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 唯有改革 —-紀念鄧小平“南巡講話”20周年

223,北京《人民日報》發表“本評論部”的重要文章,指出在鄧小平南巡講話20周年、中共十八大即將召開之際,“人們對改革的普遍關切”。說改革總是在“爭議乃至非議中前行”。並尖銳地批評“既得利益者會用優勢話語權阻礙改革”,“改革有風險,但不改革黨就有危險”。

這篇評論,使人聯想到1991年初,在“六四”政治風波之後的沉悶空氣之中,上海《解放日報》發表一系列署名皇甫平的促進改革開放的評論,接着便帶出鄧小平翌年的南巡講話。

打倒“四人幫”以後,鄧小平第三次復出,主持中國政治大局。他在復出直至逝世,有很多有關政策性的講話。其中最重要的,可以說是“鄧小平理論”的精髓,應該是1980818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所作的﹕《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另一次是1992118—221《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談話點》,簡稱“南巡講話”。這兩次講話,都有它特定的時代背景。近日是“南巡講話”發表20周年,當年記述鄧小平講話的吳松營兄,出版了《親歷者記述、1992年鄧小平南巡內情》一書,有詳細介紹。

我想先從1980年的政治改革講話說起,分析其時代背景和鄧小平的心路歷程。

1976年雖然打倒了“四人幫”,但堅持毛澤東錯誤路線 “兩個凡是”的人仍在台上。所以鄧小平首先提出“兩個凡是不符合馬克思主義”,接着提出要“完整地準確地理解毛澤東思想”,婉轉地批評毛的否定知識分子,没有認真貫徹實事求是的作風等等,開始檢視“文化大革命”等左的政治運動給全黨全國人民帶來的厄運。

開頭他抓教育,科學技術以及文學藝術等意識形態的東西,做部分的撥亂反正的工作。到了時機較為成熟,便提出最為關鍵性的“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

鄧小平高瞻遠矚

鄧小平的高瞻遠矚之處,便是他看到過去施政的重大錯失,關鍵在於體制和制度問題。他大膽地提出﹕“為什麼資本主義制度所能解決的一些問題,社會主義制度反而不能解決呢?”他又引用毛澤東的話,說蘇聯的斯大林嚴重破壞社會主義法制,而這樣的事件在英、法、美這樣的西方國家為什麼不可能發生呢?

他指出,這便是領導制度和組織制度的問題。並且預言,“不堅決改革現行制度中的弊端,過去出現過的一些嚴重問題今後就有可能重新出現”。

鄧小平倡導政治體制改革,可惜一方面礙於黨內強大保守力量的阻力,加上本身思想上的矛盾﹕既要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中黨的絶對領導,又要改革權力過份集中和黨政不分以及缺乏制衡。因此,在他生前設想的政治改革,只有解決終身制這一條做出成績,其他的黨政分開,民主和法制的建立,都没有很好地解決。

至於後來由於經濟上的發展,市場的開放,形成權貴經濟壟斷集團,同時由於官商勾結,貧腐成風,更是鄧小平生前始料所不及的。

全退三年,再次發話

八九年的政治風波以後,鄧小平強調要建立一個領導集體的核心,並說“新的領導一經建立有秩序的工作以後,我就不再過問,不再干預大家的事情”。就是說,他要全退了,連最後的一個軍委主席的職務也缷下了。但為什麼隔了三年,又再來個如此重要的“南巡講話”呢?

鄧小平在自己的退休問題上有一個講話,那就是198994的和幾個中央負責人的談話。他說﹕“以後中央的工作我不過問,除非特別大的問題”。

對了,所以有個南巡講話,就是因為有了“特別大的問題”。

六四政治風波以後,差不多近三年時間內,政治上的保守勢力有所反撲,對改革開放路線有所懷疑,對前進中的某些缺點有人上綱上線,鄧小平倡導的改革開放有半途而廢的危險。於是他不得不藉一個南巡,為堅持持改革開放的幹部撐腰,甚至說出誰不改革開放誰得下台的狠話來。

早在“六四”之後不久,他在會見著名科學家李政道時已經明確表示,十年改革開放中制定的各項方針改策不能改變,“誰改變誰垮台”。所以在南巡講話之始,便指出對改革開放中出現的一些問題,“該完善的完善,該修補的修補”,“但總的要堅定不移”。

這個對改革開放路線的堅定不移,就是對不堅定者的批評,也是這一次南巡發話的主旨。

他批評根深蒂固的還是“左”的東西,明確地指出中國要警揚右,但主要是防“左”。把改革開放說成是引進和發展資本主義,說這就是“左”。他的批評,是有針對性的。那時候,不是有許多人一開口便要問“姓資姓社”的嗎?並把這些觀點放進重要講話中嗎?

“現在還不放心啊”﹗

重溫鄧小平的兩個講話,深感這位偉人對中國現代改革的貢獻。當然,人無完人,金無足赤。鄧小平一生,是否没有可議之處?他自己也說身後能被評為功過三七開就很滿足了。但没有他的貫徹改革開放路線的的魄力,没有他看到他所倡議的路線有倒退的危險而力挽狂瀾,當年的形勢變化,不知會走向何處。

1992年的南巡講話中,他的一句﹕“現在還不放心啊﹗”實在意味深長。現在中國社會深層次的矛盾正在增長,正像《人民日報》的評論所說的﹕“所觸及的矛盾就越深,涉及的利益就越複雜”。並且警告,“没有大刀濶斧的魄力,最終因改革而走入死胡同”,“釀成更大的危機”。

泉下的鄧小平,也許還想躍起,再來一次南巡講話吧!?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