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方案為何發而復收?

2013-4-15 明報


民主派大老李柱銘,四月九日公開提出行政長官普選的提名方案。其要點﹕一是同意由當前運作的選舉委員會作為提名委員會;二是讓獲得最高提名票的五人作為候選人,然後進行一人一票的普選。

他的原意是﹕看到北京對提名委員會這個關卡決不讓步的底線,但同時認為按上一屆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泛民主派可以獲得約五分之一的席位,因此在獲得最高票提名的五人中,必可讓泛民主派取得一席。然後在一人一票的選舉中再決雌雄,屆時泛民未必没有必勝把握。

這個如意算盤,決不是他一時興起而作出的建議,肯定是與不少民主派頭面人物商量過的,特別有可能是幕後的某些國際背景推他提出的試探氣球。

48小時後有反覆

但最奇怪的是,不過48小時,他就公開撤回方案,並向“爭取民主普選的朋友致歉”,特別要對所謂“真普聯”的召集人鄭宇碩致歉。

唯一的解釋只能是,當前泛民主派系裡的激進分子抬頭,這些喊打減殺的激進派,根本不準備參加政改方案的理性討論,他們就是要破壞香港的穏定繁榮,就是要亂,認為可以在亂中取勝。他們並不承認政治是妥協的藝術。看他們在立法會內的表現就知道,長期以來,他們對議案並不熱心認真討論,而是大聲叫嚷,用搞擲物掛標語等粗魯的動作,即所謂“博出位”是也。

立法會這一屆能增加所謂“人民力量”的生力軍,證明這些激進行為和人物,有一定的市場。於是群起效尤,連所謂“藍血”、“西裝骨骨”的大狀都願意當他們的尾巴。世事如此,能不令人嘆息。

民主黨連年後退

2010年民主派走進香港中聯辦,商討立法會選舉的改革方案,由於各讓一步,終於達成2012年立法會席位選舉改革的協議。原本這是香港政治生態的一種進步,但往後民主黨卻受到激進分子的多方面圍攻,以至在去年立法會選舉中失利。往後,民主黨節節後退,今天已不敢再與激進分子分道揚鑣,而是沉瀣一氣了。

但為什麼這名民主派的元老,忽然拋出這一個“有得傾”的方案,連民建聯的譚耀宗也讚譽有加呢?難道民主派又奉行“凡是敵人贊成的,我們都要反對”的理念,因此,非後退撤回方案不可?那麼,這一次譚耀宗真是幫了倒忙了。

決不是心血來潮

李柱銘提出方案,決不是心血來潮,也不是咨詢不周,如今李柱銘收回方案,肯定是受到壓力。這個壓力超過幕後慫恿他提出這個建議的力量。

李柱銘說,他自己的建議過分着重泛民能否入閘,“與原則脫鈎,實屬魯莽”。又說没有和陳日君、陳方安生討論。說明各種幕後勢力,包括英、美、教會,都十分着重這個2017年的普選。因為這是“奪權”的重要時機。故此意見紛紜,難以取得一致。李柱銘認為他的方案,表面上向中央讓了一步,實質上能奪取參選權,就是初步勝利。站在泛民立場,這是以退為進的謀略。可惜“識貨”的人不多,於是泡湯。

現在激進民主派正在圍繞着“佔領中環”進行“戰略部署”。他們崇尚暴力,並不着意進行談判。看來,一場過激的政治鬥爭,正在醖釀以至部署之中。今後香港的政治生態,是“剪不斷,理還亂”,還是會有峯迴路轉的一天?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