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年話龍 是禍是福?

凡是農歷新年,大家都會用生肖來做話題,並以此來說一些吉祥語或者“偉大的空話”。

今年是龍年,於是許多龍的成語都被大量引用,如“龍馬精神”、“龍騰四海”、“龍駒鳳雛”、“龍蟠虎踞”、“龍吟虎嘯”、“龍章鳳姿”等等。總之是好話說盡,但卻不知真正的龍為何物。

大家也許會注意到,龍是十二生肖中唯一不現存的動物。其餘十一個如鼠、牛、虎、兔都是實實在在可見的。由此可見,龍是虛無縹緲的東西,如果以此來預卜今年的年運,便可說是捉摸不定,更可能是動盪不安的一年。

有人說龍是動物鱷魚的變種。但鱷魚並不是受人歡迎的動物。許多人用“大鱷”來形容吃人不吐骨的奸商。唐朝大文豪韓愈更是驅趕鱷魚的第一人,有他的著名的《祭鱷魚文》為證。韓愈斥鱷魚“如冥頑不靈而為民物害者”,則“皆可殺”、“盡殺乃止”。

也有人認為龍就是蛇的化身,西方人更重此說。但十二生肖中既然有蛇,便不能把蛇與龍混在一起。中國俗語說“龍蛇混雜”,是指不能以蛇冒充龍。蛇也是中國人討厭的動物。如果說龍是出身於鱷魚或蛇,那麼它們的祖先都是邪惡的。

西方人更不喜歡龍,2004年奧運會前,奧運吉祥物評選委員會便否決了龍作為奧運吉祥物的候選資格。

英文DRAGON,既是龍,也是“兇暴的人”,更被表達為“凶惡嚴格的監護人”。《聖經》中的故事,惡魔撒旦,被認為是巨龍(THE GREAT DRAGON)。

又如中國家喻戶曉的“葉公好龍”的故事,更說盡人們對虛擬的神獸,可以空頭崇拜,它真正現身卻十分嚇人,可以使葉先生驚恐暈倒。所以韓愈在另一文中談及另一虛擬的獸類麒麟,便認為其物“不畜於家,不恒有於天下,其為形也不類,非若馬牛犬豕豺狼麋鹿然”。並指出麟不可知,“則其謂之不祥也亦宜”。可見被人稱為祥瑞之物,虛擬的神獸,並非吉祥物也。

為什麼要說中國人是“龍的傳人”呢?其實,在歷朝的封建年代,龍是封建帝王的代名詞。什麼龍體、龍椅、龍種等等,都是表示帝王或與帝王有關的東西。相傳在神農和黃帝之前,人類的老祖宗是伏羲氏,又據說是伏羲氏創制了龍圖騰,更有說伏羲氏是人頭龍身。

正是因為指中國人是龍的傳人,便肯定是封建帝王的傳人。難怪中國的封建朝代特長,甚至到了共產黨執政時,封建傳統未斷。過去說民國以後只有封建殘餘,此說不甚準確。其實何止殘餘,而是封建遺毒變本加厲。領袖的“一句頂一萬句”,“聖旨”一下,萬民遭殃。一聲大躍進,千萬生民塗炭。這豈是封建殘餘所能奏效?按照鄧小平批評“左”的語氣,可以說,封建的東西,可怕啊﹗

香港在龍年將會更換行政長官,目前正有兩位候選人在競逐中。曾蔭權在新春酒會中,譽之為“龍爭虎鬥”。虎年已經過去,龍年正當時令,他是不是有所暗示,有所偏愛?狼與虎似屬“同類”,成語不是有“如狼似虎”嗎?

無論是龍是虎,恐怕也不易施展拳腳,有人說穏中求變,有人說變中求穏,可能都是萬變不離其宗,要有大的改革,難矣。

傳說中龍能飛天,於是有成語“乘龍飛天”。龍又能入海,於是有海龍王之說。總之,這條虛無縹緲的神物,也可以塑造成無所不能的圖騰。三國時的曹操說,龍能大能小,能升能穏,“升則飛騰時於宇宙之間,隠則潛伏於波濤之內”,這種適應性,也符合香港人的性格。回歸十五年,風雲變幻,香港總是屹立不倒,但願龍年仍是如此。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