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能讓民主派「入閘」嗎?

如果香港在2017年有一人一票的行政長官普選,一定是一位親建制派和另一位親民主派候選人的對壘。如果一定要把親民主派的候選人篩選掉,這個方案肯定在立法會通不過,特首普選便就此泡湯。

證諸全世界的領導人普選,大部分都是在朝派和在野派的競逐。實行兩黨制的國家,競選政綱也大同小異,但也有在朝在野之別。選民喜歡政黨輪替,「換一個來看看」,是民主選舉中的選民的普遍心態。

因此,香港如果實行普選,拒絶民主派中人參選,是行不通的。要就是維持選舉方式的現狀,要就是大膽地讓建制派認可的候選人與民主派候選人一較高低。第三條道路是没有的。

中央傾向於要篩選

當前,中央的態度似乎是傾向於篩選,把被認為不「愛國愛港」的候選人篩掉。但因為在立法會中建制派的票數不足三分之二,篩掉民主派候選人的辦法又肯定會被否決掉。結果就是「原地踏步」。這便會造成一個政治危機,社會上進一步動盪不安,肯定比現在還亂。選出的新特首比目前更加「舉步維艱」。

如果開放呢,第一,不一定是親民主派的候選人當選。如果建制派推出的候選人頗孚眾望,能爭取建制派以至中間選民的擁護,而又有一定的施政經驗,他(或她)的勝算應該頗高。第二,民主派推出的候選人,也會是一位較溫和的、能力較強的候選人,絶不會推出一位喊打喊殺、只能舉牌抗議的人物。

但是,有風險。群眾總有一種逆反心理。正像奧巴馬競選美國總統時提出的競選口號﹕「CHANGE」一樣。由於共和黨的小布殊太差勁,所以民主黨的「換人」的口號有市場。

即使民主派人物上台

即使選上了一位民主派的人上台。第一,他能肆意妄為嗎?他不戰戰兢兢,能站得住腳嗎?當反對派的時候,批評容易譁眾取寵;當自己執政時,方知道當權之難。建制派變成反對派,他們會放過你嗎?第二,他必須向中央述職,香港許多事情都必須得到中央的支持、協助、解決。大家知道,香港與大陸一水之隔,甚麼東西都要靠大陸。如果和大陸對着幹,肯定香港人民受災受難,他的施政更是寸步難行。

因此,一位溫和的民主派人物上台,他也許又會馴化成建制派,因為形勢使然。香港不是一個獨立政治實體,更不是獨立國,《基本法》的有關規定,更不能任由特首自把自為的。如果他因此敢於裡通外國,更是滔天大罪,中央和港人不會放過他。

中央一貫有新思維

目前的問題是,中央會接受這個有風險的選舉方案嗎?按過去中央在政治問題上的思路,是把保險系數打得很高的。這就叫「萬無一失」,「把不穏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證之於第三屆香港特首選舉,曾蔭權對梁家傑。我曾認為,即使一人一票,曾蔭權也會取得絶對優勢,並曾著文表達這個意見(見2007330本報,並收入拙著《誰是2012年行政長官》天地圖書)。但事後卻有某些官方人士對此見解頗有微言。

但事情已經過去六年。還有四年,才是普選的時候。當年中央大膽起用港英舊臣曾蔭權當第一把手,的確頗有新思維的味道。去年中央敢於放棄培養多年的唐英年,中途轉軚,也需要有很大的魄力。今天,面對新的形勢,面對香港如此複雜的政治生態,以中央在經濟實力的強大和國際地位日隆的時候,應該有魄力來應付當前香港複雜的政治形勢,更加需要有新思維來安排2017年的普選。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