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評價毛澤東有益無害

毛澤東去世已經35年。今年又是1981年中共中央通過的涉及評毛澤東功過的“決議”發表30周年,因而內地評毛和頌毛的爭論又起。雖然並不如有的人說會影響中共十八大的人事部署,但所謂毛派的興波作浪,說明人心並不穏定。社會上維穏的‘工程“已十分艱巨,思想上維穏更不容易。政治改革的呼聲和極左勢力的回潮總是此伏彼起。其實要評價毛澤東的功過並不因難。1981年中共中央的“決議”,由於當年剛剛打倒“四人幫”不久,揭露毛的錯誤頗有阻力。對毛的評價只能說他的功績遠大於他的過失。但鄧小平在內部講話中仍指出,受到形勢的局限,“不少同志是違心地接受的”。而另一位中共元老陳雲又曾說過﹕“毛澤東一生,開國有功,建設有過,文革有罪”。既然又有過又有罪,加起來總不能說是功大於過吧。

個人有才 治國無方

以個人魅力來說,毛澤東是一位有辯證頭腦的思想家哲學家,在軍事上是一位卓越的戰略家,在政治上是一位“偉大”的權術家,在文化上是一位有才華的詩人和寫論文的高手。

但說到治國方面,他卻是十分外行了。憑主觀辦事,好大喜功,經常違反他自己說過的實事求是、重視調查研究、走羣眾路線,一意孤行,一言堂,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三面紅旗”和盲目的“大躍進”,造成餓死三四千萬人的慘劇。到了局面稍為穏定,害怕周圍其他同志揭他的老底,清算他的錯誤,不惜羅織罪名,清除與他一同打江山的“親密戰友”,並打擊一大片大小幹部。信任兩個奸佞的林彪集團和“四人幫”,掀起的確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又使數千萬的生靈塗炭。

這兩場慘劇,即大躍進和文革,死難者六七千萬,歷史空前,能說他“功績遠遠大於他的過失”嗎?

這是明擺着的事實,要分析評價實在不難。但許多人在毛澤東時代是既得利益者,許多人又是毛澤東時代當權者的後代,許多人今天仍是“毛澤東模式”的執行者。要他們認真、徹底地批判毛澤東,當然有很大阻力。他們叫嚷徹底批判毛澤東便是抺黑和否定中國共產黨的光榮偉大,過份否定毛澤東不利於當前的“維穏”事業等等,於是評價毛澤東成為當前的一大禁區。

幹部對毛澤東思想所知甚少

但是,共產黨人不是常常說,“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嗎?歷史過去了三十五年,國家也已經走出毛澤東時代極左的陰影,趨向強大和發展,為什麼在歷史問題和理論問題上又是哪麼膽怯呢。

我們在歷史問題上為什麼往往趦趄不前呢?如果通過百家爭鳴,準確的評價毛澤東,還毛澤東的真面目,不僅可以防止重蹈毛錯誤的覆轍,更可以讓後代正確地認識毛澤東。對毛的優點和遺產,更準確地加以繼承和發揚。

現在許多幹部,特別是中青幹部,很少認真閱讀過毛選四卷。對毛澤東早年的光輝著作,一無所知。遑論學習和吸收他的若干精闢的見解,並加消化運用。他們只會跟着人們高喊“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旗幟”。如果問他,毛澤東思想的精髓是什麼,他一定滿臉漠然。

正確評價毛澤東,應該是宣揚毛澤東正確一面的好辦法。現在有的人諱忌疾醫,實在愚蠢。鄧小平曾說過,毛澤東“他的錯誤也要講清楚”,但誰也没有這麼做。

懷念毛澤東是對現實不滿

現在內地不少人懷念毛澤東,是對現實的不滿。這些人没有經歷過大躍進和文革的災害,没有見過遍地餓殍和血淋淋的場面。卻認為毛澤東時代没有這麼多的貪污腐化的現象,没有這麼多官商勾結鎮壓平民的事例,没有這麼多造假坑人的惡劣行為。於是興起懷舊情緒,這是事出有源的。他們也並不是極左分子,也並不是希望再來個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這類人是多數。但容易受一些別有用心的“極左毛派”的煽動,成為這些意圖翻天,推翻改革開放良好局面的盲從者。所以,正確評價毛澤東,分清是非,有利於打擊這些所謂“毛派”的野心家,使國家沿着正確的道路前進。

毛澤東的功過,其實已經很清楚,老百姓人人心中都有一把秤,經歷過共和國歷史的老人,更在心中有了結論。相反,如果不予正確評論,毛澤東的一些寶貴遺產,例如戰略思想,哲學理論,兩手策略等等有益的東西,反而得不到發揚光大。

相反,毛澤東的吏道,如獨斷獨行、偏聽偏信、不相信科學判斷,不重視調查研究,高高在上,脫離群眾……,這種種官僚作風,在大中小幹部中普遍存在,現在官場中的大小“毛澤東”還少嗎?

應從制度上解決問題

還是鄧小平說得對,制度方面的問題更重要,“好的制度可以使壞人無法任意橫行”。他坦率地說,毛澤東也是受到“不好的制度的嚴重影響”,“以至對黨對國家對他個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幸”。“為什麼資本主義制度所能解決的一些問題,社會主義制度反而不能解決呢”?

重溫鄧小平的話,更覺得正確評價毛澤東,只有好處,没有壞處。如果能開放輿論,循序向前,我們相信,正確評價毛澤東,有益無害。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