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入侵 永遠尾大不掉

一八二三年,美國總統門羅,發表演說,指出﹕“歐洲各國為他們本身的事而從事的歷次戰爭,我們從來没有參加。如果參加,便與我們的國策不合。惟有當我們的權利受到侵害或受到嚴重威脅時,我們才表示憤慨,或準備自衛”。這個宣言,史稱“門羅主義”宣言。那時候的美國,只說權利受到“嚴重威脅”時,才表示“憤慨”,並“準備自衛”,那便是宣告我們只是“自掃門前雪”,並没有咄咄迫人的出兵參戰的「雄心壯志」。

直到日本侵華戰爭爆發,中國半壁江山受到日軍佔領,美國也無動於衷。只是到了日軍突襲珍珠港,美國海軍空軍損失慘重,方才如夢初醒,急起應戰。這時候他們才知道,自掃門前雪是不行的,侵略者的野心並無止境。你不犯人,人家都來犯你。

上世紀二戰結束,美國在戰爭中並没有太多的損失,反而嘗到了戰爭的甜頭。於是反過來學習侵略者的做法,也一反門羅主義的“表示憤慨”和“準備自衛”,把手伸得很長。戰後不久,便參加了兩場大規模的韓戰和越戰。韓戰,美國人自認為是他們第一次没有打勝仗的戰爭。美國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伯拉德利,更認為這是一場“錯誤的戰爭,在錯誤的地方,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敵人打了一仗”。

越戰更是輸得厲害,打出個南北越的統一。共產黨的北越吞併了美國支持的南越。

美國前總統尼克松說﹕“越南的悲劇,它不在於我們介入了,而在於我們被打敗了”。“我們在越南的失敗,使一個不習慣於失敗的國家,並常常把打勝仗和真理混為一說的國家感到慌亂”。

在亞洲打了兩個敗仗,美國不思反省,更在新世紀之際,把戰火燃燒到中東地區。它又在打另一個錯誤的戰爭,那就是攻打伊拉克。

美軍打伊拉克,雖然推翻了獨裁者薩達姆。但接近九年了,伊拉克仍然不平靜。美軍不得不宣稱要撤出伊拉克。九年的代價,是美軍傷亡約四萬人,伊拉克平民死亡更逾百萬。美軍打伊拉克花費了軍費一萬多億美元。

這又是不是一個受錯誤的情報誤導,在錯誤的地方,打一場没有勝利的戰爭呢。

而且,尾大不掉。美國剛宣布撤出伊拉克,國內的兩大派系立即發生紛爭。屬於什葉派的總理馬利基,便以策動恐怖襲擊的罪名,下令逮捕屬於尼遜派的副總統哈希來。

哈希米在巴格達機場擬乘飛機去庫爾德地區,被馬利基派警察押下機。後經庫爾德族和美國的斡旋,才得以釋放,他隨後逃至庫爾德。

阿富汗將是美國永遠之痛

正是因為美軍聲稱撤出伊拉克,而該國局勢卻不見平靜。於是創造了一個世界外交史上的“紀錄”,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及領事館,人員高達一萬六千人。

前美國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出來重覆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所講的話﹕“伊拉克戰爭是根據錯誤的假設”,“進行一場戰略和災難性的戰爭”。

伊拉克的戰爭遠未結束,而阿富汗的呢。

蘇聯軍隊一九七九年入侵阿富汗,一九八九年被迫退出。一九九六年極端激進組織塔利班進佔首都喀布爾,成立伊斯蘭酋長國。美國“九一一”事件發生,聲稱為清除恐怖分子,入侵阿富汗。但至今十年,塔利班分子仍然活躍,並佔據一些地區,該國和平無期。而美軍也遲遲不敢提出撤軍。

阿富汗是一個山區,百分之八十國土是山地和高原,西部更與被美國封鎖敵視的伊朗接壤。民族複雜,佔人口多數的普什圖族,也只佔人口的百分之三十八。其它另有三十多個民族。民族之中又另分有部族、宗族。而現在威脅美國支持的中央政府的塔利班,原是由宗教學校的青年學生組成,在“鏟除軍閥,重建國家”的口號下壯大發展。但因為聲稱要成立最純潔的伊斯蘭國家而採取許多極端的手法因而不得人心。但它的恐怖活動仍然是在美軍控制下的阿富汗內的主要威脅。

四場戰爭,兩場尾大不掉

美國在戰後這六十多年來打了這四場戰爭,前兩場以失敗告終,後兩場被膠着而尾大不掉。伊拉克這一場雖說由於美軍的撤出告一段落,但由於面對與伊朗的緊張局勢又可能再次捲入中東戰場。總之,美國的手伸得太長,被動的局面可能陸續有來。

二戰以後,美國樂於充當世界警察。在美蘇兩霸相爭时期,美國顯得好鬥逞勇。自從蘇聯解體,美國一霸獨大,它更顯得肆無忌憚,得意忘形。到了中國堀起,雖然並無美中爭霸的跡象,但美國卻要高調提出“重返亞洲”的口號,說不能讓中國在太平洋地區坐大。其實美國人知道,人口眾多的中國,在人均收入上遠遜於美國,不可能與美國抗爭。它要叫叫這個口號,都是為了表示獨霸之勇。歷史證明,發動戰爭是没有出路的,美國六十年來打了這麼多個戰爭,又得到了什麼?說是為了爭霸,為了圍堵,為了爭奪石油資源。但是,是得還是失?美國人白白犧牲了寶貴的生命,上萬億的軍費消耗損害了國家的經濟。而且,換來的是,永遠的尾大不掉。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