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為內地負面消息付出代價 吳康民 2012-9-15 明報

一個國民教育課程的爭議,變成一個反政府的群眾運動,這裏頭當然有不少複雜的因素。但是,對內地的施政和現狀的諸多不滿,應該是煽起這團怒火的原因之一。

為什麼國民教育如此令人反感?對國情應有的認識被貶為洗腦?這既有遠因也有近因。

1989年的一場“六四政治風波”,在港人中形成一個揮之不去的心結。近年來國家雖然經濟堀起,但抵銷不了官商勾結和貪污腐敗橫行給人的壞印象。一個號稱工人階級領導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逾兩億的農民工卻處於社會底層,一般工人的生活也並不好過。而官僚們紙醉金迷,夜夜笙歌,“我爸是李剛”的大小太子黨,橫行霸道,令人側目。社會上的不公事例,比比皆是。全民上訪,成為中國獨有的奇景。維穏經費超過軍費,更為人所詬病。道德淪亡,假貨處處,很多事例傷了中國人民包括港人的心。

男女太空人上天,深海測量的破世界紀錄,標誌着中國的高尖科技的新成就。奧運健兒在國際比賽中屢創佳績,舉世側目。但是,男女太空人以及奧運冠軍訪港,其引人注目之處,遠不及陳光誠、李旺陽事件的令人心靈震憾。香港是個言論高度自由的社會,所以我要說,香港要為內地負面消息付出代價。

好事不出門 壞事傳千里

俗語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自古如此,於今為烈。傳媒的煽情化,更加劇對負面消息的渲染。而且有的事情也匪夷所思。一個盲人陳光誠,如何能跳牆而出,“千里走單騎”,跑到北京的美國大使館?又一個盲人李旺陽,能站地環頭自我了斷?這些個別事例太“傳奇”了。所以,闖進太空絶不容易,拿奧運冠軍非苦練不可,但都不及這些陳光誠、李旺陽事件的轟動。

我們的官腔卻又遠不及人家一個過氣領袖演講的魅力。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為奧巴馬助選,一場演說,萬人歡呼,風采不減當年。我們花了不少的宣傳經費,人力物力應有盡有,但在國際上的話語權呢,在香港的話語權呢,可說非常弱小。官腔起不了宣傳作用,“築牢抵禦”在網絡時代收效甚微。

人家的“統一戰線”成功了

統一戰線過去是中共的“三大法寶”之一。就是說,過去共產黨能奪取政權,靠統一戰線,孤立了國民黨蔣介石集團,才取得解放戰爭的勝利,建立新中國。但今天在香港,人家的統一戰線卻成功了。我常常說,利益集團、港英餘孽、泛民主派,今天已結成一條統一戰線。他們有錢,有傳媒工具、有黑材料,有打手、有無間道,行動周密,輿論先行,運動群眾。針對北京,針對特區政府,針對傳統愛國力量。這是一場什麼戰爭?是一場全面的立體戰爭﹗

不要小覻人家的戰鬥部署。新特區政府上場以來,人家的戰鬥部署是周密的、有步驟的,目的就是要打擊新特區政府的威信,使其提前成為跛腳鴨。即使不能迫使中央中途換馬,也要千方百計使C.Y不得連任。再在2017年的普選中來做手腳,選出他們的“心水馬”當權。

立法會選舉是反彈

新政府上台短短兩個多月來,已經打了兩場戰役。第一場是人事戰,對方迫使改組內閣不成,麥齊光下台,陳茂波威信受損。第二場便是國民教育爭議,規模之大,時間之長,正是內地負面消息的反射。但是,他們把道德與國民教育與設立國民教育科混淆起來,否定道德與國民教育的必要性,也令知識界與教育界的有識之士反感。反道德與國民教育運動的過激,也許會種下反彈的種子。

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在苦鬥中獲得勝利,可說是這種反彈的反映。選民們對激進的反建制的行動,已感到厭倦,對“打打殺殺”的有破壞無建設的議會政治,便用選票來表達不滿。

團結合作 共謀發展

香港當前之亂局,一方面是內地的負面消息產生的影響,使港人缺乏“心向祖國”的凝聚力,使國民身份的認同不够牢固。特別是年青的一代,缺乏對民族苦難的經歷和體會,没有生於憂患的“憶苦思甜”意識,遂使某些負面消息在腦海裏佔據主要地位。

另一方面,目前的反建制的力量由於利益集團的支持和發動,港英餘孽的積極參與,泛民反對派的衝鋒陷陣,其能量顯得相對強大。但物極必反,亂局持續,對全港市民不利。最終港人必會認識到,與中央對抗,與特區政府對抗,必然兩敗俱傷,無助於香港的繁榮穏定。

目前國際風雲變幻不定,歐美經濟危機仍在,北京正值領導層換屆並謀勵精圖治之時,港人對政府應持推動局面向前發展的態度,多提積極建議協助政府依法施政,共謀香港的安定發展。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