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是“中華民國”的一個區嗎?

馬英九在台灣舉行就職典禮,他強調過去四年兩岸關係取得突破性發展,說恢復了兩岸制度性協商,簽署了十六項協議。並說﹕“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都是炎黃子孫,擁有共同的血緣、歷史和文化,也都同樣尊崇孫中山先生”。這話都說對了。但他又話題一轉,把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提倡的“一國兩區”,演譯成“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區域”,這就把過去的“九二共識”,即從“一中各表”的共識倒退了。

如果說“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區域”,便是說大陸區域也是“中華民國”了。中國大陸還有“中華民國”嗎?

如果說大陸還有金門、馬祖兩個小島掛着“中華民國”的旗幟,便說這代表中國大陸也是中華民國,那是十分牽強的說法。台灣的蔣介石時代,口口聲聲要反攻大陸,口不離要以“中華民國”統一中國,那時候就是在美國人看來,也是癡人說夢。“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時,已經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現在國際上承認的一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已成為歷史名詞。

解放金馬 非不能也

至於金馬,是在台灣未與大陸統一之前,有意放在台灣的手裏,以牽制台獨分子鬧獨立。過去有些所謂大陸問題的評論家,說金馬等島嶼未能解放,是大陸没有能力,這完全是不了解當年政情的無稽之談,我曾經著文加以駁斥。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美國看到中共在大陸的政權穏定,害怕中共進一步解放台灣,於是有意策動台灣獨立,作為美國監視中國大陸的棋子,為此策動蔣介石放棄金門、馬祖。蔣介石反攻大陸之夢未醒,對此頗有抗拒。中共中央看穿美國的隂謀和蔣介石的猶豫,因此命令彭德懷策劃砲轟金門,其目的不是要解放金馬,而是要牽制蔣幫。因為蔣介石如因中共砲轟而撤退,便大大失去面子,並且他經常說要以金馬作為反攻大陸的基地的言論,也有貽人自打嘴巴之譏。這便是單雙日打砲策略的由來。

以當年中共的實力,自不可與一九四九年登陸金門失敗可比。砲轟而不登陸解放,是不為也而非不能也。

擱置爭議 深化互信

今天馬英九死抱“一個中華民國”不放,肯定對兩岸關係政治上的突破,有消極作用。吳伯雄在提及“一國兩區”的時候,還表示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這是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肯定。而馬英九突出“一個中華民國”,則是又引來一次“兩個中國”的爭議,對兩岸關係的進一步發展是不利的。

北京對兩岸關係,了解到歷史遺留的問題相當複雜,島上又有不同的政治勢力在扯改善兩岸關係的後腿,所以常常有擱置爭議,目光向前看的建議。馬英九提出這個“一個中華民國”的論點,便是要重提對“一中”的爭議,這就有點倒退了。

當然,目前馬英九再度連任的民望不高,島內的反對聲音不小。馬英九以為提一些能够滿足台獨分子的口號,有利於減少壓力,爭取淺綠勢力。但是,這可能變成兩邊不討好,既不利於兩岸關係的發展,也可能在國民黨內部引起爭議。馬英九的政治智慧,一向被人認為十分“麻麻地”,這一次這個口號的提出,無論在島內,或者兩岸之間,恐怕負面作用更多一點。

如果他改一個字,說“一個中華民族,兩個地區”,這就說對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