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負面新聞的反思

最近北京故宮連續出現新聞。一是保安森嚴的藏寶之地竟被獨行賊盜去展覽寶物;二是為破案公安表示感謝的錦旗竟寫錯字;三是近年修建的“建福宮”竟淪為富豪私人會所。

繼數年前因故宮允許美式咖啡連鎖店星巴克進駐,破壞了故宮古典氣氛而受到公眾指責之後,更出現接二連三的醜聞和鬧劇。

北京故宮,無論從建築到藏品,都是中國數千年文化積累的象徵。到北京,不登長城非好漢,不進故宮不知中國古文物的豐富。清末八國聯軍侵入北京搜掠故宮,成為中華民族永誌不忘的恥辱。今天仍有不少故宮文物在西方各大國的博物館和私人手中。按國際公法,這些贜物應回歸中國人民,但至今西方聯軍入侵北京的八國,仍裝聾作啞,面對盜賊的罵名仍安之若素。

五百餘年紫禁城

15世紀初,明成祖經營北京,興建新宮,將首都由南京遷往北京。滿清滅明,仍以北京為首都。明朝的宮殿已基本成型,而北京更是歷史文物建築集中之地,其中以北京故宮為代表。解放後的北京舊城屢遭拆缷,其中受到保護、修茸完好的首推故宮。並成立一個“故宮博物院”,將重要文物集中於此。蔣介石政權從大陸潰退到台灣,也把一部分重要文物轉運到台灣,在台灣另立一個故宮博物館,與北京遙遙相對。

故宮博物院集中了一批古文物專家,對古文物加以鑑定整理,至今不輟。雖然經歷文化大革命,除被康生之流盜取若干文物之外,一般尚算破壞不大。

故宮管理出問題

但最近出現接二連三的醜聞,暴露了故宮管理的若干問題。也把“維穏”光靠公安,向錢看觀念和管理人員水準的低落暴露無遺。

維持穏定靠公安,而不是依靠廣大群眾,這與革命時期依靠群眾大相徑庭。

故宮裡頭有七八層保安系統,保安人員數以百計,何以一個年青的獨行賊能衝破層層機關,避開眾多保安人貝,直入藏寶之地,如探囊取物,盜走珠寶?

這暴露了故宮內的職工,包括保安人員,工作十分鬆散。廣大職工也事不關已,高高挂起。至於有没有內應,我們不得而知。

過去我們重視政治思想工作,現在大概不那麼重視了。以為依靠科學技術,依靠專業保安人員,便可以安寢無憂。殊不知,人的質素才是最重要的,內地最近頻頻出現的若干災難,如火災、礦難、豆腐渣工程等等,還不是人的因素出了問題?

建福宮重修成功

至於重修的建福宮變成頂級富豪的私人會所,更是一切向錢看的結果。多年前的美式咖啡店星巴克進軍故宮,便是同一種思維的表現。

故宮內的建福宮,原是清乾隆時代的御花園。1923年,清廷覆滅已十二年,不過清代皇族遺老遺少仍居宮內。一場神秘大火把建福宮燒掉,此後無人修復。有心人香港企業家陳啟宗,以其基金會名義,與故宮博物院合作,在21世紀開始時進行修復工作,歷六年而修建完成。當年我曾應邀參加了修復啟用儀式。

今天此宮再出新聞,又是錢作怪的結果。據著名中央視台主持人芮成鋼揭露,宮內設立的富豪俱樂部,全球招募500名會員,入會費高達100萬人民幣。開頭故宮方面否認,但有人拿出“入會協議書”為證。

捍衛故宮文化,變成只是一般草民的呼籲,而故宮當局郤我行我素地“向錢看”。

“撼”祖國強盛是政治錯誤

至於寫錯字,更是十分滑稽。

事緣公安部門破獲上述的故宮竊案,並擒拿盜賊,故宮為表示感謝,贈北京市公安局兩面錦旗,並隆重地由故宮博物院副院長親自致送。其中一面錦旗寫道﹕“撼祖國強盛,衛京都泰安”。用“撼”字來對“祖國強盛”,這不是“倒米”麼。“撼”是搖動,“搬動”的意思,一般具文化程度的人皆知。韓愈詩云“蚍蜉撼大樹”;宋史﹕<岳飛傳>“撼山易,撼岳家軍難”,講的都是搖動的意思。那麼為什麼要“撼”祖國的強盛呢,這是明顯的錯誤,而且是政治性的錯誤。

但故宮的相關負責人說,用“撼”字没錯,“顯得厚重”,真是強詞奪理,與常人的理解不同,後來又不得不承認了錯誤。

官僚主義亟需改善

從這三幾件事,既反映故宮當局作為一個文化單位,其領導十分不稱職。而且知錯不改,強詞奪理。也反映當前社會上向錢看的惡劣風氣已經深入文教部門。而官僚們的死不認錯的風氣越來越盛,再加上脫離群眾,互相推諉之風勁吹,官僚主義有惡性發展之勢。鄧小平在31年前批評的幹部作風﹕高高在上,脫離群眾,好擺門面,好說空話,辦事拖拉,不負責任,欺上暪下,專横跋扈等等的官僚作風,實在並未很好的克服。故宮的這些負面新聞,在短時間內集中表現出來,正是一面鏡子,值得有關方面汲取教訓。

電郵﹕hmng@puikiu.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