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競逐高潮迭起 勸退一人頗有難度

近日,下屆特首競逐屢屢成為社會上最熱門的政治話題,到今天撰稿時為止,更加白熱化。

事緣周日梁振英宣布“盡快”與現任特首曾蔭權商討辭去行政會議召集人職務,以便他的“備選”變成名正言順的“競選”。而唐英年呢,他雖仍未表態,但也屢傳在本周內辭去政務司長一職,正式宣布參選。

如果這一周內的兩人都宣布辭去政府職務,那便出現了正式競選的第一個高潮。

我在上周本欄撰文,指出當前特首競逐便是“兩人轉”,即只有唐英年和梁振年兩人,第三者已没有立錐之地。同時也指出,競選方式有兩個可能,一是兩位熱門人選有一人為中央暗中勸退,因為兩位建制派候選人“自相殘殺”,既要提防泛民手握一兩百選票興波作浪,也要防止“兩人轉”中互相攻訐有傷和氣。

另一個可能是讓兩人在選委會中較勁,製造競選氣氛。因為兩人之中,任誰當選,中央都可接受。

唐梁各有優勢

現在,唐營中人都希望中央出手勸退梁振英,而且這些名人已陸續公開表態,製造聲勢,以影響中央決策。而梁振英呢,反覆強調,至今没有人勸退他。

最值得注意的是,梁振英日前在報章發表《人生路》長文,這是一份美滿的自傳。從他出身清寒,二十歲前住所没有自家的廁所,全家還要穿膠花賺錢來補貼家用。再說到如何到英國勤工儉學,並考試得了第一名。回港後加入英資仲量行,因工作勤力出色而被擢升為這家英資大行二百年歷史中最年輕(三十歲)的合伙人。

過去梁振英發表文章,而且輯錄成書,講的都是香港社會的經濟問題,如土地資源,貧窮問題,最低工資等等,甚至涉及兩岸三地和國際問題,以示自己的視野廣闊。

現在他的輿論攻勢已進入第二步,交出一份生平的自傳。唐英年不是要年青人學李嘉誠嗎?梁振英的自傳表明,他的經歷更值得學習。

很明顯的,梁振英採取的是攻勢。

唐英年呢,很可惜,他目前的策略是採取守勢。他的捧場客,許多名人出台表態,大多是要求中央勸退梁振英。為什麼不宣傳唐英年的優勢呢,我多次撰文表示,唐英年的優勢是為香港的相當部分大企業家接受,與公務員隊伍能够磨合,而且有了十多年在特區政府高層管治的經驗。而且他也給人平易近人笑容可掬的感覺。也許和他更親近的人還可以發掘出他更多的優點。但無論他的家臣,還是他的“擁躉”,都不從這方面着眼,十個有九個寄希望於中央的勸退,即中南海的欽點,這便在輿論戰中輸了一着。難怪民意調查,唐梁的比較,梁能在最近的民意調查中,民望爬升至與唐英年“叮噹馬頭”,不相上下的地步。

目前勸退一人甚難

唐梁兩人競逐已成定局,但競逐方式是中央勸退一人呢,還是讓兩個一同進入選舉委員會中一較高下呢。

現在可能還要看明年一月份選舉委員的選舉結果怎麼樣。

如果選舉結果建制派大勝,讓兩人進入選舉委員競逐的機會便會大些。如果選舉結果不理想,泛民所佔席數超過預計,中央便要估計讓兩個人進入選委會競逐的風險。但到明年一月之後才來勸退,時間又遲了一點,看來中南海目前頗有點進退兩難。

就是目前來勸退,也未免太遲。我說梁振英發表《人生路》,競逐已達個人高峯。其勢之猛,其部署的周密,已有點略勝對手。勸退他,負面影響甚大。

第一, 梁振英突然言退,顯然不是個人原因,而是中央壓力。港人便把同情分加在梁振英這邊,並加重港人對中央干預香特首選舉的負面看法。

第二, 加重中央欽點香港特首的負面形象,如果唐梁兩人強弱懸殊,弱者知難而退便是自然發展,但現在局面已達相持不下的境地,外力強加干預,便失民心。

第三, 降低當選特首的認受性。如果兩位對決,勝者為王,大家心悅誠服。現在由於勸退而令一人變相自動當選,其民意認受性自然弱得多。

所以我是贊成讓兩人在選委中競逐的。但是我在上周本欄著文,曾認為中央勸退一人可能性較大。原因是揣測中央一向對重要事件,打的保險系數都較高。對特首選舉,特別有泛民代表參加,更加打高保險系數。

但是現在的競逐形勢,是逐日變化。我認為以梁振英發表《人生路》為一個轉折點。到了此時,梁是欲罷不能,中央能否壓服他,頗成疑問。而且壓服得這麼難看,會否得不償失。如果有人一意孤行,我也無話可說。

猶憶去年香港政改方案的風波,便頗具戲劇性。民主黨提出的政改方案,開頭中聯辦泛民談判,李剛副主任表態,頗有峯迴路轉之勢。不料一夜之間,風雲突變,中央必有高層反對讓步,香港建制派齊聲呼應,而我獨排眾議,頗為孤立。又不料一夜之間,中央忽然轉軚。此事至今仍是一個謎。

所以這一次中央會不會不把保險系統打得那麼高呢,會不會又來一個新思維呢,並讓香港做一場好戲呢,且拭目以待。

電郵﹕hmng@puikiu.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