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反共,故態復萌

《信報》在特首競逐中,偏袒唐英年,這完全没有問題。但因此對梁振英的“西九門”事件,卻肆意抺黑有關人士。對民政局長曾德成的回應,強指其“謬誤處處”,這也可以討論。有關事件,有爭議稀鬆平常,但因此而一再攻擊共產黨,並認定梁振英是共產黨,因此不應選他,這是什麼邏輯?這樣能幫上唐英年的忙嗎?

我認為,唐英年如果希望上位,應該和這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劃清界線。你要做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央人民政府,和共產黨對着幹,有前途嗎?

很可惜,唐先生用的傳媒公關人士,正是極力反共的人物,她的家人,又是《信報》主持政治言論負責人﹗

三個月前,《信報》連續攻擊我與香港教聯會、工聯會聯合演出“土共反唐戰”,說是“土共總動員”為“振英同志種票”。經我在本報發表《“信報”淪為反共報紙》予以痛斥。翌日《信報》主席陳慶祥先生致電給我,約定會唔。在會唔中,他表示道歉,並說還代表老闆致意,說是下面的編輯人員幹的,不是他們高層的意思。但是,《信報》的反共文字並未收歛,而是接二連三地在專欄發表露骨反共言論。

這一次,該報借有關“西九門”事件,攻擊曾德成“連串謬誤涉嫌護短”,進而攻擊《大公報》是共產黨的喉舌,再而牽連曾的哥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再次把我以及梁振英等均“以此路進”加以攻擊。

李柱銘也來幫腔,說唐梁如有辯論時,應要梁振英交代共產黨員身份云云。

特首競逐,本應是比政綱、比治港理念和施政能力,現在《信報》把水搞渾,變成應比誰不是共產黨員。就是說凡是共產黨人都是壞人,不應入選,用心何其毒也﹗

我一再著文說明,我對唐英年和梁振英並無偏愛,也希望他們都是君子之爭。很可惜,最近的“西九門”和“僭建屋”事件的發展遠非人們所期待的政綱辯論,但我絶不捲入這些爭議之中,既不發表評論,也不接受記者詢問。

只是今天《信報》再次用反共的言詞來抺黑對方,實則是為唐英年幫了倒忙。如果唐唐靠反共登場,中央會妄顧大局而批准嗎?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