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官員、醫生最缺德?

香港《文匯報》中國新聞版頭條,指根據網友調查,自從小悅悅被汽車撞斃,十八名路人冷漠旁觀事件出現以來,百分之九十五的網友表示,多年來中國道德倒退,其中以“官德”和“醫德”的下降最為嚴重。

有的網友還說,中國社會的道德水準已不是倒退的問題,而是“道德底線完全崩潰了”。有的人說,道德倒退不僅在於官員和醫生,“道德水平完全没有倒退的領域幾乎不存在”。造成道德水平滑坡的主要原因,大家都認為一是“一切向錢看的價值觀”。二是“法律對作惡者懲罰不嚴厲,助長了不正之風;法律不保障行善者,做好事的有風險”。

該報往後又有報道,中國著名的醫學專家鍾南山院士,高呼當前已到了“醫學人文淪落的階段”,醫生和病患者的關係已到了“劍拔弩張的境地”。

他指出,造成醫道淪落的原因,第一是政府的醫療衛生經費投入不足,目前我國的醫療開支僅佔G..D.P.4.89%,在世界上處於低水平。醫療政策使醫院追求利潤最大化。其次,是醫學教育上的人文素養教育不足,“人文精神的淪落是對醫生神聖職責的褻瀆”。

官員貪腐帶有普遍性

其實檢討官員和醫生最缺德的原因並不難。官員缺德是因為貪腐,貪腐是因為制度上没有由下而上的監督。醫生的缺德是因為政府對醫療的經費投入太少,要求醫院自負盈虧,結果造成醫院和醫生都公然向錢看。提高藥價,增加不必要的醫療檢查,醫生分紅和收紅包,成為醫療系統的潛規則。

中國官員的貪腐絶對不是小部分的人,而是帶有極大的普遍性,並且是造成羣體事件和種種社會不穏定的主要原因。貪腐的官員愈下層愈普遍。基層的村鎮以至縣市,貪腐的是一層人不是一小撮。目前没有一定的監督制度去揭發貪腐行為。貪污算是犯罪,腐敗卻不一定触犯法紀。

比如,濫用公車,公費吃喝,公費開會並游玩,公費出國旅遊,這些都不算犯規。上有好者,下必甚焉。這種浪費,司空見慣,並不列入貪腐行為。

至於道德墮落,亂搞男女關係,包二奶,其普遍性也十分驚人。但如果不涉及由情婦、二奶濫權,涉及金錢上的貪腐,並且有人揭發,否則被認為是個人道德上的小事。

貪腐行為的揭發,帶有一定的偶然性。有的是數目龎大,涉及面廣;有的是某一個漏子,越捅越大,終於成案;有的是派系鬥爭中被揭發的。凡此種種,反映出肅貪清腐的成果只是滄海一粟。

根本問題是制度,是應該有自下而上的監督制度。監督制度就是分權,監督權不應抓在行政權的手裏。現在內地是行政權獨大,行政權之上是黨權獨大。黨委第一把手決定一切。黨委第一把手也會出事,但只有更高級的黨委發現了,才會立案。監督只有自上而下,没有自下而上。

老百姓知道的貪腐事例很多,但卻没有監督權。

近年基層的群體事件愈鬧愈多,頗有燎原之勢。其中不少是基層,從村鎮到縣市,官商勾結,在收購土地上的橫蠻無理和給予補償太低,而鬧出事來的。

中國特色的上訪羣

內地忌談三權分立和普世價值,不只忌談,而是全盤否定。這樣如何談得上什麼監督?中國的司法機構,不是獨立審判。不少的是司法機構勾結行攻部門以至與大商家合夥欺壓老百姓。法院不能為民作主,所以中國出現一個奇特的群體,叫做“上訪”。人們有寃無路訴,級級上訪,直至北京。到北京也解決不了問題。各級政府專門安排一些人去抓上訪者,北京還有什麼“上訪村”,還有一些專抓上訪者的專業公司,這是世界所没有的。

問題在於政治體制改革,自從鄧小平在八十年代初期提出政治體制改革以來,已逾三十年。但當前積重難返,政治體制改革離我們越來越遠。中央高層雖然有人發出政治改革的呼聲,中央領導人的講話文件中也經常談及政治改革,但當前是樓梯的響聲越來越弱,更談不上有人下來的跡象。

緣木求魚的“醫德”

至於“沙士鬥士”鍾南山呼籲要拯救“醫學人文淪落”,恐怕也是一種微弱的呼聲,整個政治體制没有改革,何能單獨改革醫療體制?

他提出的三個方面的問題,第一是政府的醫療經費投入。龐大的政府人員隊伍和龐大的“三公”支出,已經壓得中央政府透不過氣來,如何擠出更多的醫療經費?就是擠出一點,也是杯水車薪。

至於醫院追求利潤最大化,這是社會風氣“向錢看”的產物,很難要求醫護人員獨善其身。而“醫學人文的淪落”,也不獨醫護人員為然。佛山小悅悅被輾斃事件引發的廣泛討論,便涉及一個全民 “人文淪落”的問題。這個道德淪落涉及學校教育、社會風氣等許多深層次的矛盾。鍾南山要求“一個醫生很真心很誠懇地對待一個病人”,在今天來說,可說是緣木求魚﹗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