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習、李體制改革以時間

2013-3-23 刊於明報

北京“兩會”落幕,習李正式上任,全國人民包括港澳同胞,寄以厚望。

為什麼呢?因為胡溫十年,雖然經濟上仍不斷增長,但制度改革卻是停滯不前。中央某些最高領導人言必說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不照搬西方三權分立的體制。好像這些外來的“洪水猛獸”,才是動搖共產黨統治根基的最大危險。

究竟在內地主張“照搬”和“易幟”的人有多少?有多大的政治勢力正在向“易幟”的邪路走?體制內哪些“照搬”的東西已經有了苗頭?誰也說不清楚,結果淪為“狼來了”的叫喊。

實際上,高叫“易幟”和“照搬”的人,就是反對政治改革。

“政治改革”在領導人的口中多次提出,就是去年最新的“十八大”政治報告,也多次提到了政治改革。因為這是鄧小平留下的重要政治遺產。既然要繼承“鄧小平理論”,就不能迴避政治改革。但是說的是說了多年,差不多到了“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的地步,但卻難免貽人以“理論的巨人,行動的矮子”之譏。

政治改革有難度

為什麼會造成如此的矛盾現象?問題便在於“積重難返”。上兩代的領導,在發展經濟的同時,没有重視應同步進行政治改革。這本來也是鄧小平遺下的教導。但是,這裡頭或者是領導層沉醉在經濟發展的美妙幻景之中,忽視了衍生的權貴集團和貪腐行為的危害性;又或者是領導層的家族,陷入既得利益的集團之中而不能自拔。於是便出現言行不一致的怪圈。

現在新上台的習李領導班子,當然不會看不出這種矛盾現象,也深知今天政治改革的難度。所以習近平在新任總書記之際,便提出黨風改革的“八條”,這是避難取易。習近平深知,今天中國的政治現狀,上有掌權的權貴集團,下有不可勝數的貪腐分子。習李的權力中心就被這個上下的勢力圈包圍着。要就是動彈不得放棄改革,要就是想辦法逐步“解圍”。我們相信習李正在運用策略使用後者。

急緩變革方式的矛盾

現在中央的領導班子,既是各方面政治勢力妥協的產物,更是前朝元老強力干預的結果。但好在鄧小平破除了建國以來的終身制,並訂下最高領導層的年齡杠杠,達六十八歲的必退。我們只能寄希望於自然規律,讓晚些時習李體制方能大展拳腳。

中國正處在一個變革方式的矛盾之中。劇烈的變革,動搖了國本,影響了經濟發展,國人需要付出重大的代價。緩和的改革,就是希望領導人能集結健康力量,逐步“排腐”,完成改革大業。

我們當然希望用和平改革的方式,但是需要耐心。同時,劇烈的變革,還要提防由極左的,“文革”餘孽等主導,重演“文化大革命”的悲劇。目前這股勢力雖然未成氣候,但如果和腐敗和權貴集團結合起來,作垂死的掙扎,反對任何改革,他們的力量也不可小覷。

我們應該寄希望於習近平、李克強的領導,支持他們進行改革的穏健步驟。先易後難,提倡節約反對浪費,提倡幹實事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再進一步,便是穏定權貴集團,集中力量反對中下層的貪腐勢力,清除瘀血。最後才是分化權貴集團,既往不咎,讓他們交出權力,納入政商正軌。

中國的問題太複雜了,我們不能心急,耐心駛得百年船。習李給我們較多的希望,我們應該積極支持他們。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