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台太過份了

特區政府任命政務官鄧忍光擔任新的廣播處長。香港電台部分員工高調抗議,說是港台“最黑暗的一天”,並用黑地毯和抗議牌來迎接新官上任。其言辭之激烈,行動的乖張,不像一個公營機構的所為,更像一個獨立小國受到強鄰入侵的呼叫。

甚麼時候香港電台成為獨立王國了?如果香港特區政府每個部門都要求自選部門首長,不喜歡誰便可以拒之門外,香港還成為什麼世界?就是特區首長─行政長官,即使由香港選出,都要由中央實質任命。因為香港是由中央人民政府管轄的,不是獨立的政治實體。難道香港電台能獨立於特區政府管轄之外嗎?

徐四民批評港台事件

  本來我一向對香港電台是有好感的,因為它製作了不少好的節目。即使像《頭條新聞》這樣尖酸刻薄評論港事和國是的節目,曾被徐四民告到北京去,但我卻仍認為無傷大雅。當政者應有雅量接受一切即使過份苛刻的批評。不過其中有一集把董建華形容為塔利班恐怖分子,那是太過份了。董先生是個老實忠厚的好人,他有缺點,但怎能和塔利班扯在一起呢?

當年徐四民在北京政協會上批評港台,他有他的言論自由。而且他是港人,有權批評港事,並不能如陳方安生那樣,指責他破壞“一國兩制”。

事後廣播處長張敏儀小姐約我午飯,表示委屈,希望我說公道話。在席上,我肯定港台的貢獻,勸他們有則改過,無則加勉。當時我仍然肯定港台功大於過。

往後我曾多次應邀到港台講話,與港台的若干高層人員關係良好。前任廣播處長朱培慶還來參加過我的80壽宴。

為什麼要表示十分憤慨?

今天我忍不住要寫這篇批評港台的文字,是因為今天早上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港台一些員工“歡迎”鄧忍光第一天上任的無禮鏡頭。現在香港的暴力示威正在升級,妨礙社會治安。港台今天的表現實在太過份了。雖然還没有使用暴力,但對一位新的領導人來臨,還不知道他的政績如何,便表示十分憤慨。憤慨些什麼呢?潛在語言就是没有由港台自選領導,公開說法就是說鄧忍光没有傳媒工作經驗。這怎麼說得通呢,奧巴馬没有當總統之前,他有當總統的經驗嗎?許多國家和許多政府部門,都不一定由該行專家領導該部門,今天的特區政府也是如此。為什麼其他部門没有員工抗議外行領導內行,而單獨由港台發難?

我愛香港電台

我不認識鄧忍光,也不知道他當24年政務官的政績。但他還没有入門,便要打他一個下馬威,殊欠公道。如果他做錯了,再批評他不遲。看他踏入港台之門,面對“非常憤慨”的責難,講話仍滋油淡定,不徐不疾,應該是一位有經驗的政務官。

港台員工要監督他,應該在他行事之後才作判定。如果他做錯了,可以批評他,如果他堅持錯誤,一意孤行,再表示憤慨不遲。

我是愛護港台的,對港台過往的成績多有肯定。今天我仍然一有空必看港台製作的電視節目。所謂愛之深、責之切,望港台的朋友們包涵包涵。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