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特首競逐惹風波

最近,關於下一屆行政長官的競逐新聞越炒越熱。我這個局外人因為寫寫小文章也被捲入其中。其實我無權無勢,連選委的資格都没有,對於當前的選舉工程有什麼影響力?

本報馬家輝罵我誤導范徐麗泰入局。范太是有頭有臉有政治智慧的人物,她怎會因我的一篇遊戲文字而“備選”呢?半年前,鑑於傳媒的民調說范、唐、梁三位“備選”人物中,范太的民望遙遙領先,在與友儕談論之中,忽發奇想,寫了“鐵三角”的游戲文章。凡能讀懂中文的人士,都知道這是“怪論”,決不能成事,讀者可以覆按(見本版511)。馬氏竟能演繹成受“北京的閉門聊天裏給過什麼明示或暗示”,才會撰成此文﹗他還以他一貫的反共思維,罵遍全港“左派”,說他們“最欠缺的永遠就是膽量”。就是說我如果没有上頭示意,決不敢提出此建議。

本月18日,我參加一個祝賀宴會,記者們群集門外,要求我回答當前特首選情,我被廹應命。講的不外是坊間議論的常識以內的意見。翌日幾家報章大字標題﹕本報標題是“吳康民﹕梁振英或未能入閘”;《信報》的標題是“吳康民﹕大老闆主宰特首選情”。這些報道都未盡表達我的原意。

當日記者們群相爭問北京是否會在兩位熱門的備選人中,勸退其中一人。我說,目前的局面,勸退一人太着迹,顯然不大可能。如果要令一人知難而退,只要施加影響力,令其人未能取得足够150席選委的提名,當然成為只有一位建制派人物參選了。這個可能,就在說是熱門的兩位都有可能。但有記者問是不是梁振英有可能取不到150席選委提名,我當然答稱有這個可能。如果他們提問唐英年會不會拿不到入場券,我也同樣答會有這個可能。

至於說香港的大財團會影響選舉結果,我說的是“影響”,而不是“決定”,也不是“主宰”。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全世界的資本主義社會都是大財團的影響力極大。你能說美國的總統選舉,背後没有大財團的影響力嗎?難道香港的政局,是工人階級的影響力最大的嗎,特首選舉是工農基層“主宰”的嗎?此事還有勞《大公報》“井水集”加以解釋,指出“操控選委會不可能”。

《信報》的余錦賢說我“亂吹一通,不但幫不了忙,更為阿爺添煩添亂”,真不知從何說起﹗

我絶不為選舉添煩添亂。到今天為止,我在特首選舉輿論中保持中立。我從没有說過支持某人,因為我没有利害關係。唐英年、梁振英、范徐麗泰都是我的朋友,他們和我都有過接觸,但我並没有偏幫誰。他們每有一些負面消息,我也並没有添加柴火。我相信他們會是君子之爭,我更希望這一場競逐將在友好平和的氣氛下取得結果。

余錦賢說“吳校長之言,只能作娛樂材料”。既然如此,請各位傳媒好友,要找娛樂材料,應多去找一些聲名顯赫的男女明星或歌星。

馬家輝說我有“附權慣性”,請提出證據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