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自陷困局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最近在南京舉行的海峽兩岸的陳江會,陳雲林在歡迎江丙坤到來時,一方面與他熱烈擁抱,另一方面在致歡迎詞時郤面無笑容態度嚴肅。是什麼原因他在一時之間出現兩種表情?筆者的猜測是,“熱烈擁抱”是表示對江丙坤這位老朋友的歡迎,“面無笑容”是對馬英九政權在兩岸關係上的冷處理表示不滿。

自從馬英九上台,北京方面在兩岸關係上,言論和行動都對國民黨政權有許多支持。就是最近,北京同意世界衛生組織邀請台灣以“中華台北”觀察員的身份,參與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這一讓台灣在參與國際活動中的突破,是北京對台灣又送出的一個大禮。難怪台灣衛生署長和馬英九都欣喜若狂,署長頻頻把邀請函顯示在傳媒面前。

北京一再釋出善意

北京一再表達善意,而且在經濟上多方面滿足台灣要求。但是馬英九又如何呢。他以為大陸方面有求於他,接受這些好處,心安理得,並没有投桃報李的意思。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兩岸和解的氣氛。

請看他的表現﹕

第一,他一上任,就任命曾任李登輝秘書、台聯黨立委的賴幸媛擔任主管兩岸關係的“陸委會主委”,目的是安撫民進黨、李登輝集團,並用賴幸媛來“隔熱”,防止兩岸關係過分密切,引起綠營的不滿。

第二,大陸海協會張銘清訪台被推打,電視上全播放了,這既傷害了兩岸交往的氣氛,也揭露了台灣暴力政治的醜態。馬英九郤採取淡化處理,沒有砲轟綠營,也没有認真追究,竟使打人的台南市議員王定宇一時成為綠營英雄。

第三,張銘清被打事件,已是一個訊號,馬英九陣營應該對陳雲林接着訪台有所準備。結果是陳雲林訪台,安全措施欠缺,使陳被困在酒店而發生晶華酒店暴力事件。整個訪問和會見過程,馬英九只着意在爭取陳叫他一聲“總統”,明知没有可能,他郤使會見終於陷入十分“肉酸”的局面。

第四,旅遊是台灣的重要產業,大陸有意開放台灣遊,目的既在幫助繁榮台灣經濟,也在促進兩岸人民交往。新春伊始,大陸到台灣觀光十分紅火,但台灣對迎接大陸的配套完全没有做好﹐馬英九更没有着意為之。以至除了出現多宗大陸遊客意外死亡個案外,還出現簽證没有辦好使遊客原機遣返、旅遊巴士不足把遊客關在酒店中的怪事。

馬英九連續搖擺不定

馬英九不僅在兩岸關係發展中搖擺不定,而且他的內心一直害怕民進黨指責他“親共”。因而,百般遷就綠營的各種訴求,甚且引起藍營的不滿也在所不惜。難怪有人認為他正在繼續搞“一邊一國”,甚或可說是“B型台獨”。

馬英九的玩火,既不利於兩岸關係的發展,也可能導致國民黨內部分裂。關於馬要兼任國民黨主席一事,已經引起不少紛爭,連戰和宋楚瑜正皺着眉頭看馬英九的動作。

筆者的世侄鄧予立(原亨達集團主席)最近寫了一本書,叫〈馬英九必修的10堂課〉。他在評馬英九時,說他在人格特質上,“既没有李登輝的戰略眼光,也没有陳水扁的奸巧機詐﹔內没有連戰的寬厚大度,外没有宋楚瑜的能耐幹勁﹔他既不能善用吳伯雄的圓融手腕,又輕視王金平的豐沛人脉﹔文不能取蕭萬長的經濟長才,武不能容劉文雄、邱毅這種街頭悍戰”。說他“疏遠這些大老人才”,實在可惜。這些評點台灣風雲人物,指責馬英九没有用人之才,雖不中也不遠矣。

來屆選舉,國民黨未可樂觀

馬英九上台一年,許多人對他的期望幻滅,他的俊朗形象,耐看不過四年。當選民從迷戀他的清新形象,到看穿他只是個“銀樣蠟槍頭”的話,他還能連任嗎?

馬英九一心想做“全民總統”,一心想取得綠營的諒解以至支持,在做着連任八年的夢想。但別說八年,一年下來,政績如何,有目共睹。鄧予立說他膽和識都欠缺,筆者要加上一句,權和術也欠奉。既不懂掌權,也没有謀略式的權術。他只是沉醉在自己的清溫文,重視法治的品格上,而十分忽視自己致命的弱點。面對台灣在陳水扁八年治下的亂糟糟的政局,非有一位大智大勇的治世能人不可。而馬英九一年的表現,距離這個標準甚遠。還是鄧予立說得好﹕他“像個被官僚系統綁架的小媳婦,而不是帶動政府改變的領導者”。

馬英九的未來三年,未可樂觀,尋求連任,更是奢言。如果他不能改弦更轍,或者國民黨另選賢能,來屆選舉,政黨更替,必不可免。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