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包容 促進和諧 同譜凱歌

近日內地人與港人的磨擦增多,從D&G名牌店由歡迎內地豪客、禁止港人拍攝店外照片開始,到香港媽媽遊行抗議內地“雙非”產婦來港生男育女、搶購奶粉引致政府要採取措施的風潮,再加入一位流氓教授罵港人為狗的新聞,剛好又有學者進行民意調查,把香港人和中國人對立起來,說自認港人的比例上升,承認是中國人的比例下降。於是一場港人與內地人對立的輿論風波愈吹愈烈,似有不可開解之勢。

其實,早年也有這種對立風波,就是香港人看不起內地人的“老土”,於是譏之為“阿燦”(源出一齣電視劇中的人物)。曾幾何時,內地經濟堀起,阿燦變豪客,正是這些大款豪客受到尖沙咀名店的歡迎,才會鬧出D&G名店禁拍的風波,於是有的港人又自嘲是“港燦”了。

其實“港燦”也自有不忿,因為他們自認為比內地人文明,有教養,至於國際視野,也自認遠為內地人所不及。

香港自淪為英國殖民地到回歸祖國,相隔近個半世紀。解放前,香港與內地特別是廣東,來去自由,生活水平也相差不遠,有貧有富。廣東權貴,也多有來港置業,退休或下野的國民黨要員,來港作寓公者,不計其數。只是在新中國成立後,意識形態的距離,歷次政治運動的傷害,加上大躍進形成內地大量餓殍,湧入港澳的逃亡潮,港人寄郵包食糧救濟內地親人,令人印象深刻,更對內地存在疑慮。

改革開放以後,內地經濟形勢好轉,近年更是工業騰飛,國家實力躍居世界前列,於是多了不少豪富大款,這些人最直接的便是來港豪購奢侈品與豪宅,甚至不少“祼官”把家人安置在港,作為移民外國跳板。內地與香港的關係實際上越來越密切,但意識形態的踫撞與價值觀的不同,便形成彼此思想上的裂痕以至對罵的若干事件。

“雙非”孕婦來港生子,因涉及佔用香港醫院產科病房,令香港本地產婦排期緊張,同時育嬰保健資源也被佔用,奶粉被搶購一空,因而引起港人不滿。於是有建議應用法律限制或由人大釋法辦法阻止。內地產婦佔用本地醫療資源遂成為兩地矛盾的突出事例。

歷史原因 造成隔閡

由於歷史原因,特別是內地和香港採取不同的政治制度,即“一國兩制”,兩制間的若干矛盾,是不可避免的。我們應該以理解的態度來緩和甚且化解這種矛盾,而不應誇大或者激化這些矛盾。比如北大教授孔慶東的胡言亂語,實際上並没有什麼代表性,港人固然口誅筆伐,內地同胞也不同情。中聯辦主任彭清華日前更正式表態,指出“香港同胞與內地同胞擁有血濃於水的深厚感情”,讚揚“香港同胞為國家現代化建設及改革開放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貢獻”,並以官方的身份表示“遺憾”。我看這一事件就可以不必再炒熱了,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至於稱“雙非”產婦來港生子是“禍港”,也是用詞不當。以此激發起港人對內地人的對立情緒,更屬不智。孕婦無辜,只是希望來港生育子女,往後可以在接受教育以至出國貪圖個身份上的方便而已。我們當然不贊成讓她們增加香港醫療福利等的負擔,也相信可以有適當的辦法加以阻止,但不同意形成同仇敵愾,勢不兩立的氛圍。

密切合作 携手前進

現在許多有識之士及領袖人物,都出來呼籲港人冷靜,不應因這些個別事件,加劇內地人和港人由於歷史原因所形成的,文化生活習慣等差異的對立情緒。

<我是中國人>、<龍的傳人>等歌曲所以得以在大陸和香港流行,正是大家都有一顆中國心。日前我觀賞了<文化中國、四海同春>的遊藝晚會,當最後由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宋祖英唱出<愛我中華>時,我因感時傷事,不禁熱淚滿眶。因而默念曹植詩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特別是同台演出的藏族歌手阿旺,維吾爾族青年音樂家艾爾肯的充滿少數民族風情的歌唱,使我感到全國五十多個民族都能團結一致,和睦相處,香港絶大多數中國人都是漢族,同聲同氣,為何要為一些個別事件擴大裂痕?

當前全球的聯系和一體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香港與內地不僅在經濟上有互補的作用,同時,由於香港早已走向國際社會,在管理科學、廉潔法治、自由多元等方面,是內地值得借鏡的地方。俗語說﹕小不忍而亂大謀。近日發生的事件,實際上是個別性質的,並非全局性的。某些政客有意擴大彼此的矛盾,實屬別有用心。全體港人,相信都會高瞻遠矚,顧全大局。正像彭清華主任所說的﹕偉大祖國始終是香港克服困難和挑戰,保持繁榮稳定的堅強後盾。我們應與內地密切合作,携手前進,為建設中華民族共同家園譜寫一曲曲壯麗的凱歌﹗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