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是否遭遇寒潮? 吳康民

中國是一個人治社會,在國際視野中,往往會“以人為本”。美國在小布殊的領導下,權主義和單邊主義突出,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個戰場,弄得美國焦頭爛額,國內經濟也搞不好,對華政策也不太友善。美國人心求變,於是選出了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奧巴馬。

奧巴馬上台伊始,表示要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去年奧巴馬訪華以及發表《中美聯合聲明》,美國金融海嘯之後極需中國的支持和幫助,中美之間似乎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熱乎乎氣氛。

但是一場對台灣軍售的事件和中國激烈的反應,把中美合作的熱氣像當今的寒潮般降了逾十度。加上即將到來的奧巴馬會見達賴喇嘛,必然使中美關係雪上加霜。之前的互聯網谷歌事件,已有美國高層官員頻頻放話批評。難道奧巴馬的“改變”又要來一次改變﹖

美國人的優越感

其實,美國人的狂妄自大並不會因總統的更易而有所變化。最近美國輿論不是在叫嚷美國絶不會做世界第二嗎﹖這句話是針對中國說的。

中國從來都不會爭當世界第一。而且實際上中國無論在硬件和軟件上距離世界第一仍甚遙遠。但美國人的優越感從未熄滅,對中國的崛起,引申為中國威脅的潛意識近年來屢吹不散。

美國人認為美國永遠是世界第一,不容挑戰。美國人認為美國就是救世主,永遠站在世界的道德高地。美國人把自己定位為從領導世界政治文明為天職,總要對世界各國的內政說三道四。美國人還有一個英雄情意結,他們就是“超人”,就是“洛奇”。他們總要找一個對手,以便“同仇敵愾”。過去的對手明顯是蘇聯,打了40多年的冷戰,直至蘇聯解體。現在,他們顯然把中國作為一個潛在的對手,從“中國製造”的商品“席捲”美國,中國操控人民幣滙率等等說法,都是美國人在製造中國威脅論的神話。

美國人自認是救世主

美國人的優越感由來已久,牢不可破。歷史上美國創造不少世界第一,從軍事武器到高科技;從世界通用的美元到華爾街的金融業;從荷里活的電影到種種美式文化……。

美國人相信他們是世界最自由的國家,那個紐約的自由神像就是他們最自由的象徵。因此它理所當然地是“自由世界”的領導,是對抗“極權主義”的總司令。過去抗制共產主義的擴展,今天推行“顏色革命”,小國如伊拉克即擊而佔之,大國如中國則圍而堵之。總之他們就是上帝的化身,是自由和民主的樣板,有責任把美國的價值觀念推廣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美國人有没有想到,各國的國情各有不同,美國的一套是否置諸四海而皆準?

美國早就在菲律賓推行它的美式民主,菲律賓的現況怎麼樣?美式民主真的如此靈驗嗎?

矛盾和摩擦是永恒的

我們對美國國情也要有深刻了解,不應該一時高興一時失望。美國人的意識形態深刻地影響它的外交政策,不是任何領導人的更易能夠改變的。

正像我們中國一樣,根深蒂固的封建傳統影響了中國政治。我們也要從這個角度探討中國的政治改革。

美國人反共,中美兩國意識形態,文化傳統和現行政治制度迴異,在某些利害關係上相互利用是短暫的,矛盾和摩擦是永恒的。

但是,在現實國際關係上,中美雙方有互相依賴和合作的需要,何況正在走下坡的美國產業和欣欣向榮的中國經濟?但是,千萬不要為中美關係的變幻而一時歡喜一時愁,還是韜光養晦,沉着應戰,是為上着。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