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事件有蹊蹺

近月來,陳光誠成為國際矚目的風雲人物。

近月來,陳光誠成為中美外交對奕中的一隻棋子。

近月來,陳光誠事件又成為西方世界指責中國侵犯人權的一個實例。

陳光誠是什麼人?是一個盲人,是一個維權律師。他曾為他的老家山東臨沂做了兩件事﹕一是維護殘障者應有的權利,促成臨沂市當局取消向殘疾人徵稅;二是揭露臨沂當局在執行計劃生育政策中的野蠻執法,強迫墮胎和繳納巨額罰款等等。

他的作為,有否“過界”,可以討論。但總不涉及顛覆社會主義政權,推翻中國共產黨的統治等等政治意圖吧。

他因此獲故意破壞公共財物和聚眾擾亂交通等罪,被判監四年三個月。刑滿釋放,繼續監控,全家人在家形同軟禁,甚且家人也遭到暴力對待。

陳光誠出走的傳奇性

奇怪的是他這一次出走充滿傳奇性。一個盲人,能翻過好幾道高牆,在黑暗的農地上奔走二十公里,腿部受傷。卻有有心人接應,一接就接到北京,直入美國大使館。然後在美使館的安排下,外出就醫,進入朝陽醫院。

奇怪的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陳光誠是中國公民,他完全可以申請護照出國留學,家人也可陪同。

奇怪的是美國紐約大學立即邀請他作為訪問學者,只要中方放行,美國便會發出簽證。

這一切似乎有一個周密的安排,要利用陳光誠事件,再一次打擊中國的人權聲望,並為剛舉行過的中國戰略與經濟對話的美方造勢。

難怪北京的報紙不點名的批評美國使館,在陳光誠事件扮演一個不光彩的角色。“甚至可以說是鷄鳴狗盜的角色”,說美國人利用陳光誠作為抺黑中國的工具和棋子。搞些“上不得枱面的勾當”。並且直接點名指責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

美國人熱衷於指小動作

陳光誠事件是不是美國人策劃的一場鬧劇,現在還說不準。也許還要再多些時間,或者看陳光誠今後的動態才能判斷。但是美國人熱心搞這些小動作,早有前科。甚至在這一次美國大選中,共和黨也拿陳光誠事件來批評奧巴馬總統的軟弱,說没有得到中方的保證中便讓李離開美國使館,或可能造成他求助無門的情況。凡此種種,製造事件,為中美談判中的美方增加籌碼,為美國大選中一方攻擊對方製造話題,是並不奇怪的。

我相信,陳光誠事件本來只是一個地方事件,是一個不涉及政治話題的維權事件。只是地方政府處理不當,結果小事變成“大頭佛”。既為美國人所利用,為西方社會指責中國侵犯人權製造口實。

責人不如責已。我們有些地方官員,眼光狹窄,只顧局部利益,往往倚仗權勢;或因貪腐行為,害怕群眾揭發;或因面子攸關,對當事人打擊報復。更重要的是,為了地方政績的“形象工程”,往往追捕上訪者,千方百計捂蓋子。對陳光誠這種“異類”,當然不惜工本,以維穏為名,加以監控。難怪溫家寶總理多次呼籲,政府的運作應該在陽光下進行。同時,也是“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的時候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