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將加強對香港的調控──兼論張曉明為什麼袛是中央候補委員

中共“十八大”以後,中央派駐香港聯絡辦公室主任易人。原任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副主任張曉明,升任駐港中聯辦主任,官升半級,成為正部級官員。

回歸15年來,中央派駐香港中聯辦主任有三人,分別是姜恩柱、高祀仁和彭清華。他們是中共中央第十五屆、第十六屆、第十七屆中央委員,而且應該是因應他們的職務而當選的。

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早已定為中央正部級單位,因此其主管在黨內地位一般該是中央委員這一級別。這一次,派出的主任既是國務院港澳辦的副手,又是中央候補委員。難免令人有此疑問,香港的中聯辦的政治地位和作用,是否降了一級?

當然,公開的說法肯定是否定的,一切不變﹗正部級還是正部級,都是直屬中央,没有任何改變。

強化對港工作領導

但我卻有一個想法,這是中央強化對香港工作領導的跡象。去年以來,香港的政治生態有重大變化,本土的反對勢力增加,對中央依照《基本法》執行“一國”權力有抗拒情緒。在去年的特首選舉中,利益集團和港英餘孽不滿中央的取向,因而和泛民等反對派聯成一線,阻撓新政府的依法施政。加上傳媒的話語權一向不在建制派手裡,他們更抓住一些個別事件,誇大其詞,干預新特首的施政。

梁振英的班底和智囊,由於先天不足,舉步維艱。半年多以來,更加未能施展拳腳,連“適度有為”也没有做到。

反對派口口聲聲譴責“西環治港”,可能引起中央的顧忌。所以張曉明下車伊始,便向記者表示﹕“西環不治港,西環要盡職”。也就是說,香港仍是要維持“高度自治”,但北京根據《基本法》賦予中央的權力,代表中央駐港機構,一定要依法把這些權力掌握好。

美英勢力加強活動

近年來,美國積極部署進入亞太地區圍堵中國,並且由日本這個爛頭蟀當先鋒,把釣魚島事件弄到“戰爭邊緣”。這種玩火行為,作為祖國前沿的香港在中央外交,國防戰略部署中,是一個前哨站。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也是美英作為圍堵中國的橋頭堡。中央對香港的關注,顯然不僅在於本地的政治事件,而是聯系到美英在港的政治部署和戰略企圖。“二十三條”立法,主要便是針對外國勢力進駐香港採取的防範性的措施。但自從2003年立法失敗,擱置10年,仍未有重啟立法跡象。中央對香港有一條最重要的底線,就是不容許外國勢力利用作為反華基地。

但從年來香港政治生態看來,英國人利用其多年統治所形成或潛在的人事脉絡,布置若干線索,蠢蠢欲動,並與美國情報部門聯成一線,其能量不可低估。中央在香港既然要管外交和國防,自然對這些外國勢力的種種行徑,賦以特別關注。

加強對港工作領導

面對本港及國際活動嚴峻形勢,中央必定要加強對香港工作的領導,權力相對集中在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及其執行單位的港澳辦。因此,香港中聯辦的職責可能有所減弱。按照已故周恩來總理的遺訓“外交無小事”,也許當前的香港也無小事,必須加強請示報告。如果涉及國際勢力的活動,涉及外交和國防層面的問題,恐怕要報港澳領導小組,由他們討論決定。

當然,並不是中央對張曉明不够信任。他應該是一位熟悉以往香港情況,更加上是對《基本法》有精湛研究的年青學者,能力不可低估。但他的前輩都認為“香港是一本難懂的書”,他面對空前複雜的香港新形勢,自不能掉以輕心,更多的請示報告在所難免。特別要認真分析來自四面八方的真真假假的情報,各類頭面人物的言論和反映,以及他們和北京的人脉關係。這類分析,當然要和國家對國際間的宏觀分析相結合。

不許香港成為國際反華跳板

中央對香港有一條底線,就是絶對不能成為美英勢力包圍進攻中國的跳板。美英勢力利用香港越猖狂,北京關注香港這個關口將更加嚴厲。

2017年的特首普選,反對勢力將以此作為控制香港的一個突破口,這幾年的議會鬥爭和選舉鬥爭將更為嚴酷。北京的態度肯定是絶對不能失控,不能有一位反對派的頭面人物擔任普選特首。因為《基本法》規定香港行政長官應向北京中央人民政府負責。如果選出一位北京不能接受的人物擔任特首,中央肯定將不予任命(《基本法45條》)。

為避免這種情況出現,普選行政長官的提名委員會篩選是必要的。

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對普選行政長官和普選立法會的爭議是無可避免的,這兩年的政制爭拗將達到新的高潮。如此複雜的局勢,中央不能不強化對香港工作的領導,加重了北京的職責,相對來說,便減弱了香港中聯辦的決策權。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