一位熱門候選人,溫總更没有和我進一步討論有關的候選人問題。話題反而轉向溫總在今年兩會期間表示希望再次到香港訪問。溫總在2003年曾訪問香港,就在那一次他會見港區人大代表時,提及我的名字。因為當年我曾寫過一篇短文,回應溫總在回答香港記者問及國務院誰分管港澳工作,說“你們怎麼不知道?”我在文章中寫過,港區人大代表都不知道,記者們怎麼會知道。溫總表示了歉意,並介紹在座的唐家璇國務委員,說他就是分管港澳工作的。

友情閒話,溫馨話題

整個會見,是屬於友情閒談,没有既定的議題。溫總並没有徵求我對國內問題和香港形勢的看法,也没有要讓我傳達什麼訊息。所以希望傳媒的朋友們不要作無謂的猜測。

溫總把我作為一位“老朋友”看待,所以會談没有第三者在場,連我的夫人都没有在場。會談畢,溫總設便宴宴請我倆,並把他的夫人請來,在宴會席上又隨便聊及彼此的家庭和兒孫等溫馨話題。我在去年喜添一個活潑可愛的孫兒,也把這一份喜悅向溫總報告。看來,我們在家庭生活上有許多共同語言。

溫總的平易近人和對長者的親切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因一目失明,行動緩慢,在下樓梯時溫總親自攙扶,還在登車回酒店之前在他辦公室大樓前作短暫的散步。他還指出附近的建築物哪一座是周總理生前辦公的地方,然後再送我到汔車門前,招手道別。

溫總贈我是一巨冊紫光殿的現代畫家的畫幅影印本,並親筆簽名。我回贈的是一幅上月底教育學院頒發榮譽院士的照片和一本政治評論集。

德育問題未有展開交談

翌日我在人民大會堂參加慶祝清華大學100周年校慶盛會,親自聆聽胡錦濤主席的重要講話。他對青年學生提出三點希望,“強調要勤於學習、善於思考、務於探索、敏於創新、激發求知慾和好奇心”,“要把全面發展和個性發展緊密結合起來”,“在德智體美互相促進,有機融合中實現全面發展、努力成為可堪大用,能負重任的楝樑之材”。作為一位老教育工作者,這些話都深得我心。我本來很希望與溫總討論一些教育青年下一代的問題,表達我對當代德育欠缺的憂慮。但因時間關係,話題没有展開。我曾在本版著文,指出“中國原是禮儀之邦,古訓中有關遵禮、守紀、慎行、尚節的訓詁多如牛毛,可惜歷次的極左的政治運動和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將固有的良好的道德修養棄如敝屐,只破不立,以至動搖國本”(見本版317)。這話和溫總批判封建殘餘與文革遺毒對社會的不良影響不謀而合。現在胡錦濤主席的一番語重心長的講話,應成為我們和年青一代的座右銘。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