銓釋溫總的﹕“來而不往非禮也”

溫家寶總理十九日在印尼巴厘島的第六屆亞峰會上,就熙熙攘攘的南海領海爭端上,說了一句“來而不往非禮也”,此話可圈可點。

美國對於中國的堀起,心有不甘。近年來通過政治、經濟方面製造話題,並指使其在亞洲的小嘍囉上竄下跳,以牽制中國。南海諸島的爭端,由此而起。

本來中國的立場明確。開始是鄧小平提倡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近年是指應由直接主權國談判解決爭議。這本來是一個和平的、實事求是的立場。只是由於美國有意插手,更唆使馬仔日本直接參與,由菲律賓、越南等國發難,把水搞渾,造成當前的緊張局勢。

對於菲、越等國的挑釁,中國有所忍讓,國人多所不解。我曾在本報十月二十日發表評論﹕《小嘍囉上竄下跳,求睦鄰忍辱負重》,加以分析。但仍有不少人,未能理解而責備當局軟弱無能。

當然,外交部門的交涉,應硬軟兩手並用,在輿論與行動的配合上,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一個總的政策,運用存於一心,這就要考驗外交部門的領導水平了。想當年,中國並未堀起,經濟基礎薄弱,國際形勢對我不利。但在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副總理領導下的外交活動,仍然得心應手。我們所提倡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深得亞洲以及第三世界各國民心。在西方列強的孤立底下,仍能保持國家尊嚴,並能突破美國為首的霸權主義圍剿。在極左的“文革”尚未結束之時,美國、日本等西方大國,先後前來要求建交,這不能不說是中國外交戰線上的重大勝利,是周恩來、陳毅等老一輩領導人的在外交斡旋中的卓越貢獻。

中國強大,今非昔比

今非昔比。今天我們已經躍居世界經濟強國的第二位,我們無論在核武器以及太空技術上都已能和最先進的大國並駕齊驅。強盛的國力是一個國家外交活動的後盾。這裏,就要看看外交部門領導人的策略水平和應付折俎的本領了。

溫總理說,“我本來不想說這個問題,但一些國家領導人點到中國,來而不往非禮也,我願重申一下中方的立場”。看似是回應各方面對南海爭端的議論,但“來而不往非禮也”這一句話,卻也不袛是言論的來與往,而是暗示﹕如果某些大國或者近鄰的小嘍囉,動作頻頻的“來”,那也就不要怪中國準備相應的“往”了。有來有往,就是警告無論不懷好意的大小國家,不要以為中國可欺,不要以為袛許你們挑釁,而不相信中國有所還擊。“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們有什麼招數,中國都能應付,“勿謂言之不預也”。

溫總強調,“南海爭論應由直接有關的主權國家談判解決”。這就警告,非南海周邊國家,不應該插手南海主權問題。這話就是說,美國和日本不應插手,更不要藉口什麼南海航海安全問題加以干預。他說,“東亞和東南亞各國經濟的發展,從一側面印證了南海的航行自由和安全没有因為南海爭議受到任何影響”。而“各國根據國際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自由得到了充分保障”也是客觀事實,美國和日本有什麼理由要在南海問題上插上一手?

中方的立場是,不應在第六屆峰會上談論南海爭諯問題,原因是這樣做,便把南海主權爭端國際化。胡錦濤主席在早前的國際會議上持這個立場,溫家寶總理在這一次東亞峰會上更是闡明這個立場。溫總理這一次重申中國的立場,是既回答了,更證明了不要以為中國的忍讓是示弱,有關國家如果恃有大國撐腰、欺人太甚,中國一定有適當的反擊,“來而不往非禮也”。

溫總的話“不太客氣”

美國自從國內經濟危機發生以來,經常以對外製造局部緊張來轉移國內視線。過去的兩次世界大戰都有歐美帝國主義經濟危機的背景。但現在要打大戰,要打中國,美國没有這個能力。打伊拉克,打阿富汗已經令美國焦頭爛額,所以打利比亞時,美國便唆使法意等國作爛頭蟀。今天說要打伊朗,可能又是要以色列去衝鋒。美國插手南海問題爭議,也就是讓不知好歹的菲律賓打前站。當然大戰是打不起來的,但擦槍走火卻極有可能。菲越這些國家,能擔當起發動戰爭的風險嗎?溫家寶總理這一次是向美國作出一個婉轉的警告。中國的古話含義深長,不論美國領導人聽得懂還是聽不懂,但已經有人演繹成溫總的講話“不太客氣”。

有學者評論說,美國重返亞洲的戰略已從口號變成行動,估計中美關係將有重大變化。美國從來都没有撤出亞洲,它在太平洋和日本、韓國都有軍事基地,最近又要在澳洲派駐軍隊,這些國家都在中國近鄰,根本不存在“重返”的問題。但它最近的行動,圍堵制衡中國的目的太明顯了,這對中美關係的確有消極影響。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多尼隆在溫家寶與奧巴馬會唔後表示,美方已向中國表達會在亞太地區“採取更積極角色”的戰略,美國在南海“有很大的利益”。那麼,你們置中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於何地?美國人,你們聽懂了没有?“來而不往非禮也”﹗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