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為什麼高調接見李嘉誠? 吳康民

胡錦濤在深圳高調接見李嘉誠,其中深意為何,香港的評論不是只見皮毛,就是欲言還止。我寫政治評論多年,當友儕問及,也說不出個合理解釋來。

膚淺的評論說,胡錦濤重視李嘉誠,因為他是香港首富,經濟實力雄厚,對香港,深圳發展影響力大,因此重視他。或說因為近來香港仇富反商情緒濃厚,為安撫香港富商,因而接見他。也有認為中央寄希望於李嘉誠今後更多向內地投資,特別是扶助深圳發展等等。所說當然有一定道理,但並不能講出深層次的因由來。

對內地和深圳經濟發展有貢獻的香港富商有的是,被邀請參加深圳特區成立30周年的香港富商有的是,為什麼不集體會見?

深圳特區成立時,李嘉誠並未向深圳和內地投資。風聞他在捐助成立汕頭大學時曾說過,他對內地只會捐獻,不會去賺內地的錢。意思是說,他會在香港和海外賺錢,再捐助內地教育衛生事業,一副十分清高的樣子。言猶在耳,當90年代以後,內地房地產出現風風火火的年代,李氏在內地房地產投資就不斷增加了。

胡應湘倡建高速公路

說對深圳投資有遠見的商人,首推胡應湘。當年他倡導建設堔圳到廣州的高速公路,許多人並不看好。那時候內地爛泥公路處處,還有許多人不知道高速公路為何物。胡氏是第一個“敢吃螃蟹的人”。事實證明,高速公路現在已經成為內地交通主流,可見胡氏極有遠見,未知此次他在慶典中受邀了没有?

說對內地的捐錢,李嘉誠也並不算第一。邵逸夫相信捐獻應該最多,其他李兆基,田家炳等做的慈善捐獻也不少。而且不應只看錢的捐獻,出力出技術的港人也有的是。如梁秉中教授、林順潮教授倡導的“關懷行動”和“健康快車”等義務醫療行動走遍中國的窮鄉僻壤。至於無數在內地的香港義工,在玉樹地震救人犠牲的黃福榮等等,更是永遠值得我們紀念。

<信報>評論有褒有貶

李嘉誠當然對內地有貢獻。但把他提到“不管時間長短,我總是要見一見李先生”的高度,的確會令中國人民“刮目相看”。

<信報>的林行止先生,是唯一對此事的評論中有褒有貶的報人。他在專欄中說﹕“李嘉誠也許做過不少利已(和股東)未及利人而令人不快甚且反感的事情”,但希望“李氏今後對香港事務尤其是政務的表態發言要加倍謹慎”(見9月8<信報>林行止專欄)。

  至於從負面加以評論的文字也不少。如說“胡主席獨見李首富,帶出來的訊息,是香港的地產富豪,極受重視”,“獲得獨家接見的富豪,得到權力的鼓勵和保護,更是如虎添翼。地產商治港發揮得淋漓盡致,權貴資本主義將變本加厲”。

中央一言一動,影響重大

  從胡主席這一行動的效果看來,對香港首富的過度重視,令人感到香港的基層勞動群眾和中產者與工商富豪的關係在中央眼中失去平衡,同時也使頂尖兒的工商界領袖“面面相覷,如箭穿雁嘴,鈎搭魚腮,盡無言語”(<水滸傳>)。

  中央最高領導人的一言一動,一次會見,都不會是即興為之。“世上没有無緣無故的愛”。從邀請李氏參加深圳特區30周年慶典,到安排他在大會上發言,更由深圳市委書記親邀入座,這種種高度重視的規格,當然是中央領導準備高調會見的決定之後的應有之義了。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