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名古屋還能友好嗎?

最近,日本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大發厥詞,指日軍在侵華戰爭中,並没有南京大屠殺這一回事。

奇怪的是日本名古屋正是和南京結為友好城市,奇怪的是此市長發表謬論的場合是在中國派出南京友好代表團到該市進行訪問的招待席上,更奇怪的是中國代表團的團長,南京市政法委書記劉志偉對此挑釁性的發言不加反駁。

此事引起中國的公憤,外交部表示抗議,南京市宣布暫停南京與名古屋兩市間的官方往來,這已經是極為厚道的回應了。

日本右翼分子,屢次否認南京大屠殺,屢次否認侵華戰爭中的殺人放火、強姦婦女的種種違反人道、違反國際公約的罪行。更常常因為參拜供奉甲級戰爭罪犯的靖國神社,引起中國及亞洲受害國家的抗議。

但是,惡性難改,一小撮軍國主義分子,在當局的默許下,一而再、再而三地宣揚軍國主義,篡改歷史教科書,提倡武士道精神,荼毒青少年,縱容右翼勢力。在靖國神社旁邊,既有高舉太陽旗作勝利歡呼的日本侵略兵的雕塑,更有宣傳軍國主義的“遊就館”,還有宣揚武士道精神的“武道館”,這一塊軍國主義“教育基地”,經常組織一批批青少年學生前來參觀。

南京大屠殺,是日本侵華戰爭中最大最早的罪行。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國民黨政府棄守當年的首都以後,在日本軍司令松井石根的指揮下,對南京軍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進行了長達六個多星期的大屠殺,殺死中國軍民三十多萬人。目的就是要瓦解中國軍民抗戰的鬥志。這種慘無人道的戰爭罪行,已經被當年目擊的不少外國傳教士和記者,用文字和照片記錄在案,如《拉貝日記》、《魏特琳日記》等等,鐵證如山。這比法西斯德國在歐洲的屠殺猶太人,有過而無不及。

但德國人戰後對戰爭罪行的懺悔比較徹底,而日本軍國主義分子卻是野心不息,常常緬懷往前軍國主義的風光日子。二十多年前,日本評論家田中正明,還輯寫了一部《“南京大屠殺”的虛構》,滿紙荒唐言,極盡顛倒黑白的能事,斷章取義,任意取捨,他把侵略軍頭目松井石根洗刷自己的罪行的《陣中日誌》大量引用,把中國受害者的親身遭遇貶為“政治宣傳”。為此,中國江蘇人民出版社於二00六年編輯出版了合共二十八卷的《南京大屠殺史料集》,以文字、文件、圖件以及大量官方和民間的調查資料、受害者的訪問等等,並加上日本侵略軍自己的日記、書信、軍方文件以及第三國的記者、傳教士等的證言和回憶錄,以極為豐富的材料,有力駁斥了日本方面的謊言。

  一八九九年和一九0七年訂定的《海牙陸戰法規與慣例公約》規定﹕軍事佔領者應尊重當地居民生命、財產、家族榮譽和權利、宗教信仰,禁止掠奪和集體懲罰、虐待、殺戮戰俘。聯合國成立以後,更訂定了《戰爭罪行和危害人類罪行不適用法定時限公約》,對當年的戰爭罪行的追究仍然有效。

中日人民應該是友好的,當代的日本人也不可能要為他們的祖、父輩肩負原罪。但以史為鑒,提倡和平,譴責戰爭罪行,應該是日本人民的責任。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宣揚南京大屠殺是虛構,應受到世界各國愛好和平的人民的道德讉責,劉志偉書記没有當場嚴詞反駁,中國人民感到遺憾。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