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抺黑溫家寶家人

去年溫家寶總理在北京單獨會見我的時候,臨別時交給我一個牛皮袋子,內裡大概是一些文件。他也没有說什麼,我也没有馬上拆開。回到賓館,拆開一看,原來是一大疊影印剪報。但分門別類,並加上小標題﹕

一、謠言的由來,200471,二十一世紀經濟報道。

二、有關“平保”謠言,各報、雜誌、網絡闢謠資料。

三、有關珠寶展台灣代表團的申明。

四、徐明假冒女婿。

五、近日有關溫雲松的報道失實。

這些材料,都是抺黑他和他的家人的,早在《紐約時報》最近的抺黑文章出爐之前,已有前科,而且材料不少。由此可見,要搜集抺黑溫總及其家人的黑材料,由來已久,並不是《紐約時報》早着先鞭。

當時溫總把這些影印材料送給我,並没有要求我為他做什麼事。但我知道,這些對他抺黑的海外報道,顯然是希望“出口轉內銷”,打擊作為改革派的一面旗幟的溫總威信。

溫總的悲情發言

我曾在去年618日在《筆陣》欄的一篇<“唱紅”與“抺黑”>中略為提及抺黑溫總的政治目的。往後在今年317日又在《筆陣》中寫及<溫家寶總理的悲情>,說及他在今年“兩會”結束時招待記者會上開頭所說的一段話﹕“我,連同我這一生,給人民做的有益的事情,人民都把它忘記,並隨着我日後長眠地下而湮没無聞”,這是多麼悲情的一段話呀﹗

面對內地社會的眾多社會上的深層次矛盾,作為大管家的國務院總理,工作的壓力有多大,應該可以想像得到。而“政令不出中南海”,更令溫總感到十分揪心﹗

溫總多次公開提倡政治改革,因他深知,一切問題的核心在於政治改革趕不上形勢需要。没有政改,貪腐問題也只能治標不治本。其實,這些關鍵問題,鄧小平早已知道,並且公開說過。很可惜,經過幾代領導人,都只能紙上談兵,做言論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反改革的勢力實在強大,熱心改革的溫總,只能徒呼荷荷。

抺黑材料都是張冠李戴

回頭再說那些抺黑溫總的材料,都是舊聞。以《紐約時報》揭發的所謂溫總母親持有“平安保險”巨額股票一事,實在匪夷所思。

平安保險20046月在香港上市,當年已引發指該公司向溫總及其子溫雲松贈送股份的謠言。其實持股人鄭建源是鄭裕彤的代表,其人受鄭裕彤賞識上位,擔任新世界(中國)經理,但絶不是溫雲松的化名。此事2004114本報及《星島日報》均有詳細報道及闢謠。本報翌日特稿更以“改革招怨,溫總謠言屢傳”作為標題。

今天《紐約時報》又再以“平保”股權問題炒到九十多歲的溫總母親身上,它很想說明,溫總祖孫三代都是貪腐分子。

至於熱炒 溫總 夫人張蓓莉是珠寶商一事,並謠傳她在北京國際珠寶展銷會上,豪擲200萬人民幣買珠寶。這本屬極為幼稚的謠言,還要勞參展台商和台灣參展團團長邱惟鐘在多份港台報刊刊登澄清聲明。

日前本港某報也刊登專文,說 明溫家寶 夫人是寶石鑑定專家而不是珠寶商。

《紐約時報》是揭秘小報嗎?

《紐約時報》的所謂有關溫家寶家人秘密財產的長篇報道,其中不少都是炒多年前的冷飯。他們連溫總夫婦的照片都找不到,要由他們駐上海分社的新聞助理徐研向我求助,希望採用去年我與溫總夫婦會見時的獨家照片。

《紐約時報》早在2004年就在搜集中國領導層的黑材料,它以“國家主席與軍隊領袖之間不合”為題進行挑撥離間。文中已提及“平安保險”的股權與溫家的事。不過那時候指的是溫總的兒子溫雲松,今天卻把這頂擁有秘密財產的帽子戴到溫總的老母親的頭上。一張國際性的大報,卻淪為小報式的“揭秘”,實在令人嘆息和齒冷。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