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急敗壞 對號入座

李鵬飛老兄對我所寫的《不可輕視英國在香港的潛勢力》一文,似乎很不以為然。大概他認為英國人並没有在回歸後的香港布下綫眼和幕後操縱若干頭面人物,非常撇脫地撤離香港。如果不是李兄十分天真,便是他隠瞞了若干真情。

我並没有點名指責李鵬飛,也没有點名田北俊和周梁淑怡。他們既然要對號入座,那麼我們便來擺擺事實吧。

2003年香港特區政府提出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其手法和時機都不成熟,結果泡湯。我在當年已著文加以評論,指出中央強推的謬誤。但當年是時機問題,而不是不應為“23條”立法。田北俊身在建制之內,榮任行政局議員,理應與特區政府商討善後之策。他竟不為此圖,以辭職倒戈方式博取彩聲,令特區政府陷於尷尬境地。而李鵬飛公然參加立法會門外反對23條群眾集會,聲稱自己也是民主派,並說如果強行通過立法,便會“血洗中環”。言論昭昭在目,我曾著文指“血洗中環,理據何在?”(見拙著《吳康民論時政》2005年天地圖書)。李當年身為全國人大代表,竟危言聳聽,“23條”立法會“血洗中環”,那麼,今天又有人主張“佔領中環”,豈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田北俊說唐英年是爛蘋果

去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由唐英年與梁振英對奕。自由黨支持原黨友唐英年,完全可以理解。當年三月,北京開“兩會”,自由黨多名要員與會,得知中央已經“轉軚”,不再支持唐英年,並希望選舉能順利進行,不應流選。但自由黨田北俊、周梁淑怡等人,回港後公開在電視上揚言要投白票,促使流選。為此製造政治混亂,公然與中央唱對台戲。你們不喜歡梁振英,便應支持唐英平到底。一如香港首富李嘉誠在投票之日,在眾多記者之前,在電視攝影機前明確表示投票給唐英年,還叫記者“不要搞錯”。態度鮮明,令人印象深刻。何以田北俊在日前回應記者詢問時,為他們投白票辯解,說是因為不想在“爛橙同爛蘋果之間揀”(見4月23日本報)。為什麼你們的黨友,你們長期支持的黨友,一下子變成“爛蘋果”了?你們也太絶情了吧。

李鵬飛曾被推薦當特首

李鵬飛以不持有英國護照為自己的“清白”辯護,這正是英國人高明之處。我在這裡還要向大家透露一個未為人知的秘密,正是這位没有封爵和領取英國護照的人,曾被推薦擔任第一屆香港的行政長官呢。

在香港回歸之前,有的人對香港九七後有疑慮,李鵬飛如果一貫愛國的話,應該多宣傳《基本法》對香港高度自治的保證。為什麼要和鄧蓮如去英國為25萬人爭取英國護照,取得居英權?李鵬飛說,“這當然不包括我自己在內”,是的,李的責任重大,另有重用,否則便會如鄧蓮如那樣,到英國去當上議院議員了。

我所說的“港英餘孽”,並不如李鵬飛所說的,是“形容以前香港的官和政治人物”。他是要把水搞渾,要我擴大打擊面,陷我於不仁不義。“港英餘孽”是一極小撮的人,絶不包括以前當過官的或政治人物。像新近選上全國人大代表的李少光、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現任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等等,都是我敬重的人物。當然還有很多我認識和不認識的。所謂“港英餘孽”,應該看他們的表現,特別是在關鍵時刻,即政治上處於一個緊急關頭的時候。俗語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是愛國愛港的,是維護大局的,還是在背後捅你一刀,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電郵﹕hmng@puikiu.edu.hk

2013-4-25-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