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三角”與“君臣配”

我提出過“鐵三角”的設想,明知其實現的可能性很低,但卻是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香港公眾的心聲和北京“揀蟀”的煩惱。因為現在三位熱門的特首候選人,民望並不集中,港人並不一面倒地欣賞其中一人,北京也下不了決斷拍板。於是我想,如果能把三人的優點集於一身,那就太好了。於是發為怪論“鐵三角”,目的也不外讓大家茶餘飯後,可作談助,顯然並無實現可能。正如陳文鴻對本人的批評﹕“吳康民是香港老百姓”,“卻全無權威”(見724《東方日報》)。怪論當然全無權威,但崇拜權威的人,是否看懂了這個深層次的寓意?

“鐵三角”既能引起熱議,本娛人自娛的心態,再來談談“君臣配”又如何﹗

所謂“君臣配”,是我杜撰的名詞。是說領頭人和輔助他的兩人配。就是說可能選出一位不太強勢的特首,再給他配上一位較有能力的政務司長。

兩則值得注意的新聞

此說有何根據,請看下列兩則最近的政治新聞。消息未必引起注意,但卻透露另類訊息。

第一則,身兼多項公職的市區重建局主席張震遠,開腔力撐疑似特首候選人梁振英,認為他完全符合港澳辦王光亞主任開出的特首條件。原因是認同他有關房屋和解決貧富懸殊問題的意見,並且認為目前只有他發表了這些有關意見。

眾所皆知,張震遠和曾蔭權的關係密切,也許他就是另一支“煲呔針”。由他來發表挺梁言論,便有點奇怪。難道煲呔與C.Y.已有默契,由煲呔來幫C.Y.組織班底,以延續曾蔭權在特區政府內的影響力?或者就由張震遠或曾俊華來擔任C.Y.組閣中的政務司長?

如果是由陳啟宗來撐梁振英,人們不會感到奇怪。但今天冒出一位張震遠來,十分惹人遐思。想深一層,煲呔是否已經體會中央旨意,提早佔據有利陣地?

如果煲呔與C.Y.合作,以特首在高官中的人脉,這一臂之力,肯定非同小可

譚耀宗洩漏天機?

第二則,坊間有人傳聞曾鈺成是疑似特首候選人中的“黑馬”。消息傳出,泛民主派率先表示贊成。泛民也許深知曾鈺成的當選可能性不大,於是加以“贈興兼攞景”。

但是有人以之詢問民建聯主席譚耀宗,他卻問非所答,說曾是一位當司長的合適人選。

難道譚耀宗洩露天機,中央有意在一位民望不足的未來特首中,配備一位靠得住又強勢的政務司長,來個如此的“君臣配”?

政務司長雖不由中央直接任命,但也非通過中央這一關不可。這個第二把手,在特區政府中,也十分重要。

曾鈺成因為他的“左派”背景,擔任特首的可能性不大。因為早在回歸之前,鄧小平已經定調。1984731,他在談到港人治港的時候,便說“最好多選些中間的人”,但又說,“左翼的當然要有,盡量少些”。

曾鈺成入閣也是少數

這話非常明確,中間的人應是多數,那麼,特首也應該是多數派之一,就是“中間”的人。左翼當然要有,就是說他們也代表了港人的一部分,所以要有,但應少些。上一屆特首政府,中間的人是多數,“也有點右的人”。至於“左翼”,不就是曾鈺成的弟弟曾德成麼。

現在如果加上一個曾鈺成去當政務司長,“左翼”還是少數,不會影響各方面的人“心情舒暢”的(鄧小平語)。

猶憶兩年前,香港中聯辦的部長級官員,曾撰文提倡香港應由兩支隊伍分管,即除特區政府外,另一支便是“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

此說一出,頗引起一些人的憂心。我曾在本報著文回應(見拙作《闖進政治禁區》一書,天地圖書)。但這個“兩支管治隊伍”的意見,也反映了內地某些主理港澳工作幹部包括高級幹部的一些看法。或者是他們對香港現狀發展的憂慮。

對左翼人士不應有偏見

如果任用一位左翼人士,來作為香港管治班子的配搭,並没有違反《基本法》的精神,更没有違反“港人治港”的原則。何況曾鈺成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士,在香港受過高等教育。擔任議員和立法會主席,議政論政,成績斐然。泛民主派說支持他,也不僅是贈興攞景,也有對他敬佩的一定成份在內。

對左翼人士的成見,是歷史形成的。也與內地歷次政治運動不為港人認同有關,與當前內地個別政治措施和侵犯人權事例不為港人認同有關。但這些現象,要香港土生土長的左翼人士來承擔責任,也是不公平的。香港的愛國左派,為什麼要為內地的某些失誤承擔責任呢。難道真的是“只有辱没有榮”嗎?

話扯遠了。我提出這個“君臣配”的新主張,不一定能成為事實,但是不是可以作為解決人才難得的一條思路呢?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