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報頻報道 全國學香港

香港人對本地的方方面面要求都十分苛刻,批評責罵之聲不絶於耳。是的,香港特區政府施政有不少可議之處,香港社會的貧富懸殊令人側目,香港的示威遊行是國際之首,香港的議會暴力也已取代台灣而為世界之冠。總之,每天打開報紙,負面消息觸目驚心,外行人以為香港是一個百孔千瘡不宜居的城市。

可是,內地遊客來港的自由行成為香港的一道風景。他們既買奶粉,也買名錶和珠寶,更有不少大款一擲億金,把香港豪宅炒高。他們的消費是香港經濟繁榮的一大支柱。

不僅如此,內地的報刊經常報道香港的先進管理和成功經驗。光是北京的官報,五個月來,就多次介紹香港可供借鑒的種種。

七月六日,官報大篇幅報道﹕“香港怎麼管公車”。所謂公車,就是為官員服務的大小汽車。

內地“三公消費”往往為人詬病,因為涉及數千億的財政支出。所謂“三公”,就是濫用公家提供的汽車,公務員任意用公費應酬名義大吃大喝,利用公費到風景秀麗的地方開會和出國旅遊等等。

該報寫道,素享亷潔盛名的香港,官員們如何使用公車,可以為內地借鑒。

據報道,香港六千三百四十三輛公家汽車,就能滿足十七萬公務員的需要。

在香港,政府物流服務署負責執行政府的車輛管理。其中不超過四十位的司局常任秘書長以上的高級官員,才可以使用公家汽車不受限制。但因為車牌都有官方標誌,濫用很容易被市民和傳媒察覺,受到輿論甚至普通公眾的抨擊。

六千多輛公車,其實包括近兩千輛貨車和五百多輛巴士,還有消防、救護、垃圾車和警車一千七百多輛,而其中小汽車不過千餘輛而已。

內地公車濫用的情況嚴重,過去規定只有副部級和副省級以上高級官員才有專用小車,但現在各村鎮的小幹部都配備公車,公車與官員的比例遠超香港。

有的官員乘車赴娛樂場所尋歡作樂,害怕有人揭露,居然在夜總會等地方泊車而把車牌掩蓋,蔚為奇觀。

防水浸和稅務豁免都上報

七月二十五日,該報又報道“香港如何防水浸”,說香港年降水量達二千三百毫米以上,加上颱風頻頻,但低洼地帶積水情況並不嚴重。因而贊揚香港的防水浸工程做得到家。說香港周詳的設計,不斷的巡查,預防性的維修,檢查防洪裝置,還有洪水警告響聲系統等等都很先進。

每有暴雨,香港也有局部地區水浸,傳媒市民多加責罵。原來在內地看來,香港的預防水浸已是十分先進了。當然,如果和泰國的這一次大水災使首都曼谷水浸多日比較,香港應該說是先進的。

至於香港的新居屋計劃,被官報贊揚為“讓中低收入家庭重燃置業希望”,說香港特區政府“重啟居屋計劃,保障公屋供應,加快放出土地”,是關心民困的一大德政。

香港的稅務豁免,又是內地的讚美話題。據報道,說香港一位單身青年,年收入十七萬八千元,只需繳七百二十九元,引起內地網民熱議。其基本論點就是香港稅項的豁免甚多。如以家庭報稅,有二十一萬六千元的免稅額。有一個未成年的孩子,豁免五萬,供養已退休年過花甲的雙親,再豁免六萬。相比之下,便覺得內地的稅率較高。

不過,香港稅收十分嚴格,作弊逃稅的可能性很小,不像內地,存在不少偷稅、漏稅的事件。

不是官報的報道,我還不知道,穿制服上班的納稅人,可以在納稅中申請扣除“制服清洗費”;專業人士,可以扣除參加有關專業團體的會員費。

相互學習 加強“國情教育”

香港的種種,為什麼能得到內地的讚揚呢,我們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嗎?

應該說,在“硬件”方面,是內地發展快,但“軟件”方面,是香港方面優勝。

許多人都讚揚香港的管理科學先進,許多公司的管理,許多公營事業的管理,大多比內地先進。所以內地曾派出許多人來香港培訓或跟班進修。但是即使內地培訓了不少有先進管理科學的人才,到了內地的大環境下,或者不能施展所長,或者受到不良環境的薰陶,不久便“同流合污”了,這是值得深思的一個課題。

相互學習是一件好事,內地有不少東西是好的,我們不應以有色眼光去看大陸,認為不屑一顧。外國人現在正在研究“中國模式”,作為中國的香港人,不應該認真研究學習內地的先進事物嗎?內地已經伸出手來,不斷介紹香港的先進經驗,即使在香港仍受到不少批評的東西,只要有可取之處,內地便加以介紹。但香港人卻又了解了多少“國情”呢?一說起“國情教育”,就被某些人嗤之以鼻,貶之為“洗腦”,這種反共的有色眼鏡,也應該是除下的時候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