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中國、香港 新聞雜陳

近一周的新聞頗多亂象,從國際、中國到香港,新聞處處,怪事橫生。要分別評論已經來不及,只好綜合分析,談一點自己的看法。

在國際上,敍利亞局勢成為焦點。內亂近年,亂個不停。英美等大國都加插手,都是為一已的利益。更為了孤立打擊美國眼中釘的伊朗,爭奪地緣政治的戰略價值。希望再來一次利比亞的“聯合國決議”,採取“有限度”的軍事干預,取得全控該國的優勢。中國在上一次利比亞決議案的棄權上了當,這一次堅持要在阿盟框架下解決問題。不惜在聯合國常理會上投了反對票,算是腰板硬了一次。中國外交特使吳思科說,“無論是採取伊拉克式的地面打擊,還是利比亞式的空中打擊,最終受害的還是這個國家的人民”。這就有點覺今是而昔非的味道。中國近年的外交措施上有不少可議之處,希望這一次的使用否決權,應該成為近年在國際活動上盡一個大國責任的起點。

民選的總統隨時可以用軍事政變推翻,連與世無爭被稱為世外桃源的南亞小島國馬爾代夫也發生政變。這個人口只有二三十萬,只靠沙細水秀的水上活動天堂,也並不平靜。可見民主選舉也並不是萬能藥方,世事往往不能從常理推測。總統和議員也被警方打傷,國家博物館的大批佛像被毀。如此亂局,只能推毀該國唯一的產業──旅遊業。據說政變是印度與中國的外交角力,被推翻的總統對中國友好。是耶非耶,還待觀察。

重慶出事 吳英判死

中國在今年秋季,將會召開“十八大”更換中央領導人。一向獨立不群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以“唱紅打黑”,風頭極一時之盛。但突然間他的愛徒,剛升任副市長的王立軍,過去當公安局長時是“打黑”的猛將,卻 “精神高度緊張,身體嚴重不適”,需要“休假治療”,這真是咄咄怪事。甚至還風傳他要求美國領事館庇護,更是增加了神秘感。

重慶的“唱紅歌”剛剛唱到香港,爭取境外輿論支持。王立軍事件有無涉及派系鬥爭,有待進一步的消息加以澄清。

浙江東陽本色集團董事長吳英集資詐騙案二審被判處死刑,引起海內外輿論廣泛關注。一些知名學者和律師為吳英求情,認為其犯罪行為背後有着深刻的制度原因,罪不至判死。官方新華社並以“吳英案引熱議凸顯中國體制改革急迫性”為題,發表消息,引人深思。

女商人吳英,曾被封為全國十大首富之一。她利用國營銀行不願向民營中小企業借貸,而用民間集資借款致富。實際上就是靠高利貸發家,因而被控“集資訛騙”判刑。

鑒於中國不少高官貪腐逾億,罪行昭著,如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正部級),也只判個死緩。高官貪污,應比民間訛騙罪加兩等。但何以寛此嚴彼,這是引起民間強烈反彈的原因。

此案現正等待最高人民法院批淮。民間呼聲,以及公眾對過去判例的比較,相信會引起最高法院的注意。但此案引起關注,反映民間對法院寛待高官貪腐、犯罪輕判的不滿。

自駕遊惹風波 挑岔子相互指責

港人和內地人對立的輿論風波,仍未遏止。我曾以《相互包容 促進和諧 同譜凱歌》為題著文,希望港人冷靜。同是中國人,同聲同氣,不應為一些個別事件擴大裂痕。

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個內地與香港相互開放“自駕遊”又引起頗大風波。某些政客又乘機“抽水”,強烈反對之餘,並對內地多所指責。

“自駕遊”早在數年前由港方與內地擬定。大概是為港珠澳大橋的通車做好準備,使兩地駕車人士能利用臨時駕駛執照方便來往兩地。臨時駕駛執照有數目限制,同時也是互惠的,內地人可以駕車來港,同樣本港人士也可利用這一互惠駕車去內地。

加拿大與美國邊境遼濶,兩國車輛一般可以互通,已成慣例。內地與香港同屬一國,駕車互通,本屬正常。當然,現在兩地互通的車輛以港車進入內地為主,領有兩地牌的大約已逾三萬,一向相安無事。

現在增加少量小汔車,定時定量來往兩地,只要嚴格限制數量,並有簡單培訓,相信不成問題。有人把內地某些車禍的具體例子,擴大到內地駕駛人的全部,危言聳聽,以阻止此項政策的推行,實有誇大之嫌。將來如推行後發生個別車禍,必被渲染得嚴重之極,甚且上綱上線。因此,推行此次政策,仍應慎重為主。各項有關細則,必須嚴格訂定,推行時間可以稍為推後。

特首候選人的相互指責,繼扶貧問題之後,又互揭申報利益問題。有指梁振英在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中涉嫌有利益衝突。指十年前一個參賽隊伍被懷疑與梁有關連而被取消資格。梁則辯稱事前並不知情,而且過程中並無收取費用,雙方也没有業務關係。

唐英年則被指在二00七年任財政司時,偷步買入紅酒。

眾所周知,唐唐是著名的紅酒愛好者,在香港和外地,擁有相當數量的藏酒,其中部分需課稅。但唐英年承認每年都購入新出的紅酒,而當年紅酒是減稅,並無加稅,因此並不存在利益衝突。

我們認為,參選人應該在政綱的重大問題上展開辯論,一些小問題則不必斤斤計較,不應挑岔子以攻擊對方。君子之爭,應該如此。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