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競逐“兩人轉” 戰場是否“選委會”?

最近,范徐麗泰高調發言撑唐英年擔任下屆特首。看來,未來特首競逐應該只剩下唐英年和梁振英兩人了。

范太高調支持唐唐,究竟是中南海示意還是她審時度勢,為唐英年下重注?我看極可能是後者。像陳永棋一樣,都是為未來特區一哥下注碼。中南海高層不會這麼快向這些“靈通人士”透風。

早在兩個月前,我曾在本欄著文﹕《北京開腔提條件 特首競逐入直路》(721),指出北京對特首的要求﹕第一要為香港的有影響力的大企業家接受;第二,要能與公務員團隊磨合。

  誰都知道,唐英年的出身和家庭背景,以及在政府工作十多年,具備這兩個“優越條件”,因此稍具勝算。

  這不是什麼高深的學問,一般有政治常識的人都會得出這個結論,並非范太和陳永棋有什麼特別靈通的消息。北京寄語,真真假假,小道消息更是滿天飛。過去對董建華的“江握手”之說,都是牽強附會。要選董建華,也不用通過一次握手來表態。

勸退一人可能性大

  現在有趣的是,唐唐既有着先天優勢,梁振英仍然乘騎奔前。最近他的民望上升,與唐唐叮噹馬頭,為勢甚猛。真正是“做了過河卒子,只好拼命向前”。梁在京港兩地,不乏人際脉絡,而且他的一套治港理念,頗得本港中產階級和知識階層的欣賞。

  這兩位候選人,各具優勢,如果中南海要勸退一人,究竟什麼時候出手,採用什麼方法?

  猶憶回歸之前,熱中於競選特首的,首推羅德丞。他的準備工作十分到家。短短時間,上通中南海,博得某極高層領導歡心;下聯香港各界,左中右,基層、新界、公務員不少人都是他家常客。那時候,董建華、楊鐵樑等並未準備出山。但羅的最大弱點是並未取得民望。終於在北京開特區籌委會之際,由港澳辦主任魯平和香港新華社社長周南,聯袂造訪勸退。當然他們是奉命而行。

  但羅並未死心,動員李福善代他出征,到處請人連署提名。李因年紀偏大,準備工作倉促,初選即落敗。

選委會競逐產生戲劇效果

  我所以要回顧這段歷史,就是說這一次的新特首競逐,在兩位熱門候選人之中,中南海會不會勸退一人?

  現在有兩種說法,一種認為既然兩位候選人都是建制派,都是中央可以接受的人物,何不讓選舉委員會有一次選擇?

  另一種說法是,為了預防兩蚌相爭,漁翁得利,預防反對派狙擊,以一人出選為佳。

  其實,兩位候選人讓選舉委員選擇,保險數仍然很高。一千二百名選舉委員,反對派頂多能取得一百五十席。如果加上一些游離議席,也就是二百票左右,其餘一千席是穏穏掌握在建制派手中。而候選人必須取得六百零一席方能當選。故反對派候選人決無當選的可能。

  如果建制派兩人競逐,其中一人優勢明顯,取得超過六百零一票,自然順利當選。如果兩人旗鼓相當,各得近五百票,就必須複選。複選時有關方面如果運用影響力,一人必可順利當選。此外,反對派手握一百多票,可能也會討價要價,造成徵妙局勢。這樣,兩位候選人在選委會中的競逐,便會產生戲劇性的效果。

中央將保險系數打得很高

  按我的看法,中央一向對事物的估計,保險系數打得很高。在內地是如此,對港事也是如此。

  猶憶上屆特首選舉,曾蔭權對梁家傑,頗有點競選的氣氛。當年曾蔭權的民望很高,我認為即便一人一票的普選,曾蔭權也能順利當選。但當年我的言論,有關方面頗有微詞。因為中央認為讓梁家傑取得是够的提名票,是工夫没有做足的緣故。而我卻唱反調,為有競逐氣氛叫好。

  時至今日,要讓反對派不能取得一百五十張提名票的確頗難。但是要讓兩位建制派的候選人在選委會中競逐,中央認為仍存在風險。所以相信有關方面以勸退一人的機會較大。

  如果勸退而不退呢?這個可能性又極小了。誰敢違反北大人的訓令呢。如果不聽命令,在選委會中受到的打擊一定很大,甚至他的政治生命就此結束。

  如果在選舉委員會中開放競逐,那便是好戲連場,建制派中爭奪選票便會十分激烈,開放選舉,便是說中央放手讓選委在兩人中選擇一人。因為任誰當選,都是北京可以接受的。

現在正是高潮

  現在正是兩位候選人競逐的高潮,如果在參選前勸退一人,便是宣布高潮的結束。選舉之日,便没有什麼看頭了。不過得票數的多寡,還是可以看出一些苗頭的。當然,北京和該候選人,都希望他能高票當選,否則,認受性恐怕要打一些折扣吧。

電郵﹕hmng@puikiu.edu.hk