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和“逆反統戰”,名與利的互動

統戰,是統一戰線的簡稱。這詞兒是共產黨發明的,是共產黨奪得政權的三大法寶之一。三大法寶就是黨的領導、武裝鬥爭,統一戰線。共產黨奪得政權,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確是靠這三條。有一個強大的組織,有槍桿子打天下,再爭取多數人特別是有影響力的人物和群體的支持,以此打敗敵人,建立新政權。一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的確如此。

統戰,就是採用各種辦法,諸如曉以大義,曉以利害,利用各種關係爭取、拉攏各界有代表性的人士。到了後來,許以名利,變成統戰的重要手法。

在抗日戰爭初起的時候,毛澤東提出“為動員一切力量爭取抗戰勝利而鬥爭”,是曉以大義。提出十大救國綱領,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建立民主的聯合政府,是向各黨派各地方勢力曉以利害。在抗戰時期和內戰時期中共的統一戰線政策,應該說是十分成功。

統戰工作 許以名利

到了近年,統一戰線雖然仍是拉攏各階層、各黨派,各方面的力量的武器。但因共產黨已經當權,有的人已經主動向共產黨靠攏,統戰變成要選擇有利用價值的人物,或者在社會上有影響力的人物。而手法就不僅是曉以大義,曉以利害,而不少是許以名利了。

正因為有這種名利方面的互動,於是便出現所謂“逆反統戰”的現象和行為。

“逆反統戰”不是反對統戰,是對共產黨和共產黨的代表人物進行“統戰”,是以其人之道還諸其人之身。就是以種種手法爭取有權勢的共產黨人給自己以名位,或者給自己以做生意的方便,或者為自己解決某些難題。也就是如毛澤東所說的,使用“糖衣砲彈”。毛澤東在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報告說,可能有這樣一些共產黨人,他們是不曾被拿槍的敵人征服過的,但是經不起人們用糖衣裹着的砲彈的攻擊,他們在糖彈面前要打敗仗。

現在,內地不少的大小幹部墮落到貪污腐化,就是在糖衣砲彈面前打了敗仗。

香港有“逆反統戰”

香港在回歸前,有某些人為了上位,便使用“逆反統戰”的手法,用糖衣砲彈來攻擊共產黨的幹部。他們先做前香港新華社副社長鄭華的工作。接着把“逆反統戰”做到中南海。

現在,這種“逆反統戰”的行徑還少嗎?有的人為了“逆反統戰”進行的方便,老早便在北京置業(不是每個在京置業的都是如此),以便經常可以在京進行“逆反統戰”。有的人北京消息十分靈通,甚且頗有內幕,便是逆反統戰的副產品。

台灣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曾經也來嘗試一次“逆反統戰”。台灣駐台代表,官式邀請香港教聯會和愛國學校的頭面人物訪問台灣,考察台灣教育。但香港愛國教育界有備而去,結果主持此事的,被台灣保守勢力斥為没有什麼效果,偷雞不着蝕把米。倡議並促成此事的台灣駐港代表,因此被迫提早下台,以至鬱鬱而終。

統戰、逆反統戰的互動

統戰,逆反統戰,居然互動。過去統戰工作是中共的拿手好戲。想不到人家也學會了這一套,以逆反統戰對付統戰。統戰工作變成“許以名利”為主,而逆反統戰的高明之處,是並不涉及明顯的行賄行為。利益交換往往是長期的,你欠他的一個“人情”,他日有求於你,便應有所“報答”,這就是名與利的互動。

共產黨的統一戰線工作是高明的,它為革命戰爭的勝利和初期的政權建設發揮重要作用。但後來的連串極左的政治運動,打倒了許多真心實意願意團結在共產黨周圍的有識人士。今天,統一戰線工作仍在運用着,各級黨委都有統戰部。但摸透了共產黨幹部“脾氣”的投機分子,也懂得運用“逆反統戰”的手法,變成統戰和“逆反統戰”的對奕,或可說是名與利的互動。人家並没有一個“逆反統戰”部,但逆反統戰隨處可見。是糖衣砲彈也好,是“交朋友”也好,共產黨的統戰幹部,立場堅定不涉私念是重要的。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