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途決戰,集結號已經吹響﹗

香港的反對派,包括外國勢力及某部分利益集團,究竟要求香港變成甚麼樣子?

坦白地說,他們就是要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類如台灣,“不統不獨”。既不是鬧香港獨立也要削弱中央的憲制權力。

當然,台灣與香港不同。台灣現在實際上已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但不是獨立國家。中國大陸也不允許它成為一個獨立國家,所以馬英九便叫出不統不獨的口號。由於中國大陸現在對台灣只有經濟影響力,政治上控制不了。馬英九卻若即若離,政治上的談判遲遲未能開動。大陸只能抛出許多經濟上的好處,近年特別購買台灣綠營盤據的南部的農產品,並給台商的若干優惠,以經濟促政治,以經濟防台獨。北京當前對台灣的政策,是不急於統一,等待水到渠成。

中央對香港行使憲制權力

香港呢,早已在1997年回歸祖國,而且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個特別行政區。

鑑於香港殖民地歷史形成的特殊情況,於是創造了這個“一國兩制”,保留香港與大陸不同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但香港只是“高度自治”,《基本法》規定的中央對香港有憲制權力。除了國防和外交之外,還保留了主要人事任命權和法律的最後解釋權。

正是這個憲制權力,特別是對行政長官的任命權,使反對派如坐針氈,非要突破不可。這便是當前有關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普選爭議的來源。

反對派的如意算盤,就是要在2017年的特首普選中,選出一位並不太聽中央的特首;在2020年立法會普選中,取得過半數的議席,以便把香港逐漸變成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這個逐步蠶食中央憲政權力的隂謀,正在積極醖酿着。所以,這並不是香港建制派和反對派的對壘,而是各種反對勢力反抗中央的集結號。

雙方提前進入戰鬥狀態

中央當然看出這個政治企圖的趨勢,所以及早出手:一是早早明確指出行政長官普選的底線;二是警告香港反對勢力如此搞法,必定弱化香港在國際經濟活動上的競爭能力。

但這些要把香港搞成獨立政治實體的反對派力量和人物,早有部署,公開擺明一個對抗的陣勢:他們也已出手,一是宣佈“佔領中環”癱瘓香港以威脅香港繁榮安定,恐嚇中央就範;二是由陳方安生等成立一個“香港2020組織的新平台,準備與中央對抗。他們並不避嫌的引進英國勢力,由港英前高官的副憲政事務司布簡琼和英國富商高德禮參加領導層,更不避“港英餘孽”的嫌疑,大張旗鼓“出櫃”。

政改鬥爭風雲險惡

看來一場激烈的政治鬥爭是不可避免的了。要就是沉默的大多數為“香港是吾家”,奮起反對破壞香港和平穏定的行為,要就是反中亂港勢力引進外國勢力的力量得逞。兩者是不可調和的。

觀之某些“港英餘孽”被揭露底牌而失魂落魄地破口大罵,淪為潑婦罵街的小醜,可見當前這一場政改鬥爭的風雲險惡。

2017年的普選特首,變成一個重要關口。外國勢力和反對派認為這是一個爭奪香港政治領導權的爭奪戰,是一個變香港成為没有“獨立政治實體”之名而有獨立政治實體之實的關鍵時刻。戰鬥的提早到來,並不出人意外。但是香港建制派準備好了没有?而其中的某些自稱“建制派”的,實則是被敵方滲透的“港英餘孽”。

反對派來勢汹汹,咄咄迫人。他們的輿論部署,他們通過“工運”小試牛刀,在在表現出他們已經吹響全面攻擊的集結號。一場香港前途決戰,看來不可避免。

2013-5-11 明報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