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講話 神化個人

中國是個人治社會,繼承了不少封建殘餘,因而有把領導人神化的傳統。最高領導人被神化已造成多大浩劫?毛澤東是神,比歷代封建皇帝被神化更要高千百倍,除了“萬萬歲、萬萬歲"的叫喊外,還發明了他的話“一句頂一萬句"。對他的話“理解的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他的錯誤指示,萬民遭殃。

但神化在改革開放以後有沒有減弱和消除了呢?沒有!至今最高領導人群體仍被神化。他們的一舉一動,比如去看一齣戲,都要上第一官報<人民日報>的頭版。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消息只能刊在<人民日報>內頁第14版。只有李長春發了賀信,這條消息才能上官報首頁。至於最高領導人群體他們的講話,都是“重要講話"。甚至有些值得商榷的言論也被當作金科玉律。人總有犯錯誤的時候,哪能有最高領導人的話便句句正確?
比如有大人物說要“築牢抵禦"外來的“錯誤思想"。思想怎能“築牢抵禦"的?世界潮流,浩浩蕩蕩,沛然而不可抵禦,只有用思想對思想,您的思想正確,受到群眾擁護,便能抵禦錯誤思想。蔣介石當年如何千方百計“築牢抵禦"共產主義思想,不僅“築牢",而且趕盡殺絕,還不是被趕出大陸,偏安一隅?
又如提倡這個“不"那個“不",不可做的事情,應該經過實踐的檢驗,不是下個“不"的禁令就可奏效的。
至於批判“普世價值",更是把階級觀點絶對化。世上怎麼沒有普世價值?馬克思主義就主張普世價值,他的學說就是繼承了資產階級思想家倡議的普世價值思想成果。他把“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作為共產主義的基本原則。民主自由,難道不是普世價值?馬克思說,“自由是全部精神存在的人的本質"。同樣,恩格斯在領導第二國際的時候,也着重指出,爭取民主,是戰鬥的無產階級的首要任務之一。毛澤東在《論聯合政府》一文中也指出“沒有人民的自由,没有人民的民主政治,能够統一麼?”


共產主義就是實現民主自由


<共產黨宣言>產生在資本主義興起、殘酷的階級剝削以積累資本的時期,但它仍然聲言“共產主義並不剝奪任何人佔有社會產品的權力,它只剝奪利用這種佔有去奴役他人勞動的權力"。
其實,“共產主義"這個譯名並不十分恰切,並曾給人歪曲為“共產共妻"的原始社會的變種。恩格斯早在十九世紀九十年代就說過,共產主義一詞不宜普通使用,因為其含義並不確切。有人認為共產主義反對人的自由,實際上共產主義的目的就是人的解放,實現自由。
歷史上許多共產主義國家,實行的並不是真正的共產主義 ,而是極左的階級鬥爭和專權的統治。蘇聯和東歐的共產主義國家失敗了,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前的左的嘗試也失敗了。馬克思、恩格斯的共產主義理論被歪曲了、實踐被錯誤路線所糟蹋了,斯大林和毛澤東等所犯的錯誤已受到公開的批判。

今天再把領導人的言論神化,再奉行理解的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恐怕仍將會鑄成大錯。
有的人根本沒有讀懂馬克思、恩格斯的書,連毛澤東思想中的正確部分也沒有很好地理解,就嘩哩嘩啦地發議論,並以“重要講話"的姿態面世,去指導整個意識形態領域。正像毛澤東所曾批評過那樣:“流毒全黨,妨礙革命,傳播出去,禍國殃民"。


過去中央有“少宣傳個人”的指示

習近平上台以來,雖然也反對一些對領導人過份逢迎的做法,但宣傳部門還是連篇累牘地宣揚中央主要領導人。

中國現在要改變人治的狀況,還有一條漫長的路要走,但應該從改變神化個人的做法做起。打倒“四人幫"以後,中共中央舉行三中全會,曾正確指出,中央領導同志的個人意見,不要叫“指示"。1980730中共中央發出一個“少宣傳個人"的幾個問題的指示,明確指出:“少宣傳領導人個人的沒有重要意義的活動和講話"。到了19801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通報”,決定撤換華國鋒的最高領導人的職務。當年批評華的一條罪狀,便是他“熱心於製造和接受新的個人迷信"。

現在看來,“文化大革命"的慘痛教訓之一,就是在全黨全國中發展了“個人迷信",把毛澤東神化為一個無所不曉的神仙,把他隨便講出的一句話,都作為“最高指示",連夜敲鑼打鼓地傳達。打倒“四人幫"以後,在破除“個人迷信”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由於中國的封建傳統太深,破除得並不徹底。所以今天對於一些大人物的“重要講話",誰也不敢公開批評。神化個人的風氣仍然存在,這是不利於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

但是在大小領導說了算的風氣下,誰又敢於戳穿這件“皇帝的新衣"呢。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