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公無意舞劍 曾氏仍可競逐

上周在本欄寫的<2012來個“鐵三角”又如何>是篇游戲文章。寫的動機是因為近日范太高調對傳媒談及是否競逐下任行政長官的新聞不絶如縷,而由於特首競逐日子日漸迫近,坊間猜測之聲又不絶於耳。在友儕茶餘飯後偶爾談及,發此怪論,引起座上友人興趣。於是發而為文,不料一石掀起千層浪,竟引起眾多傳媒人、政治評論家的注意。紛紛猜測其中因由,或許暗藏玄機。論者又以我上月曾獲溫總單獨會見,是否中樞有意要我前來透風,或以為我的文字是項公舞劍,志在沛公,不一而足,惹得記者郵電交加,應付不暇。上周前赴杭州渡假,說漏了嘴,有勞電台記者更追到機場,再三發問。文章“惹禍”,以此為甚。

曲線演繹,想像豐富

有人更“曲線”演繹,說作者的原意,並不在於推薦“鐵三角”,而是為“愛徒”曾鈺成上位舖路。這種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比我的奇想還要豐富。

今天看到素有“煲呔針”之稱的鄭經翰先生的鴻文:<吳公舞劍,意在曾公>,(見<信報>518)原先以為他又在議論我是否在為曾鈺成造勢,即是說“舞劍”明是指向“鐵三角”,實是要捧出曾鈺成。

不料細看內文,郤是說我提倡范、唐、梁“鐵三角”,郤有意貶低曾俊華,真的是寃哉枉也。

范太、唐唐、梁振英、曾俊華都是朋友,我對他們並無特別偏愛。在推測特首的跑馬仔遊戲中,我從未貶壓任何人。熱門也好,黑馬也好,都按常理推測,當然各有側重點,也只是就事論事,絶無政治目的,抬舉某人,打擊某人。

提倡“鐵三角”,為什麼就是貶低曾俊華呢。鄭先生有何根據說“英年俊華,呼聲最高”呢。曾俊華擔任財政司長,有其短長。但最近的一個財政預算案的風波,的確令他失分不少。這是各項民調所反映出來了的。我知道曾俊華是曾蔭權的愛將,而曾俊華也曾有令人刮目相看之處。如他設計的為財政預算的廣告漫畫和標語,新鮮活潑,頗吸引青少年人的注意,但我郤很難理解他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何以搞得如此窩囊而又忽然“轉軚”。

即使不應因一事而論英雄,但這對作為財政司長來說,的確是一大打擊。

因此,坊間對曾俊華是否能作為下屆特首候選人,都不樂觀。我個人來說,對他並無褒貶,又何來“吳公舞劍,意在曾公”?

虛晃一招,貶范是實

至於鄭文中,對范太則是更多貶詞。當然,人無完人,金無足赤,范太絶非完人。我的所謂“鐵三角”,正是由於各人各有優缺點,才有合三為一的奇想,並無特別推薦范太之意。對於鄭大班認為推薦范太只是“美麗的誤會”,則屬見仁見智。但政治評論為文應崇尚厚道,鄭文把范太貶為“政治棄婦”,與“北京搭上關係,琵琶別抱”,而她個人條件,“不見得有任何過人之處”“不過是死人尋舊路,企圖執死鷄而已”,如此品評,對於一位公眾人物,似乎過份一點。

相反,對曾俊華,則是“最具行政經驗,其他人在這方面始終無法相比”。把一位捧到天上,另一位郤踩在地下,這種強烈的愛憎情緒,似非公正的政治評論之道,而且與鄭大班過往頗有真知灼見的評論文章大異其趣。

鄭大班把我的遊戲文章,視為出奇制勝的絶招,目的是要斷曾俊華競選特首的“後路”,發揮“有殺錯,冇放過”的效果,並認為是“超級高手”,真在令人啼笑皆非。我與曾俊華雖不太熟,但也無寃無仇,對其為人和形象,仍然頗為欣賞,我要斷其後路做什麼?我現在無慾無求,並不捲入任何政治漩渦,只是書生論政,以文會友。論點或有錯誤,但絶不抱任何目的去貶甲褒乙。知我者眾,鄭大班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希望袛此一椿,下不為例。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