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選舉

昨天開過的港區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選舉會議,決定人大代表選舉,在1219舉行。

香港是特別行政區,選舉人大的選舉文化也有別於內地其他省市自治區。而且每一屆的選舉都要煩勞上一屆通過一次選舉辦法的決議,新一屆的選舉也不例外。

不過,這個香港選舉會議在選舉主席團成員的時候,卻仍然是內地選舉模式的一套。既没有差額,推薦成員也是黑箱作業。十九位主席團成員的名單,都是開會時才發給各位選舉委員。本來在開會之前也可以先發給各選舉委員徵求意見,並歡迎委員推薦人選。就是等額選舉,也可以通過投票,以得票多寡讓大家知道誰孚眾望而誰民望落後。人大常委會不為此圖,但又要舉手表決,所以當天我不參加投票。

其次,當前推薦代表名單满天飛,社會上風傳誰得到 “祝福”,誰便有當選可能。而不是看候選人是不是有議政能力和時間,並且不是沽名釣譽之徒,只望圖個榮譽職位。

我在1013日本報筆陣欄曾經寫過《奇望於新一屆港區人大代表》一文。希望新一屆能選出對國事有較深刻的認識,對全國政事上有較高的議政能力的人。而且更不是兼職多多、“周身唔得閒”的人物。因為在我參與全國人大工作期間,對此深有體會。坦白地說,不少人是“尸位素餐”,正所謂“上不能匡主,下亡以益民”,如何能代表港人發聲?

所以我主張已在本港參加行政會議和立法會的議員,如不是有充分的精力,有較高的議政能力,最好不要再參加全國人大代表的選舉。

多名行政立法議員仍然參選

但現已公開表態的參選人士,不少已在行政、立法兩會中有位子的,仍然躍躍欲試。有的希望連任,有的爭取“再上一層樓”,毫無退縮之意。

更有甚者,現在有些參選而被“祝福”的參選人,更有“世襲”的現象。有的是父傳子的,有的是某單位有代表退下來,便由該單位的另一位頂上。當然世襲頂替的人,不一定没有議政能力,所以不能一概而論。但是這難免有點封建色彩。北朝鮮金氏王朝的世襲,己經淪為國際笑談。但香港是個開放的民主社會,也來這一套,未免令人“刮目相看”了。

由於參選的門檻很低,只要有十名選舉委員提名,便可以成為候選人。如果各位選委都進行足額提名,最高便可以有130名左右的候選人。當然現實不可能有這麼多。而且風聞有人正在“勸退”一些候選人,避免“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所謂“漁翁”,就是害怕有些反共反中分子混進全國人大的隊伍來。其實這個可能性很小,上一屆有個別所謂泛民的人物參選,結果都是鍛羽而歸。只是有個別建制派頭面人物竟提名著名反共分子參選,淪為笑談而已。

選舉結果不容有失

當然,目前的香港政治生態十分複雜,全國人大代表的選舉當然不容有失。中央方面又一向對選舉的保險系數打得很高,所以有的做法與香港人喜歡放任自由的風氣有矛盾。如此“宏觀調控”,能否選出真正有議政論政能力的人士,就只好看看選舉結果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