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李面對的是中國新的“三座大山”

2013-4-12 刊登於明報

推翻三座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大山”,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以來革命者的呼號。

什麼是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就是清末、民國以來,帝國主義的入侵和欺凌,官僚資本主義的形成和掠奪,封建主義對億萬農民的壓迫。革命黨人前赴後繼,終於由共產黨領導,取得1949年成立新中國的勝利。打敗了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廢除了列強對華的不平等條約,没收了蔣介石為代表的官僚資本財產,通過土地改革還億萬農民耕者有其田的理想。

新中國成立以後,道路十分曲折。首先是封建殘餘死灰復燃,愈演愈烈。發展了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由他個人進行瞎指揮,鬧出多次的過左的脫離實際的政治運動,發動了一場空前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幾乎斷送了中國國脉﹗

鄧小平撥亂反正,進行改革開放,發展市場經濟,大大解放了生產力,使中國經濟有30年的持續發展。但由於政治改革没有跟上,權力缺乏制衡,使權貴集團有所壯大,形成新的官僚資本主義。

現在看來,只有帝國主義這座大山是真正推倒了。封建主義仍未破除,官僚資本有了新的變種。“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人民對習、李寄以期望

習近平、李克強等年富力壯、形象良好。新領導上台,人民寄以極大期望。原因是社會矛盾積存太多,貧富懸殊差距增大,官民關係緊張,地方衝突事件多發。政府加強“維穏”,但治標不治本,壓制式的維穏並没有解決問題。憂國憂民的有心人害怕矛盾激化,惹成重大事件。所以廣大人民寄望於習李新政,希望他們有所作為,化解矛盾,進行改革,化戾氣為祥和。

目前習、李面對的是一個嚴峻局面。我認為他們面對的是新的三座“大山”。要開山闢石,殊不容易。

新的三座“大山”

第一座,是舖張浪費和官僚主義;第二座,是相當普遍的貪污腐化;第三座,是權貴集團的勢力。

舖張浪費,首見於“三公”消費。所謂三公消費,就是用公費大吃大喝,濫置公家小汽車和公車私用,以開會和考察的名義而實際上是渡假旅遊。

這項消費,十分驚人,而實際上也無法有個準確估計。有人說,光是各級官員公費吃喝,每年可以花掉一萬個億。這筆錢可以製造30艘航空母艦﹗我個人親歷這種地方小官的款待宴請的豪華奢侈。至於公車使用,中央早有明文規定,只有省部級官員才可以享用專車,但現在連村幹部都有專車伺候。至於以開會名義到旅遊勝地住五星級酒店,逍遙快活者,比比皆是,我曾拍有照片為證。還有以赴外國考察而實是旅遊的更不少見。

至於官僚主義作風,更是比比皆是。僅舉一例,各地政府,為討好上級考察讚譽,常喜弄些“形象工程”。各級地方政府辦公大樓,要多豪華便有多豪華,而且屢禁不絶。

習近平首推黨風“八條”

習近平上台伊始,便提出整頓黨風八條,便是向這種舖張浪費和官僚主義作風開戰。準備推倒這座大山,並且在今年北京召開“兩會”時做起。如台上布置簡樸,會議期間不作公家宴請,開會期間不封路等。這些整頓黨風的行動讓公眾看在眼裡,更容易受到群眾監督,表現出改革的初步決心。

推倒第二座大山,便是要清除貪腐行為。提出“既要打蒼蠅,也要打老虎”,就是說大小貪腐分子同時開打。貪腐的老虎強猛,貪腐的蒼蠅眾多,貪污腐化行為的普遍性和盤根錯節,要清除不易。加上現在的貪腐行為,涉及賣官買官這一條,更是上下串連,增加推倒的艱巨性。但只要抓住典型,敲山震虎,應該可以逐漸減少貪腐的後來者。更重要的是要健全檢舉和制約的機制,強化輿論監督,使貪腐分子無所遁形。穩紮穏打,這座大山也是可以推倒的。

攻堅戰是針對權集團

最是攻堅戰的是第三座大山,這是有權力和靠山的權貴集團。權貴集團掌握國家經濟命脉,許多人是中央壟斷企業的領頭人。他們在中樞政壇上有後台,更有“黨國元老”當靠山。勢力之大,無與倫比。他們是重大的既得利益者。

對於這座大山,我認為強攻不行,必須採取一定的妥協政策。就是學習香港當年建立廉政公署肅清貪污警務人員的手法。既往不咎,你已賺够的,不分“浮財”。讓他們逐步退出權力中心和國企的領導班子,然後進行體制改革。以後加強監督,也允許競爭,不要再搞“國進民退”一套,扼殺民營企業,打破獨家壟斷的局面。

習近平要推到“三座大山”,需要經過多個攻堅戰役,其過程的慘烈和反復,可以想見。但這是國家民族生死存亡的鬥爭,不推倒三座大山,可能“亡黨亡國”。打起來,也許要有犧牲。這個三大戰役,未必能在習、李任內完成,如能像《紅燈記》所說的,“自有後來人”。第六代、第七代都有這個信心和勇氣,有志者事竟成,中國才有希望﹗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