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權換治權的“借屍還魂”

大家是否記得,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中英開始對香港問題的談判時,英國人抛出“主權換治權”的議題,即香港主權回歸中國,但統治權仍交由英國人管理。

英方的邏輯是,中方不能管好作為國際城市、金融中心的香港,只有英國人能。

但是,在鄧小平領導下的中央政府,對此採取強硬態度,認為這是原則問題,寸步不讓。導致前來談判的英國首相、鐡娘子戴卓爾夫人,在北京大會堂門前摔 了一跤。

當年在香港的“高等華人”群中,特別是某些行政立法兩局議員,贊成“主權換治權”的不少。就是在英國當局迫於北京的堅持而不得不退讓,終於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以後,這些人當中,仍然有不少死心不息,或明或暗地堅持獨立的“治權”,把治權凌駕於主權之上。這些人仍在台上,仍然有影響力。

至於公民黨的某些大狀,經常叫囂香港已由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國殖民地”,這些反中亂港分子,是更為等而下之的了。

特首選舉中有人自把自為

香港的回歸已經十五年,主權回歸不用說了,治權的回歸也有這麼長的歷史。應該說,“主權換治權”的問題應該解決了。但是,能說没有人想把“主權換治權”“借屍還魂”嗎?

最近的特首選舉,反映出這個傾向。

特首選舉,基本法規定,由本港選出的行政長官,要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這就是說,中央人民政府有否決的權力。多年前已有中央的負責官員解釋說,這個任命權是“實質”性的,不是例行公事的。這一次有兩位建制派人物唐英年和梁振英出來競逐,中央官員也多次發話,說只有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而為大多數港人所接受的才能當選。競逐的過程十分曲折,也是眾所皆知。但應尊重選舉委員的選擇,不能輸打贏要,某一方更不能看到形勢不利,便鼓吹選委們投白票,製造流選。

與中央對抗注定慘敗

有人看到選情對自已不利,便居然出來公開叫板,叫嚷要選委投白票,爭取流選,這不是有意和中央對着幹嗎?這不是憑實力向中央施壓嗎?

這種叫板,就是變相的要求治權。香港不是獨立的政治實體,主權和治權都應在中央政府手裏。“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香港不是西方聯邦制中的一個聯邦,只是一個特別的行政區。說主權和治權都在中央手裏,完全没有錯。說中央對香港的特首選舉有影響力,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中央會聽取港人的意見,包括有代表性的大人物,也有權直接向中央進言。但出到公開叫板,這卻是前所未有。

中央已經明確表明,香港一定能够選出一個為多數港人所擁護的特首。“一定能够選出”,當然不是流選。港人所委託的選舉委員,當然要負責任,選出一位建制派的候選人。這兩個建制派候選人中央都可接受,為什麼選舉委員便不能接受,要投以白票,製造流選?

人無完人,金無足赤,歷史中的高層領袖,都不是完人。為什麼可以苛求香港的行政長官是一位完整無缺的聖賢?美國人也只能在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候選人中選出一位,他們會是完人嗎?

投以白票,製造流選,只能是製造混亂,造成香港的政治危機,香港的不穏定。投白票的選舉委員,只能是製造香港混亂的罪人,他們違反中央的意旨,辜負香港選民的委托,最終是要付出代價的。

好在大部分選委都是明智的,都没有聽從這些所謂建制派內的“反中亂港”分子的話,投白票來製造流選,順利選出了梁振英當特首,穏定了香港的局勢。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