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唐最好再任政務司長

年前我曾發表過“鐵三角”的怪論,認為往前出馬競逐特首的三位候選人都各有千秋,也各有久缺,不如組成一個“鐵三角”的班子算了。所謂鐵三角,就是由范徐麗泰擔任特首,唐英年繼任政務司長,梁振英當財政司長,各抒所長。到了2017年普選,范太因年事已高,應該引退,再由經五年鍛練的唐唐和C.Y再決雌雄,讓選民一人一票選擇。

當然這是怪論。一山尚不能藏兩虎,特區政府如何能令兩雄一雌相處?但怪論也說出一點道理,就是人無完人,金無足赤。要選擇一位各方面都满意的能人真難。

怪論雖然是怪,但卻引起政治評論界的注意。這是早期特首競逐中一家之言。能引起議論,筆者心滿意足矣。

現在再來一個怪論,當然又是全無可能。但我還是要提出來,讓政治評論界審議。

我的新怪論是,讓唐英年再任一屆政務司長。

唐英年的最佳出處

為什麼有此怪論呢。最近,大家不是都在議論今後唐英年的出處麼。有說讓他從此退出政壇,退休安享“晚年”好了。有說讓他出選立法局,一如葉劉淑儀重戰江湖一樣。有說他就此回去主持家族生意算了。也有主張由他成立一個智庫,議政論政。

其實以上議論都不可行。評論界早已指出,唐唐雄心勃勃,年不滿花甲,從此退休,未免太早。這兩年籌備競逐特首,早已進入狀態,忽然戛然而止,心理恐怕十分不平衡,既有害健康,也壯志未酬,怎能英雄氣短?

至於出選立法會,直選未必能贏,再輸一次,面子極不好看。如果去佔唐營的功能組別席位,又有勝之不武之譏。況且立法會議員,能發揮其所長的空間不大,幹了一屆,再行出山,得益甚少。

家族生意呢,據說已由其弟接班。看許多大家族的兄弟鬩牆的故事太多,相信唐唐也志不在此。家族分紅,老父必已有安排,何必因此增加紛擾?

搞個什麼智庫,理論工作非唐唐所長。招攬某些謀士,在這一次競逐特首期間,唐唐不是被某些政治化粧師和公關人員弄得裡外不是人麼。我曾評論唐唐正是用人不當,偏離愛國愛國立場,導致中央轉軚。前車可鑒,不可不察。

解決選任政務司長難題

如果屈就政務司長,官復原職,並無降級。駕輕就熟,繼續在特區政府中磨練,做個強勢的政務司長,必對2017年重出江湖大有裨益。

君不見美國希拉莉競逐總統失敗,卻心甘情願擔當奧巴馬總統的國務卿,算是副手。但在國際上大出風頭,有與奧巴馬平分秋色之威風。香港人不是非常崇拜美國和美式政治麼,為什麼美國可以,香港不可以?

再次,現在新一屆特區政府正在為選擇一位政務司長傷腦筋。林瑞麟願意留任,或有北京祝福,但民望偏低;林鄭月娥雖然“好打得”,民望也不錯,但她是否願意接任,還是未知之數。而且最頭痛的,是林鄭就任,林瑞麟該往哪處擺?這是新特首和北京最揪心的事情。

如果唐唐願意屈就,這些問題便可迎刃而解。其他兩人,各就原位,不就皆大歡喜麼。

至於梁振英是否同意,這個倒不是問題。只要唐唐向北京表達有這個意願,北京當然歡迎,命令一下,誰敢不從?

現在不是許多人高唱大和解麼?從香港唱到北京,北京更暗示要多講唐唐的好話,可見一斑。如果實現“梁唐配”,那就“一天都光晒”。還需要擺什麼和頭酒,開什麼和解飯局呢?最大的和解,就是梁唐配。

2017年再來一次大比武,那便不是小圈子了,一人一票,萬民歡騰。唐唐今天的不計嫌,大和解,已經先博得若干分數,絶對有利於2017年捲土重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