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是沾上“國際背景”

薄熙來因王立軍事件而迅速下台,是什麼原因?是因為貪腐的問題落馬?是推行“唱紅”、“唱讀講傳”的“左”的路線與中央對着幹?這些應該都不是主要的,要命的是王立軍走進了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洩漏了大量的國家機密。

顯然,薄熙來有若干把柄在王立軍手上,他也可能和王立軍講了許多“私房話”。結果這些材料都可能洩漏到美國人的手裏。其危害國家安全的程度可大可小,這才會引起中共中央高層一致的不滿。於是在“兩會”一結束,便把一位“前途似錦”的政治局委員撤下來了。

“裡通外國”,是最大的罪名。當年毛澤東要打擊政敵,最大的罪名就是這一條。建國不久,毛澤東看到高崗這個東北王的坐大,雖然毛有玩弄派系權術之嫌,但見高直接與蘇聯和斯大林暗通款曲,猜忌之心立生,於是打他一個勾結蘇聯搞獨立王國的罪名。那時候,中共和蘇共關係還没有破裂,公開發佈的“高饒反黨聯盟”,便没有涉及蘇聯。

到了1959年廬山會議整彭德懷的時候,中蘇關係已經破裂。彭德懷等人雖然是反毛澤東過左的路線,指責大躍進導致餓死幾千萬人的慘劇。但如果以此作為打擊一批反他的“左”傾冒進者的理由,似乎還不能取得人們的同情。於是強加他們“裡通外國”,組織“軍事俱樂部”的罪名。並指出廬山會議之前,彭德懷和張聞天剛從蘇聯、東歐訪問歸來,便加上他們去蘇修國家“取經”,“要分裂黨”、“迫毛主席下台”的大罪,終於置他們於萬劫不復之地。

香港有“北非諜影”

過去這些子虛烏有的罪名,當然不足為訓。但王立軍走進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逗留逾一整天,卻是明擺着的事實。這豈只是“用人不察”那麼簡單嗎?難怪溫家寶要重慶市委和市政府認真反思了。

由此可見,涉及國際背景,涉及裡通外國,是一個既敏感又嚴重的罪名。地方觸犯此罪,中央必定嚴密注視,並採取措施,防止事件的發酵,以至發生可怕的後果。

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又長期由英國人統治,美國勢力更是在此經營已久,各種政治經濟文化關係盤根錯節。美國的各種基金會,並通過某些商業機構,資助各種反共勢力、政團、會社,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

上世紀二戰之時,北非的摩洛哥城市卡薩布蘭卡(現名達爾貝達)曾經是一個諜報中心。當年著名男女明星英格麗葆曼與堪富利保加所拍的黑白影片<卡薩布蘭卡>(港譯《北非諜影》)曾轟動一時。現在,香港是不是也已成為亞洲的“卡薩布蘭卡”?

香港是一個很自由的城市,也就有利於諜報工作的活動。半公開的和秘密的諜報人員都正在進行活動中,這是眾所周知的事。

如果有一位高級幹部,他有一至兩位外國情人,或者甚至有混血的私生子。這件事,外國傳媒可能有人知道,難免美國中央情報局或英國的MI-6人員也會知道,茲體事大,難道不影響國家安全嗎?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